熊市,耶劝你生二胎

再穷也要为国生二胎。

1. 带两个小孩并不是花两倍精力

二娃两岁前可能是两倍,但以后就不到两倍了。

举个例子:喂饭。一个大人喂俩娃,一娃喂一口,切换时间,也给了娃咀嚼的时间,最终俩娃都喂完,并没有比只喂一娃慢多少,可能反而更快。

再举个例子:散步。在安全环境下,一娃、俩娃都是一样的散步。

有些父母,一人负责一娃,这其实是不科学的。妈妈带俩娃、爸爸带俩娃、一起带俩娃,三种模式合理分配才对。

用追剧类比一下,每周出两集,如果两集一起下载,通常是不好的选择,而用全部带宽下载前一集,好了马上开始看,同时继续下载后一集,这样时间利用率更高。

一个大人是能带俩娃的,所以一个大人带一娃的分摊模式其实是同时浪费两个大人的时间

2. 大带小和玩伴模式

一带一,大带小,早二胎,早轻松。大娃比二娃大两岁左右就能完成这个任务,尤其大娃是女生。

丸和面是一对姐弟。

  • 2019-02-06
    • 面:“妈妈我带你”
    • 丸:“不对,是妈妈我爱你”
    • 面:“我带你”
    • 丸:“是我爱你”
    • 面:“是我爱你”
  • 2019-02-17
    • 丸帮面穿衣服。
    • 丸帮面脱裤子尿尿。

俩娃一起玩时,大人轻松,孩子快乐。

3. 适应社会分工

娃小的时候更依赖母亲,但听懂人话之后,却更听父亲的话。

  • 爸爸一句话顶妈妈说十句。
  • 娃对爸爸的需求比较小,所以爸爸陪孩子一天就能满足孩子,满足感顶妈妈陪孩子两天。

所以,爸爸应该更多负责赚钱,至少 91%,然后一有时间,就多抱孩子,这样事业家庭两不误。

妈妈应该掌控家庭经济和时间的分配,因为女人一般更有协调能力和时间观念。普遍地说,女人一般也更懂花钱,孩子更多跟着会花钱的一方,日子也会过得比较高端。当然这不是一定的,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做相应调整。

这和生二胎有啥关系?嗯……孩子小的时候,父母并行上班可能不是最优选择……生二胎妈妈才更有机会合情合理不用上班,虽然有所牺牲,但才会走向更合理的局面。如果妈妈工资比爸爸高很多,也可能反过来,爸爸辞职带孩子,不过不同教育,肯定是培养出孩子不同的结果,想清楚、开心就好!

程序员鼓励师系列:EOSIO 智能合约开发从入门到入定

作者: UMU @ MEET.ONE 实验室

常规入门流程

经典三步:

  1. 了解区块链基本概念,了解 EOS 基本情况;

  2. 官方开发者文档

  3. 开始愉快地写代码。

但是,有个很大的问题:开发语言居然是 C++!所以,鼓励师出场了……

这不是 C++,这不是 C++,这真是不是 C++

不信?我们就来试一试:

1
2
3
error: cannot use 'try' with exceptions disabled
try {
^

智能合约的编译目标是 WASM 文件,最终要在 WASM 的 VM 里运行,比如 wabt,这和常规情况下使用原生 C++ 开发可执行程序、静态库、动态库等,有很大不同。

受限部分包括:

  • 语言特性。比如上面举例的 try。

  • 可调用外部函数。比如 CRT 的 rand 函数,再比如您想用 socket 自由通信……没门。

  • 内存访问。这个比较难解释,后面再说。

如果您学过 Golang、Python、nodejs、Java 或其它相近语言,转到智能合约开发,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理由如下:

  1. 智能合约关注业务逻辑,和大部分脚本语言类似。

  2. 智能合约有很强的约束范围,API 很有限,不会要求记忆大量知识。举个例子,它可以使用 boost,但也只是子集,无法使用完全的 boost。

  3. 智能合约有很强的套路,代码是满满的既定格式。熟悉 Hello world,会用基本的命令行工具进行测试,最多只需要 2 天,就会发出“原来这么简单”的感叹。

【高级话题】关于 WASM

多语言支持

如果您学过 Golang、Rust 可能会注意到,它们可以编译成 WASM 文件。比如 Golang 的编译命令为:

1
GOOS=js GOARCH=wasm go build -o hello.wasm

但是找个 Hello world 编译一下,您可能会哭,产生的 WASM 文件有 2.3MB,就获得一个打印信息……(EOS 基本概念:RAM 挺贵的。)

虽然现状是 C++ 一枝独秀,但未来可能会有人开发专门的编译器支持 Golang、Rust 等语言开发 EOS 智能合约。

WASM 逆向

VSCode 安装插件后可以直接打开 WASM 文件,显示 WAST 代码,比如我们随便打开一个 hello.wasm,滚动到末尾,可能会看到以下两行:

1
(data (i32.const 8192) "read\00")
(data (i32.const 8197) "get\00malloc_from_freed was designed to only be called after _heap was completely allocated\00"))

下面我们写个 C++ 代码:

1
2
const char* p = reinterpret_cast<const char*>(8192);
eosio::print(p);

以上代码,打印出 read。如果把 8192 改为 8197,则打印 get;改为 8201,打印 malloc_from_freed was designed to only be called after _heap was completely allocated

这个例子可能吓倒大家,特别交代下,一般开发中,较难遇到逆向……只是想说明 WASM 的内存管理和常规 C++ 开发的可执行程序是不同的,后者把指针指向 8192,是 Process Working Set 的地址,通常来说去读这么低的地址,后果极可能是读异常,挂掉。

划重点:虽然你用 C++ 写代码,但编译后是 WASM 二进制编码,运行时使用 VM,受控性很强,降低了开发难度,也杜绝很多安全问题。

性能问题

为了讨好 Python 程序员,下面用 Python 来写个开平方运算,有这样的:

1
2
3
import math

print(math.sqrt(2.0))

也有这样的:

1
2
3
import numpy

print(numpy.sqrt(2.0))

他们有个共同点——很快……相对 C++ 写的!!有点难以理解?

Python 的 sqrt 函数,其实都是用 C 语言实现的,最终都是调用解释器里的本地代码,速度很快。

原生 C++ 写的本地程序,几乎肯定是比 Python 快的,但我们前面说过:智能合约的 C++ 不是常规的 C++,当它被编译成 WASM 后,我们去看 WAST 代码,会发现 sqrt 的实现整个被塞进 WASM 里,它最终要用 VM 来执行,当然没有 Python 解释器快了!

设计原则

打开任意 WASM 文件,可以看到里面很多 (import 开头的行,这些都是原生 C++ 实现的 API,它们的执行速度就是本地代码的速度,对应官网 API 文档里的 API。

有前面的性能问题,我们不禁要问 EOS 为什么不多做点 API 来提高性能?这是因为维护少量 API 代价比较可控,数量一多就有版本问题,各节点可能因为版本不同步而无法达成共识。

另外,目前的 wabt 功能强大,性能也过得去,对于 sqrt 此类可能并不常用的数学函数,即使用原生 C++ 实现了,性能提升带来的好处,也无法平衡多版本可能带来的风险。

原则上,BP 之间快速达成共识,提升 TPS 才是更值得做的。

小本科对非欧几里得几何学脱敏的故事

高中时代

从小喜欢天文和数学,但高中时,有两个事件,促使后来读了挨踢专业。

  1. 穷。所有人都说读天文学很烧钱,穷人家是负担不起的,没学到家就出来又不好就业。

    高一,有电脑课,但觉得电脑没人脑聪明,没什么兴趣。后来意外看到 Bill Gates 的事迹,明白了挨踢行业是很赚钱的,而且这个行业不怎么需要讲人情世故,也是自己可能擅长的领域。

  2. 被非欧几何打击了。和数学课代表交好,经常讨论数学,都喜欢自学超前的知识。其中讨论过的一个最大的未解之谜就是:

    三角形内角和可以大于或小于 180 度。

    当时只学到一些皮毛概念,仅知道“黎曼几何学是大于,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是小于”,但已经大受打击……

大学时代

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实践编程技术,原来比较擅长的数学和英语都被牺牲,不怎么认真去学。

但有追究过非欧几何学到底怎么来的:公理体系中采用了不同的平行定理。

  • 在平面内,从直线外一点,至少可以做两条直线和这条直线平行;

  • 在平面内,从直线外一点,有且只有一条直线和这条直线平行;

  • 在平面内,从直线外一点,不能做直线和已知直线平行。

当时没有去深入理解,看了一个例子说球体表面的两条直线都会相交,结果就对非欧几何过敏了……脑子里不断产生抵抗,球面不是平的,球面的直线特么是弯的,这让直男怎么接受?

然后就把非欧几何学当成是外星的哲学了,觉得不是个有用的理论,完全忽视了自以为能理解的广义相对论是和黎曼几何学有关的!

突然脱敏

最近补了点数学基础,顺便想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纠正过程如下:

  • 球面上的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嗯,在球体上看,最短的直线是穿过球体内部的,那个才是直的。

    不对,我们讨论的是二维的面,你怎么扯到三维的球体,还内部?

  • 球面上的直线是指什么?用地球来比方,赤道线和纬度线是不是都算?

    赤道线是,但其他的纬度线不是,其它纬度线上的两点之间最短的线,并不在纬度线上,纬度线绕的更远,最短的还是这两点加上球心切面上两点之间那段圆弧(劣弧)。

  • 直线只是定义一样,但在两种不同体系的面上样子是不一样的?

    是的,“两点之间,直线段最短”球面上的直线,在三维世界看确实是弯的,但在二维世界,它是直的……是直的……是直的。在四维空间看我们的世界,也许也是弯的,但反正我们在三维空间看,是直的!虽然我们能找到其实是弯的证据。

脱敏是很重要的能力

这其实不难理解,但长期自我抑制,不去解决它,再好的理解能力也没用武之地。

有些故事,要先相信,才有续集。

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工作汇报

《写作的意义》中建议大家要多写作,是时候重点讲讲“工作汇报”了。

工作汇报的中心思想:

  1. 成绩、经验教训;
  2. 分析自身缺点或遇到的困境,寻求支援;
  3. 预告工作安排。

常言道“会哭的娃有奶喝”,有些人对此是鄙夷的态度,自然也不屑汇报什么成绩了,觉得那是邀功、谄媚……不得不说,这些人实在被坑害得不浅。还有些人是觉得太忙了,没时间写,这种也是够了,自己不总结一下成绩,到加薪时被忽略,才唧唧歪歪,会不会太迟了?

假设您是管理者,您有一个手下不主动汇报任何工作,于是您就必须时不时去盯着他到底在干什么,您还要替他记录他工作中留下的经验,这样就浪费了自己的时间。管理者需要有全局观,所以都是会脱离具体的细节的,在细节上的技能都会慢慢地不如下属,尤其是下属人数越来越多后。如果下属没有汇报,主管要么自己去处理细节,要么就断层了,这都带来了管理成本的增加。

我们站在管理者角度,描述一个简单的心理活动:我的下属不汇报工作,时间长了,我失去了一些技术性信息来源,如果我一直去找他们了解,我就被拉到他们的位置上了,不像个管理者,毕竟管理者的定义是:通过别人去完成工作的人。如果我专心只做管理,不去了解他们的技术性成果,则我在技术上会慢慢退步,失去技术敏感度,也不利管理工作。所以我明白了,那些不汇报工作的下属是在害我,他们很可能并不想在这里好好待着,所以我应该和他们沟通一下,看看是不是还有救,没救了就给他们比较低的绩效,或者淘汰掉;还有救,我就要多盯着他,引导一下。

反过来,我们当下属的就知道怎么做了……

性爱思维和虚拟现实

性爱思维:一种积极乐观,提前快乐的思维方式,比如两二逼突然聊起中了彩票要干嘛干嘛,都没中奖就高兴得有来有去的。之所以叫它“性爱思维”是这和“性”的过程有相似之处(其实是标题党)————不管男女,都不是最后一刻才快乐,而是从准备约会开始就心情愉悦,blah,blah……

虚拟现实:稣想说的比目前这种戴个乐射装逼的境界高很多,大家可以参考《宇宙威龙》的回忆旅行、《异次元骇客》的 1937 年世界、《黑客帝国》的连接罐装人类的网络。

当虚拟发展到高度真实时,现实与虚拟其实就不重要了,把脑子机械化完全是有可能的,典型的推理过程:做出一个脑细胞的电子替代品,一个个代替肉体脑细胞,最后就是把一个人脑给电子化了。

远的不扯了!很多人都有做梦时很真实的经验,完全有满足肉体需求的能力……

好了,扯到虚拟现实就是为了装逼,稣想说的是大家应该运用性爱思维让自己更快乐起来,摆脱一些没必要的悲观。

无处不在的筛选

稣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都是考班级第一名。到了五年级就严重偏理科,而且产生了老考第一对别人是不是太残酷了的狭隘想法,所以干脆不再考第一,而且也失去了争取第一的心态。

到了初中发现,耶,其他人还是有很聪明的,毕竟是整个岛的人,小学比较的不过是几十个。然后又考过一次实际上的第一,但因为被算错分数,所以好像是名义上的第 X 名(忘了)。虽然有几位知情的老师提稣鸣不平,但稣根本不在乎这个。

又到了高中,范围是一个区,甚至不止,稣入学 300 多名,最好的成绩是似乎是 23 名……

到了大学人就更多了,完全不记得什么名次,只记得某门课考过第一,但总分估计很惨,也没去关注。

工作了大约 7 年,还一直没有意识到社会的筛选机制是无处不在的。之前走过的关卡,并非刻意去追求,只是智商不低,随意发挥点就熬过来……

之前一直只使智商,不屑用情商,直到有了孩纸,还打算生二胎开始,稣意识到了各种残酷的社会竞争。人总要往上爬的,光靠智商,不是不行,而是太慢,竞争的残酷就是在时间面前,人类是很脆弱的。

然后,开启了某个潜能,再回看,每次入学,毕业,入职,跳槽,都是社会的筛选。以前相信“英雄不问出处”,后来明白那是忽悠的,祖辈父辈的优势,就是后辈的优势,筛选从个体出生前就开始了……在我们干的每个活里,都会有一个监督机制在筛选我们。

很庆幸自己除了童年时,家里很穷之外,在教育方面,是勉强跟得上时代的。尤其是在高中,不屑什么高考,在读书对付高考这件事情上,没有花费什么心思,压根就没去想考个大学有什么卵用,只是大家都在考,算了,关键时刻读读书吧。

在厦大读书的时候,也不时感觉,这学校有啥好的……然而,现在稣想说,好险啊!好歹读了个 985 的学校。

回首过去,是为了看清未来。

换位思考

高中时,稣遇到以下困境:

  1. 听 Michael Jackson 的歌,被老师公开反对……而且 MJ 还被翻译成了“杰克迈克逊”。

  2. 学点美国人的东西,被说稣已经被完全西化了,崇洋媚外。

  3. 高中依然不靠勤奋,我行我素,辅导书都不买(穷,也买不起),课外书看得比课本多,然后被老师们撕逼:你自己这样就行了,不要带坏别的同学……

呵,稣影响别人的方式,只是做好自己而已。然后老师就开始给稣灌输一个词,叫做“换位思考”,另一些同学也听腻了这个词。每次老师说到这词,稣总觉得莫名其妙。

现在如果有老师这么教育孩纸——“piapia”,稣替大家扇他们几个耳光。在稣看来有这些理由:

  1. 人都是不一样的,不同学生有自己的成长和思考方式,要换位思考,为什么不是老师换学生的位置去思考?老师是有当过学生的,学生可还没有当过老师。

  2. 学生没有老师的阅历、社会地位,无法使用老师的脑子思考。

  3. 即使有天才,能够感同身受模拟“老师”的角色,可是这么换位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简单地说,能够成功换位的情况,一般是高位换到地位去思考,强求低位去思考高位,很难。我们有句话叫做“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买白粉的心”,多累啊。所以说,老师,您这么玩,可是有点不厚道滴哦。

但是,换到工作中,情况就有点不同了:

  1. 换到高位去思考,要是思考成功了,思想境界就提高了;

  2. 考虑对领导的心思,并做好事情,是有利可图的。

所谓适者生存,并不是强者,也不是智者,而是能够适应变化者。在新的关系中,怎么逆转、改进不适应的旧思维方式和知识,值得思考!

为什么不给您加薪?

稣还是一枚小兵时,曾经遇到这么一个问题:

您的手下,恪尽职守做好了本职工作,开发的产品也顺利上线,年底了,他要求加薪超过了公司的普调额度,您是给加还是不给加?

作为感同身受的低薪族,稣给出了很人道的错误答案:加吧!

相信有很多人也会迷惑,自己明明干了很多活,加薪却总是不给力(内心:除了工资,都涨了……),让他来回答这个问题,肯定是:加!加!加!

然而,正确的做法就是:不加。只能加绩效、年终奖,而不是固定薪水。

打工者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工作强度、自己的收支情况、同学朋友的水平等,主观地认为自己应该多少钱合适,并且是尽快实现。而管理者,看的是您的价值裁定薪水,价值这个属性是有长期性的,而根据工作表现裁定的是绩效。回到题目中,“恪尽职守做好了本职工作”,这个是本来就应该做的,您的作用并没有改进,您的价值也没有改进,所以只能根据公司规定的普调额度加,不能超过,该激励的部分放在年终奖里。

那什么时候特调加薪呢?也有很多情况是可以加得给力的,比如:

  1. 职级提高了,包括工作经验多了技能熟练的升级、从一个 coder 升华到了 architector、从小兵进化到 leader 等,您的作用从独善其身变成可以提高团队素质,这是您价值提高的表现;

  2. 您一怒之下提出了辞职威胁,但还没有适当的替补人选,这种情况其实胜算不多,而且偶尔加完留下了,接下来也可能遇到麻烦,建议不到万不得已少用;

  3. 您从一个犹豫不决随时打算拍拍屁股走人的观望状态,到您打算在这里安定地长期干下去,并且您的能力能够被认可,委以重任或核心业务,通过了时间的考验后自然会加得比较给力。

希望了解这些规则,可以对大家的加薪有微薄的帮助。

群发的我不回

“群发的我不回”是一个网络热词,还是一个歌名……

赞成的人,或多或少带着点情绪。对此,稣是中立派,回不回和是不是群发无关,要看它本身需不需要回、和稣关系大不大、稣有没有足够时间回、稣回了是不是对对方造成困扰。这些应该都好理解,“是不是对对方造成困扰”这个特别解释一下,有一种情况就是微商群发问今天要不要来一份 XX 套餐?如果基于人道主义关怀,回复“不要”,那对方还需要看这条消息,然后心理从惊喜到失落……所以,稣还是忽略了。

对私人信息,回不回看心情也是可以的。在工作中,对群发的邮件,也看心情就不好了。然而,现实中却有不少人,是习惯忽视的,甚至心情好时也不回。

这种心理十分好理解,群体发福利的时候,都去参一脚,群体需要个体出力时,就有人会隐藏在群体背后不吭声了。 心理学上有专业术语叫做“责任分散效应”或“旁观者效应”。表现就是责任人越多,越没人担起责任。很典型的例子:老人倒地无人扶、深圳女白领地铁口猝死 7 人路过无人敢扶。

有两个启示:

  1. 领导群发邮件布置任务时,收件人应该尽量少,其他相关人应该放在抄送人。

  2. 能够克服“责任分散效应”,勇于揽起责任的人,往往会受领导青睐。

在写这篇的时候,搜到一篇《责任人越多,越没有责任感》和稣想说的很类似,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1964年3月13日夜里,美国发生一起凶杀案。年轻女子朱诺比白在回家的路上遇刺。在这个过程中,尽管她大声呼救,她的邻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观看,但无一人来救她,甚至无一人打电话报警。 

  这件事引起社会轰动,也引起了社会心理学工作者的重视和思考。人们把这种众多旁观者见死不救的现象称为“责任分散效应”,也称为“旁观者效应”。 

  心理学家实验和调查发现:这种现象不能仅仅说是众人的冷酷无情,或道德日益沦丧的表现。因为在不同的场合,人们的援助行为确实是不同的。当一个人遇到紧急情况时,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能提供帮助,他会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对受难者给予帮助。因为他见死不救会产生罪恶感、内疚感,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价。而如果有许多人在场的话,帮助求助者的责任就由大家来分担,造成责任分散,每个人分担的责任很少。旁观者甚至可能连他自己的那一份责任也意识不到,从而产生一种“我不去救,别人会去救”的心理,从而造成集体冷漠的局面。 

   核心理念 如果是单个个体被要求单独完成任务,责任感就会很强,会作出积极的反应。但如果是群体共同完成任务,群体中的每个个体的责任感就会很弱,面对困难或遇到责任往往会退缩。因为前者独立承担责任,后者期望别人多承担点儿责任,其实质就是人多不负责,责任得不到落实。 

   应用要诀 领导者将任务交给某个团队时,一定要指定负责人,责任要分到具体的某个人,出了问题直接跟负责人交涉。否则就会出现责任分散的现象,任务得不到执行。团队完不成任务的时候,想让批评变得有力,就要让批评变得具有针对性。

  《中国教育报》2013年4月14日第2版

加班是企业的一种病状

正像感冒也有益于人体,可以提高免疫力,减少癌症概率。只要不是频繁,小病是有益整个人生的。偶尔的加班,赶项目,同样情有可原,对于忠于企业的人来说无可厚非。但如果长期惯性的加班就是一种坏病了。

为什么加班很流行?

列举加班的坏处:

  1. 加班使人疲累,降低工作效率。
  2. 加班占用私生活,降低幸福感,反过来影响工作效率。
  3. 加班不给工资,降低士气;加班给福利,可能有无赖耗着,贪加班费。

于是乎……工作狂领导出了一招,他自己在公司耗着,以身作则,让手下不敢轻举妄动。完美解决了这三个问题!他精力过剩,他只喜欢工作,他亲自盯着,不给加班费。

您可能会说要同时满足这几点也不容易啊!然而实际上这种人很多,尤其是 70、80 后,而且老板最喜欢了,他们有很多机会上位……

不管您愿不愿意,以上就是回答了“为什么加班那么不人道,却依然盛行”。人病了,企业自然也要病。

为什么长期加班是一种病?

有些城市生活节奏很快,有些比较慢,这是由人文、地理环境等复杂因素造成的,养成每个省市各自的特点。公司也一样,有的节奏很快,比如创业公司,早期员工激情四射,脑子转得很快,一天下来肚子都饿得快。这时候他的工作效率明显是很高的。而一些公司节奏很慢,员工普遍工作效率和有效性都低。

对于一个正常水平的人,从慢城市到了快城市,适应期过了后,他的节奏就是变快了。在公司也一样,慢公司跳槽去快公司,只要适应了,他就是提高了工作效率。

那么,如果有领导要您加班,是因为您工作效率低,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我们可以分析出个人和公司两方面的原因:个人水平太低,公司节奏太慢。

  1. 个人水平低,需要恶补,以跟上别人,所以要一轮加班,这没错,但如果变成了长期加班还跟不上,那您除了承认自己不行之外,还可以换个工作试试。当然,也有一种工作就是拼时长的,如果是这样,那没有加班费就说不过去了。

  2. 公司没有提供一个适当的节奏,这是公司的问题,慢节奏可能是因为结构复杂,沟通系统无效等。毕竟每周 5 天,每天 8 小时,这是约定俗成的,有合约保护的,如果在这契约之上,公司没有办法保证员工的效率,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像那些节奏比较合适又没有人长期被逼加班的公司看齐?

病态的加深

下面要说的理论依据有点像“市场经济”的概念。

市场经济(又称为自由市场经济或自由企业经济)是一种经济体系,在这种体系下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及销售完全由自由市场的自由价格机制所引导,而不是像计划经济一般由国家所引导。

市场总是自然趋于平衡的,往极端上说,假设有一个公司完全不用加班,那它一定很受欢迎,有很多人来应聘,这其中就可能有一些是来混日子的,我们假设这个公司很健康,那么它一定有一种机制保证大家的效率,不然长此以往这个公司很可能会因为竞争对手都在加班赶超,而最终倒闭。不过闭着眼睛也知道,这个机制的代价会很大,比如说只招聘工作狂,那这个招聘的难度就很大了。比如说有一些监督机制可以发现谁偷懒,有一些奖励机制去激励工作效率高的人,甚至,有一些保姆、很多文员、助理来协助重要人物,以保证这些人只做重要的工作。涉及到太多的成本,不得不让人放弃美好的幻想……

就目前这个时代,加班还是常态,也是处于目前的平衡。完全不加,太冒险了,怕你对手又聪明又勤奋,而且感觉也不够积极向上。加太多,有病,长期下去要变傻。

加多少要看天分的

不怕别人比你聪明,就怕比你聪明的人还比你勤奋。

如果您确实不够聪明,那比较容易做到的讨领导欢喜的做法,可能就是加班了。对于领导,他观察您听不听话,最快的方法也是您加班多吗……

当然,这又是平衡的问题,如果您很聪明能干,那您可以加少点。对领导看来,反正你够聪明,活能干好,确实没有必要计较加班时长。

然而,领导怎么知道您够不够聪明,这又是一个问题。是问题,就有解决的成本。如果他管理着大量的人,那么最简单的方法还是——建议大家加班,您智商要是不够,让您去增加智商也是难题,但加班就相对容易了,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总结

加班加出病的公司都是什么样子的?一群杂鱼,可能也有精英,但结构混乱,无法发挥最佳状态?一群低能儿,只能笨鸟先飞?一个管理层变态压榨员工时间的不人道公司?

不造有没有人中枪了?稣目前感觉良好,偶尔加班,只要项目急需这都不是事儿。

最后,想说“很多道理似乎都懂,但没看人写下来似乎又不懂。”本文写完,稣自己读过都觉得太罗嗦了点,确实写得不好,但不管如何, 稣写出来了,这才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