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圣魔神胎2

《#诗盗#·圣魔神胎2》:神思八荒,圣魔双生。诡心九转,古今一人。

注解

神思八荒:思考宇宙洪荒。
圣魔双生:意识和潜意识都很强烈,就像天使与魔鬼同时存在,炙烤人性。
诡心九转:人生多次转折、磨难,造就奇特的心思。
古今一人:古代的“我”和现在的“我”合一。不是第一人的意思。

诗盗·庄周梦稣

《#诗盗#·庄周梦稣》:古岂无吾?宇宙轮回千万身。死亦何苦?秋去冬尽春夏新。

注解

以前难道没有过“我”?宇宙已经轮回出现过无数个“我”,所以死也没啥,不过是自然规律。
现在的世界,可能只是前世的稣做的一个梦而已,而稣做梦,会穿越回古代,成为庄子。
稣有可能是个没有感官的植物人,甚至不是人,而这整个世界的车马喧嚣、人声鼎沸,全是某种思想制造出来给自己解闷的。

诗盗·暴走有感之永不降调的逼格

《#诗盗#·暴走有感之永不降调的逼格》:海边生鲜山上干,山上猛兽城中餐。万物随波稣性坚,有车不开徒手搬。

注解

从万达把给小丸子的儿童学步车和小馒头提回来,运动量又足够了,一路走一路写诗,不知不觉就回来了。
海边生鲜山上干:海边的人很容易吃到新鲜的海产品,但是到了山区,就只能把它们晒成干储存了。
山上猛兽城中餐:山上的猛兽在它们的地盘可能是很威猛的,但是到了城里,不过是盘中参。
万物随波稣性坚,有车不开徒手搬:万物都有随波逐流的天性,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做相应的屈服,但是稣意志很坚定,及时买了车,还是喜欢暴走,偌大的一件儿童学步车,从三公里外徒手搬回来了。

怪悟 vs 怪物 —— 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我来到我们家的古宅,走进了一个很老旧房间,掉进了时空隧洞,来到一个未知的地方。

他们都说英语。晚上街上没人。据说是因为这里有怪兽出没,已经杀死镇上很多人。

那天傍晚,太阳已下,天边一片深红。那条街,很像厦门中山路步行街,但更宽,两边的楼更高,整条街也是深红色调,那是被怪兽杀死的人的血氧化过的颜色。

人们已经忍无可忍,几位大胡子的彪悍大叔商量着要去杀怪兽,以绝后患。他们都是高大威武,身强力壮的,拿砍刀、斧头、大枪当武器。

我是例外,我什么都没拿,纯粹是看热闹。

在街上,我看到远方的黑影在街道尽头的楼房上挑来挑去,慢慢接近我们。

枪声响起。但是怪兽的速度太快了。第一个人死了,我很清楚地看到是被咬断脖子,鲜血喷洒满地,然后头被扭断,拿走挂在高处。

接着另一个又死了,是被怪兽用巨臂把头从身体上拔了出来,还连带了几节脊柱,我又把每个细节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其他人看不到这个残忍的过程,只看到悲惨的结果,也看不到怪兽的行踪,所以有人动摇了。

有人惊慌中乱开枪,竟然无意中打中怪兽的头,可惜那怪兽的头太硬了,只是流点血而已。然后那个人又被怪兽撕碎了身体,他的头被怪兽吃了。

有人说那个怪兽只吃头。

人越来越少了,包括我只剩四个。我开始意识到怪兽盯上我了。

它大概也发现了,它每次杀人都被我冷眼观察到整个过程,所以它觉得我是必杀的对象。

它依然是用其它人看不清楚的速度移动,唆的一声就跑到我身后。然后停了,它可能想看清楚我,与此同时大家看清楚了它的位置,向我大呼快跑……但是太迟了,怪兽很快就伸手过来抓我。

一瞬间,剧情发生了逆转。

我转身,迅速抓住怪兽的脖子,用它拔掉别人头颅的方式,把它的头给拔掉了。

原来我刚才看得那么仔细的时候已经学会了……

在场的人很惊讶,后来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无语,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可是慢慢地人群中有人把枪对准了我。

依然是深红的天幕,出现了一道极光。我抬头,我清楚,他们看不见,而我分不清。

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所有人,包括我,都迷惑了,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天下无敌泥巴娃”出现了,指着倒下的怪兽,很牛B地说:“对不起,我是中国人!哇哒啊~~~~~~~Chinese kungfu!”

我哈哈大笑,众人便把我当作鹰熊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