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挨踢穷十三

《#诗盗#·挨踢穷十三》:挨踢贫如洗,小米煮大米。猪肉三涨停,顺风去载鸡。

注解

《诗盗·穷十三》的下篇。
昨天跟农民工聊天,对方谈的都是 40 万/周、200 万/月的项目,稣才发现挨踢民工实在太穷了,难怪只能买小米电饭煲,可能连大松都买不起,何况虎牌象印。最近猪肉太贵,吃不起了,油费负担也很重,只好去开顺风车了。

无处不在的筛选

稣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都是考班级第一名。到了五年级就严重偏理科,而且产生了老考第一对别人是不是太残酷了的狭隘想法,所以干脆不再考第一,而且也失去了争取第一的心态。

到了初中发现,耶,其他人还是有很聪明的,毕竟是整个岛的人,小学比较的不过是几十个。然后又考过一次实际上的第一,但因为被算错分数,所以好像是名义上的第 X 名(忘了)。虽然有几位知情的老师提稣鸣不平,但稣根本不在乎这个。

又到了高中,范围是一个区,甚至不止,稣入学 300 多名,最好的成绩是似乎是 23 名……

到了大学人就更多了,完全不记得什么名次,只记得某门课考过第一,但总分估计很惨,也没去关注。

工作了大约 7 年,还一直没有意识到社会的筛选机制是无处不在的。之前走过的关卡,并非刻意去追求,只是智商不低,随意发挥点就熬过来……

之前一直只使智商,不屑用情商,直到有了孩纸,还打算生二胎开始,稣意识到了各种残酷的社会竞争。人总要往上爬的,光靠智商,不是不行,而是太慢,竞争的残酷就是在时间面前,人类是很脆弱的。

然后,开启了某个潜能,再回看,每次入学,毕业,入职,跳槽,都是社会的筛选。以前相信“英雄不问出处”,后来明白那是忽悠的,祖辈父辈的优势,就是后辈的优势,筛选从个体出生前就开始了……在我们干的每个活里,都会有一个监督机制在筛选我们。

很庆幸自己除了童年时,家里很穷之外,在教育方面,是勉强跟得上时代的。尤其是在高中,不屑什么高考,在读书对付高考这件事情上,没有花费什么心思,压根就没去想考个大学有什么卵用,只是大家都在考,算了,关键时刻读读书吧。

在厦大读书的时候,也不时感觉,这学校有啥好的……然而,现在稣想说,好险啊!好歹读了个 985 的学校。

回首过去,是为了看清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