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万丈云霾

《#诗盗#·万丈云霾》:海天一色雾兼尘,稣立高楼入云身。天气预报当作雨,可怜治霾尚无人。

改编自霹雳角色“名剑无名倦收天”的出场诗。

江天一色无纤尘,
鱼龙潜跃观道身;
天人焉有两般义?
道不虚行只在人。

注解

雾霾天,稣在 28 楼“看风景”有感而作。

倦收天的出场诗为拼凑诗,前半段改自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由景入情,阐述道之无所不在;后半段则取自邵雍《观易吟》末联,将作者对易经的理解,转化为角色对道的领悟。诗中刻意将天、道、人等三字重复,强调倦收天对三者的重视,认为天人入道、缺一不可,藉此彰显倦收天的道学修为与领悟。

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宋代诗人邵雍的《观易吟》:

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天向一中分体用,人于心上起经纶。
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诗盗·深沉的爱

《#诗盗#·深沉的爱》,是一种慢性的自我伤害,哥曾如此妖郁地感受到它袭来,久久不能离开,捎走了时光,才知它不会重来,即使激情不改,哥也不想再来,因为已经存在。/得意这是现代诗,逼格很高吧!

注解

一般的现代诗就是随便写句话,但是哥随便写都会随便押韵。

退休的时候,科技已经很先进,经过各种治疗和保健,爷保持了20几岁的外表,迪奥爆了!鲸神魂裂症也无大碍,就剩这个死结没有打开。

按照鲸神科医生的设定,爷来到童年记忆中的排洪沟,没有工作压力,难得能够优雅淡定地钓起鱼来~

不过很快,异常就出来了,天色将黑时,爷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他很无邪地看爷……爷想,不妙!这关还是过不了!

然后,想起来医生说的药,爷赶紧回家去找药了。临走前,让一个小男孩帮忙看着钓具。

一会儿后,爷吃了药,感觉自己变精神了很多,不再产生幻觉,于是就去找小男孩要回了鱼竿。

割裂的记忆,没有先后逻辑……只有对时间的恐惧。

总觉得水一到晚上都特别可怕。黑黑的海水、河水……长大了,知道不应该害怕,也淡定了,蛋似从感性上,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会不知不觉幻想,黑水里冒出危险的畸形生物……

村里有条排洪沟,曾经连着一个大池塘,后来池塘消失了,沟也是慢慢消失,记忆也慢慢消失。

曾经这里有罗非鱼、鲤鱼、塘鲺(鲶鱼),年轻人经常来钓鱼。

很久后,试图寻找那些记忆,竟然无意间来到了一段保存很好的沟道。

天很黑了,但居然有一个小男孩在钓鱼,哥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不回家?

他说:“刚才有一个大孩子在这里钓鱼,我在看他钓鱼,他说有事离开一下,让我帮忙看着,结果看到天黑了……”

看着黑黑的河水,哥都有点害怕了,问他怕不怕,他说很怕,我要回家了,你帮他看吧!

哥拿起鱼竿,记忆突然重叠了,那种感觉很恐怖,很早以前,村里的河边,有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男孩,在河边钓鱼,那时候,哥可能只有8、9岁,因为好奇,一直看着他,后来他让哥帮他看一下,自己就离开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又来了另一个大男孩,哥让他帮忙看着,也是不认识,而且再也没有见过。

哥自认为从小记性很好,特别是小时候,可是这个事件里出现的两个人,竟然都不认识,也没有再见过!

梦连接了童年的记忆,而记忆是无解的死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