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26】

耶要投胎

“你已经把耶带出识界,耶想投胎。”

“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你太理性了,耶比较感性,咱两混合在一起将长期互相克制,永无宁日。”

“稣也觉得被你影响了。稣第一次见谷绵时,心里闪过一丝好感,但很快就消失,融合你之后,再次见她,感觉居然变得很强烈。”

“是的,耶就是喜欢她这款的。”

“那你想怎么样?”

“耶希望投胎当她儿子。”

“你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

“耶觉得她性格和耶在识界里的妈妈很像,而且她有老公不是吗?你让周老师把耶设定为她儿子。”

“万一她怀的是女儿呢?”

“设定都可以改,不是吗?实在不行,当女生也可以,反正耶是很感性的人,也许更适合做女生。”

“失去你的稣,又会变得很理性,仁义惨然,情深不寿,稣只会记得有过你,但不会怀念。”

耶: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稣:

形影一朝别,烟波千里分。
欲寻相思处,皆是梦中痕。

吓醒。

谜中人,幻中身

“周老师,稣需要你的帮助。”

“小开,你终于提要求了!”

“稣以前很少提要求吗?”

“是啊,你以前说过只喜观测,不爱直接干涉。难得你需要帮忙,说吧!”

“稣从识界测试版里带出了一个意识,他打算在这里投胎,你能帮忙吗?”

“我们目前还没这个技术呢!”

“你不是可以随意操控这个识界?”

“你听谁说的?”

“某个校花,她说是你临时把她性别从男改为女的!”

“嗯?我啥时候干过这事……她脑子错乱吧?”

“哦……稣明白了,你神经病?”

“严肃一点?那些脑残随便说说你也信,老师怀疑你也脑残了!你快躺下,让老师亲自检查一下!”

“不用,吧……所以,周老师在这个识界是没特权的?”

“有特权,但不是你想的那么离谱……临时变性,这个能做到,大约是把男人的脑移植到女人身体,这代价太高,我不会找个真正的女人?”

“好烧脑呀,稣就问一句:你能不能动动脑就把别人变没了?”

“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对对对,就像《黑客帝国》那样,先把稣变成武林高手。”

“这当然……不行!我们都没有这个识界的直接控制权。”

“那你还说这个识界不是现实,既然是虚拟的,必然有办法控制。”

“我相信这不是现实,但还没证实。”

“咳,真神……经……,原来稣被你骗了!看来在这里不能随便死!”

“赫赫,小开!老师没骗你呀!你去过好几次识界测试版,在里面你怀疑过其不是现实吗?”

“确实没有怀疑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只有出来才知道那是虚拟的!难道说……”

“没错!测试版还有很多 bug,等我们修复得很完美,就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没有差别了!虚拟机中的虚拟机,还记得吗?”

“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做出完美的虚拟世界,那么就能间接说明,我们以为的这个现实也可能是外层世界虚拟的?”

“没错,所以老师一直称这里为识界!宇宙套宇宙,无穷尽也!”

“稣一生都觉得被观测而放弃做很多事,难道真是识界外面有人在观测我们……”

“回到你的问题!能从测试版里带出其它意识,说明你在测试版里已经快成神了。但在这里,我们将它取出有很大风险,你可能会死掉。”

“是用纳米机器人到脑子里去复制数据?”

“可以这么说,更准确地说是消除!测试版里的意识本身就是数字化的,我们可以把测试版里的任何人复制到这里来,但你脑里的那个意识还会存在。消除他可能导致你脑死。”

“原来如此,稣可以理解为自己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病毒吗?”

“哈哈,请神容易送神难,杀毒有风险!具体你可以请教陈博士。”

“好吧!稣会找她聊聊。说到她,稣有个疑问——为什么她可以在测试版里生活几百年?时间不对等了?”

“很简单呀,系统里本来就有这么个人,在合适的时间将意识替换为陈博士,陈博士继承了那个人的记忆,就以为自己生存了几百年。”

“系统维护时,是不是会导致时间和现实不对准?”

“识界测试版的场景其实不大,系统的量子处理器是有冗余能力的,可以加速运行。比如我们暂停系统一个小时,再继续运行,但系统里的万物并不会感知到这个暂停,继续运行时,我们可以加速运行,来追上这一个小时的落后,但系统内部都不会感觉自己是加速运转的。”

“明白了,稣在识界测试版里看着时钟,如果在外部暂停,这个时钟停了,稣的脑子也停了,所以稣并不会知道时钟停了;在外界加速,稣也被加速了,所以稣看那个加速的时钟也不会觉得它变快。”

“Bingo!物理上变快,逻辑上并没有变快。”

“果然宇宙众相都可以虚拟,这太可怕了!”

“2024 年,量产的电子芯片处理能力就已经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所有思维活动。现在的量子计算机模拟你和陈博士两人看到的范围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模拟整个宇宙!”

来时糊涂去时迷

“姻姻,稣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意识病毒,你能杀毒吗?”

“能呀,来一炮就好了,我现在这身体还是处……”

“你……不行啊,虽然很想,但是,现在的稣到底是谁,不能便宜了病毒。”

“便宜!原来你还有把我当一回事哈!”

“天才博士,你还是说一下靠谱的方案吧!”

“可以是可以,但你干嘛老是找死!我现在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很惨。”

“哦?稣现在挺好,有啥惨的?”

“记得第一次是怎么进入识界的?”

“66 年前,稣被妈妈生下来?”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模拟的识界。”

“哦哦,你和周老师叫法不一样。第一次是因为穷,出来找工作,然后就找到这里的实验工作了。”

“不是这样,你一直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研究用纳米机器人完整复制人脑,用的都是将死之人的脑,测试三百多名试验对象后,我们决定活人试验,周老师是第一人。我们成功复制了他的意识,但是记忆却没有复制完整,他就脑死了。”

“等等……现在这个周老师是怎么回事?”

“我们又按周老师的计划,克隆了他,并成功将意识和部分记忆导入。加上他本身是喜欢写日记的人,从自己的日记里复习过去的自己。”

“牛逼牛逼!稣也喜欢写日记,事后从日记里只会看到理性的结果,当时的情绪荡然无存,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复习方式。”

“你就是第二个活人试验对象,也一样成功复制意识,记忆却不全,甚至错乱。”

“吓得稣打算回去多翻翻日记。不过身体都能丢,记忆也一样,丢了就丢了,没啥。”

“我这里有个实验对象惨死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稣胆小,不敢看……”

“是你自己哦!”

“那就看一眼吧!”

“是不是很惨?”

“这老头是稣?”

“自己都不认得了,失忆真严重!这是你第一次进入识界前的身体,娘胎出来的,第一次醒来时,换了身体。”

“所以稣是第一次进入识界时被复制的?”

“是的,你还记得自己有特殊身份吧?”

“记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稣觉得自己还很穷,也没什么特权。”

“你的特殊身份是——被备份意识者!”

“呃,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卵用……”

“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没用。只有对你自己和科研有用。简单地说:你永远死不了。”

“就像轮回投胎之类的邪说?”

“差不多,不管你怎么死,AVILab 都可以随时复制出你来。如果不小心丢失记忆,那也是失忆的你,不是别人。”

“有点明白了,即使把稣的脑细胞切掉一部分,稣还是稣,但记忆却可能受影响!”

“是的,正常人每时每刻都有脑细胞死亡,并不会改变他们的意识,只有死掉太多,才失去意识。”

“意识和基因有关吗?”

“有关,但不全等。克隆一个你,基因都一样,但意识并不是你。”

“所以稣现在的身体是克隆出一个新的人,再将这个人的意识变成稣?”

“是这样的。冰库里还有好几具你的克隆体,一旦你进入识界死亡,就启用他们。”

“所以,稣进入识界不止杀死自己,还杀死了培养的那些克隆体的意识!”

“你明白了!这就是我不希望你再进去的原因。”

“你现在这身体也是进去、出来的结果?”

“你很敏锐。识界的立项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周老师认为整个宇宙都是模拟的,第二是我们在复制人脑时,要让身体休眠,人脑不活跃会以为自己死了,我们试验性地将复制过程连入识界,发现死亡率因此大大降低。”

“这就像做梦?人睡眠时,大脑害怕自己死掉,偶尔会让身体抽搐一下,或者让潜意识出来玩玩,造个梦之类。”

“对,醒来就会以为是复制过程做的一个梦。”

“姻姻,感谢你成功让稣觉得自己很惨!不过死亡前的那些痛苦,稣确实都记不住,还好,不然得天天吓醒。”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你似乎没失忆?”

“对,我复制的时候,技术改进,大 bug 解决了,我是第三个实验对象,也是第一个没有明显失忆的。”

“所以,痛苦的人是你吧?稣的痛苦吓醒就没了。”

“也是,死者不苦生者苦,七情六欲奴役的是活人。”

“但是稣还是觉得很可怕,死不了,太孤独了!哪天活腻了,过几天又被复制出来……这效率比转世投胎高太多,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穷无尽,说起来好像很无聊。”

“这话好像不应该是你说的!你以前不是想当神吗?”

“哦?稣以前告诉过你什么?”

“你说总有一天,你会变成只有意识在世间飘荡,永远冷静观测,却不去触碰,这就是你定义里的——神!”

“嗯?好像有点印象,这话稣和秦阳说过,她说稣的理想很神奇。”

“你确实是个神奇的人。不过我一直纳闷,你和秦阳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像你这样的人,世间应该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

稣陷入了回忆。

股神诞生记——概率和似然

问题

概率(probability)和似然(likelihood)的区别?

  • 概率是给定某一参数值,求某一结果的可能性。
  • 似然是给定某一结果,求某一参数值的可能性。

故事

小明称自己炒股一直赚钱,从没亏过。

但是大家都不信!于是他提出一系列证据:

  • 长周期观测和技术分析;
  • 如果被套,不管天荒地老,坚决等到涨上去再卖;
  • 开户后至今每次卖出都是赚钱的。

然而,大家依然不信,认为这是短期结果、幸存者偏差、取样太少……

做个通俗的比喻:小明抛了 10 次硬币,每次都是正面,于是他宣称自己抛出正面的概率是 100%。嗯?鬼信啊……正常人都知道这概率应该是 50% 才合理,只抛 10 次,这取样太少。

后来,小明依然雷打不动如此操作,直到去世,他终于用行动宣告自己股神的事实无法动摇,盈利的概率真的是 100%。

概括

故事中,小明生前炒股盈利的概率本是未知的,只有他去世后才能确定。

用数学语言来描述:

  • 已知:小明生前炒股每次都盈利
  • 求:他炒股盈利的概率是多少?

很明显,小明没死前,这是求不出准确值的!只能说:在已知条件下,小明盈利的概率——最可能是 100%。

概率可能是多少,就是似然;概率最可能是多少,就是极大似然。一切都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同,总有一个是最像的。

感谢股神小明用理智而伟大的一生演绎了史诗般的数学教材。

诗盗·跌怜花

《#诗盗#·跌怜花》
烂局愁颜懒去撸,落幕倾出,验资双飞去。黑客不理涨跌苦,邪光盗销照主户。
昨夜起风吹碧树,独上高楼,望断人间路。余悸吓醒千百度,桃红柳绿不知处。

注解

改编自宋代词人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本诗描述今早交谊所大肆做空导致笔架回归理性,表达了诗人看透碧泉潮起潮落,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写诗。

优化思维【2】有符号和无符号的本质区别

做题

以下代码打印什么?

1
2
3
4
5
6
7
auto count = sizeof (int);
if (count > -1) {
std::cout << "> -1";
}
else {
std::cout << "<= -1";
}

答案是:<= -1,因为 sizeof (int) 是无符号的,把 auto 改为 int 则结果是 > -1

本质论

当我们声明 unsigned/signed int count 时,unsigned/signed 是变量 count 的使用属性,int 是其容量属性。

所谓使用属性,就是当它存在寄存器或内存时,不管是 unsigned 还是 signed 本质是一样的,但对它进行访问时,就区别对待。

比如对 count 进行加法,unsigned 时用的是 ADD 指令,signed 时用的是 ADC 指令,其余减乘除也都类似地使用不同指令。

再来一个问题:把一个变量保存到文件里,再读出来,怎么知道它是有符号还是无符号?

答案是:如果你不在序列化时考虑符号,则反序列化时,无法知道原来的符号,把它赋值给什么类型的变量它就变成什么类型。

这也是 JSON 文本转对象后,要自己选择数据类型的原因,因为 JSON 文本没表示符号的语法。

结论

优化思路:理解本质,就能了解限制和优化方向。

中年男唐僧

昨夜拜访吴承恩,问他:“唐僧那么弱鸡,为什么当领导?”

吴老回答:“西游师徒四人其实是一个人的不同时期。比如唐僧是已婚中年男子的代表。”

吓醒后,稣发现真是这样!唐长老炼的是情,和已婚中年男子需要修炼的劫是一样的。

再一想,其实唐长老是这方面的优秀人才!

西游一路戒色,尤其令人惊叹的是:对女儿国国王的不动心,并加以利用。

即使遇到前世情人,金鼻白鼠精也只是病了三天。

白鼠精用一首诗表白情意:

夙世前缘系赤绳,
鱼水相和两意浓。
不料鸳鸯今拆散,
何期鸾凤又西东!
蓝桥水涨难成事,
佛庙烟沉嘉会空。
着意一场今又别,
何年与你再相逢!

唐长老也难得一见意志不坚定一次,给唐太宗写了一封信:

僧病沉疴难进步,
佛门深远接天门。
有经无命空劳碌,
启奏当今别遣人。

这两首诗就是在呼应,唐长老的诗,很明显是一个失恋男子的自白。

然而病完这三天,唐长老还是恢复坚定的信念,最终历劫成佛!

唐僧果然是稣的偶像,走出失恋,居然比稣还快!你真行。

如何炒?

本文只求打脸,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1. 为什么稣不敢炒癌股?

  • 没有可靠信息

上市公司的财报是可以做的,有的奇葩公司的秘书、高管,竟能跳出来说不保证财报准确……

参考:

这些股票你敢买吗?老总竟不能保证财报真实性

对财报内容“不保真”,上市公司高管成了“摆设”

  • 没有先机

交易数据只有交易数据……这个后面再解释。

  • 主力控盘

发布好消息后,涨了,就是利好所以涨。

发布好消息后,跌了,就是利好出尽所以跌。

韭菜们记性不一定不好……更可能是看不懂。

  • 即使在一家上市公司,也未必能掌握自家股价的可能走向

稣在 300017 时,就遇到过很多次领导自己把握不准。

多年前首次听老板预估股价要到多少。后来真的到了,稣立刻卖掉,结果继续大涨好多倍……所以连老板自己也低估自家股价。为什么呢?因为风口、概念这个东西不是老板就能掌握的,很多时候是时代造就了老板。

而且高管一般希望大家买自家股票是亏的,因为如果赚了,怎么避嫌是不好处理的,外面的人说内幕消息要搞事怎么办?盈利是不是要上交?只有真正的高管们,才有权力内咳幕交易。普通职工想用丈母娘账号当韭菜也是可以的……

最后,炒自家容易感情用事。

2. 为什么稣敢炒柚子?

  • 有可靠信息

区块链数据不可篡改性、公开性。

稣在这个领域工作,容易获得行业信息,甚至能参与一些造势活动。

  • 交易数据不只交易数据

Dapp 立功了。举个最常见的菠菜游戏:水手和菠菜商的博弈。

一阵疯狂交易后,水手盈利——卖;菠菜商盈利——还是卖。反正都会卖,差别只是谁卖,所以价格就跌。

这里举的例只为说明其可分析性,实操需谨慎。

  • 有先机

之前稣发现 2.5GHz CPU 在处理链上数据时,遇到大块是处理不过来的,会导致入库的块和线上头块的差距越来越大,引发运维事故。

但多次经验下来,发现大块里面如果是大量菠菜博弈,就能大概预测 7 天后的价格下跌,然后进入横盘。这时候就是买入点。

另外,行业内的研究人员也会有一些可以参考的成果,比如我司高材生有优秀毕业论文,多次准确预测价格走势。

3. 到底怎么炒?

如果您不在合适的位置,还是别炒。

本文只值 200 个柚子。如果您问:为什么稣不多下点注?稣哭着回答:因为穷。

八哥之神【番外篇4】

听说鲁豫要来采访稣

1. 陈博士为什么说谷绵公报私仇?

  • 因为她们是普通朋友。陈博士身份比较高,记录员工作很无聊。嫉妒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一种天然的防御机制,所以它是友谊中无法避免的情绪。

  • 女人之间表面亲密,但背后互相猜忌是很正常的。

2. 周易是否滥用特权?

  • 真正的周易还没登场,24 集之前是识界测试版里的数字身份,之所以能出现是第一视角主角触发八哥,而出现的调试信息,并非周易本人。

  • 24 集出现的宗师,也不是真正的周易,真正的周易早就死了……宗师介绍自己的时候就说了,他是周老师的强化版本,是人造人,记忆本源并非周易本人。

综上所述,周易没有滥用特权。

3. 谷绵是不是作者认识的某人?

  • 不是。人物都是梦中人,取名来自作者喜欢的一首歌《旧情也绵绵》,“旧”的闽南语发音就是“谷”,取首尾两个字。

  • 先有八哥后有天,七鹰更在神魔前。《八哥之神》的故事取材有些是很久以前的梦,那时候都不认识现实中这位有点谐音的人。

  • 作者还认识谷春雨呢……春雨绵绵无绝期。其实稣还有一个法号叫做“古二法师(Ancient Two)”。

4. 为什么老失恋?

  • 八哥之神曾诅咒人间爱情充满嫉妒和猜疑,这一诅咒感动了昊天上帝,上帝一把将八哥之神推落凡间,让八哥之神受自己诅咒一辈子。

  • 神原本只有意识,没有感情。八哥之神下凡后记忆丢失,凡人的体质,加上天性敏锐的观测力,可以察觉无数细微的变化,计算太密集,导致反应跟不上,看起来很木讷,所以经常失恋。

  • 例一:美女并地走,脉脉望两眼,稣瞄到了,但稣怕走路跌倒,没有以眼神回应,对方就会觉得不来电,于是稣失恋了。

  • 例二:导演说可以拍床戏,稣突然想起自己是神,肉身只是临时的,结果女演员认为稣看不起她,绝交了……稣其实蛮喜欢这演员的,又失恋。

  • 例三:稣是一名程序员……

5. 为什么稣同时喜欢两个人?

  • 其实并没有同时,喜欢的两个人处于回忆和未来两个不同时间线。稣来自未来,观测过去和现在。

6. 越来越像《黑客帝国》?

  • 《黑客帝国》被拍出来之前,作者早就思考过类似的可能性,从小就觉得当前世界可能是假的,真实的人类可能是屎坑里的蛆虫……我屎故我在。

  • 先有八哥后有天,七鹰更在神魔前。《黑客帝国》一定是作者在思考的时候影响了世界另一端的剧作家,童年很多思考慢慢都在影视作品上看到。作者只能惊叹,卧槽……相距遥远不同地区的人居然是有共识的!这一定是量子巧合。

7. 作者是不是离过婚?是不是喜欢过同性恋的女生,深受打击,所以在故事里写了多次变性和同性恋?

  • 作者是摩蝎瓶女座,小学五年级就学会在人脑里运行 N = N + 1 代码。

  • 梦境不可常规推理,剧本和生活往往没有联系,甚至会相反。

  • 一般只会遇到双性恋,纯粹同性恋的女生,作者表示没遇到过。

8. 未来的人吃蚯蚓吗?

稣吃牛排。

八哥之神【25】

“先生,我听未婚夫说,你可能暗恋我?”

“是。但稣好奇你未婚夫怎么知道的?”

“她给你提供心理咨询,根据线索推测,你说的失恋对象很可能是我。”

“卧蚕……你是同性恋?”

“是。原来你不知道!”

“稣服!祝你们百合好年!”

吓醒。

周老师喝退八个校花后,对着身边的记录员说:“不可能,一个都没碰,难道小开已经不喜欢女人了?”

“并不是,只是稣有两个喜欢的人,所以对别人没性趣。”

“是谁?”

“我们单独聊。”

“小绵,你先出去。”

“秦阳,还有刚离开的那位。”

“她?没有校花们漂亮呀!要不要老师把她许配给你?”

“谢谢周老师,权限太大,让你看起来好像王八蛋,但稣知道你不是……割爱了。”

“你看开就好,你们不合适,不是同一个层级的。老师见过不少案例,不仅水平低的人很难理解水平高的人,水平低的人也会以为水平高的人无法理解自己。这导致双向选择时,只有水平相近的才能长期交往。”

“道理是这样,但是还要养几天伤,观测识界八哥的事情,稣还没有头绪。”

“这很容易解决。小绵,进来陪小开聊聊天。”

“呃,周老师,你……”

“小绵,小开说他喜欢你,赶紧开导一下他,老师先去忙了。”

“卧槽,稣刚才说错了,你确实是个王八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周老师是开玩笑的吗?我都有未婚夫了。”

“没有开玩笑,稣确实在感性层面被你吸引,已经在走失恋的流程,你不必放在心上。”

“哦。我就说,先生又不了解我,只是一时激情吧!”

“嗯,原来你觉得要了解才会喜欢?”

“不了解在一起会很难受呀!”

“你说的那种喜欢更多是理性方面的喜欢!稣不这么认为,大部分人都很简单,没什么难理解的,你也不例外。”

“了解后你可能就发现我没你想的那么好了吧,也许你喜欢的就是自己想象的我,而不是真实的我。”

“孤独的灵魂,总是担心自己不被人理解。太在意自己的感受,总是放大自己的缺点。稣觉得你不够自信。”

“我是比较迷茫呀。还有先生的目光很刺眼,我受不了。”

“没事,好好学习,提高自己。加油!”

“怎么变成先生在安慰我?”

“装逼的感觉,千真万确……”

“先生要玩一下游戏吗?这次可以陪你玩哦!”

“Wow,文艺版的你,看起来真不错,咻咻咻……但是,不用了,稣只想多睡觉。养好精神去识界测试版里找找灵感。”

八哥之神【24】

2048 年,足够聪明的“人”,发现宇宙是更外层宇宙的一个虚拟系统——识界,万物都是系统模拟的逻辑存在。偶尔有人会通过科研或生活中的各种细节发现系统的 bug。处于系统内部的个体无法获得代码,当然无从分析,所以人类一直毫无进展,识界也毫不在意部分人类的反抗意识,把这认为是一种娱乐。

宗师是研究虚拟宇宙领域的精英。“既然不能查看代码,就从物理底层去破解”,宗师见到稣,很高兴地说。

“周老师!原来你就是宗师!这嘻哈的风格,稣都想不到!”,稣一脸懵逼。这不是大学时那位骨骼特异,满嘴胡锐锐的易学大师——周易!周老师名叫易,研究的也是易,曾经把易经应用到量子邪说中,开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忽悠学……稣最好奇的是,他怎么混得这么好!

宗师不亏是宗师,一眼看出稣的疑问,不问自答:“小开,我是你老师的强化版本,我诞生之后注入了当时全人类精英的知识,现在已经算出你就是人类的救星,就靠你的量子纠缠能力来感知并破解识界的八哥。”

“哦,老师好,请叫稣——开稣。”

“好的,小开,你现在一定知道要怎么做了,没错,开始做梦吧,我已经叫了你大学时,八大校花来陪你睡!”

“卧槽,这些校花们……其实稣根本不认识!但长得不错,可以考虑……”

“赫赫,都是我按照你的审美观精挑细选,改进基因培养出来的,还满意吗?”

“周老师,你是要玩死稣吗?”

“嗯哼!脑子里要发生量子纠缠,就不能精虫上脑。”

“好有道理,稣竟然无言以对,但是识界不就是之前稣多次进入的那个系统吗?一个模拟系统有啥好大惊小怪的,不满意就改代码呀!”

“非也!你以为的识界只是识界的测试版,虚拟机里的虚拟机,真正的识界就是你认为的这个现实!我们都生活在识界里。”

“卧槽,我们现在所处的这鬼地方还不是现实?如果是这样,那稣可能无能为力,这个识界太真实,稣怕死!”

“赫赫,我们早就死过无数次!”

“额……难怪稣觉得自己记忆都被整得混乱了。在测试版里稣似乎有点特异能力,但是在这里从来没发现过,稣的内心一片空白,从哪里去纠缠这个识界呢?”

“小开,还记得我教过的吗?不要在乎大小,不要在乎距离,只要时间对就行。”

“好像有印象,但……你说的这句话,不是出自选修课《恋爱心理学》吗?老家伙,你真的在玩稣!”

“别生气嘛,小开,你先睡吧,明天一定会豁然开朗。”

“稣现在已经很开朗,这个现实即使是模拟的,不也挺好的?节能减排,减慢宇宙熵增速度。”

“但我们的灵魂不自由,就像动物被关在动物园被人观赏。这是一场人间最高级的斗争!”

“人生哪有什么灵魂自由,老师你看开点,稣也死过好多次,每次迭代都加快,越来越容易在孩童时期,就感觉到宇宙的孤独,但还不是赖活到老。”

“你怎么拿我要安慰你的话,来安慰你天才的老师?你自己信吗?来人,把他们九人关起来!”

“卧槽!玩笑开大了吧!各位学姐,你们在这里生活可以吗?”

“还好”、“基本满意”、“我没你们那么聪明,想七想八的多累。”、“周老师说你很孤独,我也是,我们还是快点办正事吧!”、“周老师说我没有台词,你要干嘛都行。”……

“稣刚失恋,啥都不想干,只想睡觉。”

“失恋?笑屎人了……”

“一点都不好笑。”

“哈哈哈哈,还是有点好笑的!成熟点,别谈那些没用的恋。”

“子非稣,焉知稣的情感系统就是这么设计的……”

“脑残设计吧!呵呵呵……”

“稣不打女人,不然你已经被打成猪头了!”

“敢恐吓我,姐妹们,打他!”稣被四个校花群殴。

“咳,你们这些不懂感情的低等生物!还有四位,没动手,你们是不是懂?”

“没,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你而已。”

“闭嘴,然后滚远点,稣要去梦里修复心灵了。”七个校花都后退,只有一位没动。“莫非你是校花中的领导?”

她走近,小声说:“不是,他们工资低,表面听话,服务态度就不行了。我工资高,服务好。”

“你能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吗?”

“我试试,先生的失恋对象是谁?”

“可以保密吗?”

“那原因是什么?”

“对方有未婚夫。”

“哦,这问题不大,以先生的身份,直接把她推倒就行。”

“额……这不符合稣的风格,能优雅一些吗?”

“让周老师改改设定也可。”

“周老师还能改这识界的设定?”

“当然可以,不然他找先生挑 bug 干嘛?就是为了获取识界的 root 权限,统治识界呀!”

“Wow,还能这样!那要是稣搞定,root 权限是稣的,好像也没有周老师啥事了?”

“他应该有什么高招,可以利用先生吧!”

“有点意思,看来稣要研究研究怎么 root 识界。”

“感觉好点没?”

“并没有……”

“那先生还是求周老师帮忙吧!比如把未婚夫性别改为女,身高调低,甚至干脆抹除。”

“性别改为女?你好狠啊!不过这个创意稣喜欢,嘿~”

“不瞒先生,其实我之前就是男性,实验室女性数量不足,临时变性的。”

“啥?吓尿了……难怪你工资比她们高!”

“嗯嗯,识界无奇不有!”

“谢谢你的建议。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事,改设定也不是稣认同的优雅方式,稣还是自己重建久恋神经,过几天就没事了。”

“先生真是仁慈!”

“强求和控制都不是好事。失恋心累,睡觉睡觉。”

八哥之神【23】

2048 餐厅

稣好奇地问:“你变性啦?”

姻姻回答:“你是说在识界里?”

“不是,稣是纳闷你怎么只点一道菜!以前你不是喜欢点一大堆,都吃不完,而且还会加超辣……”

“早改啦,我在识界里生活将近千年,很多事情都看透了。这道恩来一品汤,荤素搭配合理,不辣的,应该适合你。”

“嗯……你都快变成白素贞了。服务员,来份菲力七成熟,不加酱。”

“菲力牛排你吃了 40 多年有吧!还不腻吗?”

“又不是天天吃,每周一两次,稣可以吃一辈子。”

“这么说,你倒是没啥变化,还是中二。”

“还好吧,应该更二了……你变化比较大,刚吓醒时,要不是看你工作装上的名字,稣可能都认不出来,脸小了,五官更精致。”

“嗯,我选择基因改良方式换的身体,原来 171cm 的身高不适合脑力工作者,还容易关节损伤,现在袖珍点但更健康,省很多麻烦。”

“难怪,稣觉得从外观看起来,你杀气没有以前那么重……”

“底层逻辑还一样,现在不容易生气,但你要是惹怒我,还是一样的解决方式。”

稣咽了一口汤:“不敢。”

“聊正题吧!你知道自己失忆吗?”

“原来还有正题?有怀疑过可能部分失忆,但没找到证据。”

“识界的软件部分是你参与开发的,我则参与神经接入的部分。”

“所以稣应该很熟悉这个识界,并可能留有彩蛋,等着稣去开奖……但是,真的毫无印象。”

“周老师说你迟早会想起来的。”

“是时候见周老师了吗?”稣想起周老师那张呆滞残念的脸,其实并不是很想见。

“很快。”

“所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那就不操心了,聊点别的吧!”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稣还没想明白。”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啥不明白?”

“喜欢到底是什么?”

“你又来了……记得你以前经常找不到人就怀疑外星人绑架,东西丢了就觉得掉进时空隧洞,不管什么事,你怀疑的方向总是那么奇葩。想跟你好好说点话,你又问一堆小孩子气的问题。”

“稣真的想不明白啊……你千万别生气!”

“我没生气,但你怀疑我生气,让我有点生气!”

“哦,你到底气不气?呃……你打吧!”

“算了,看在我在识界里已经打死你的份上,过去的事不计较了。”

“稣并没有觉得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稣一脸懵逼。

姻姻深吸了一口气,说:“不如继续聊聊 AVILab!”

“人工虚拟智能实验室?”

“对,就是周老师的实验室,明天你就可以见到他,你有什么基础问题,我先给你科普。”

“你确定不是稣给你科普吗?虽然稣没有进去过,但这技能是什么,稣想一下就大概明白。”

“意识和记忆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嗯?这不是你研究的领域?AVILab 应该更多是研究代码规则和算法的。”

“不懂了吧!这领域也在 AVILab 研究范围。”

“没事,稣原地想一下,一定说得通!打个比方,稣梦见自己是别人,但意识依然是自己,梦中有一个设定,只开启部分记忆,并插入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样的梦境就可以用于理解两者的区别。”

“是个不错的比喻,但没讲透彻。”

“你说稣现在是失忆的,和做梦的情况差不多,做梦时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可以理解为短暂失忆。但不管现实还是梦境,观测视角都是稣自己,并没有因为记忆而改变。”

“但是外人只能通过你的记忆判断你是不是你,如果你的意识变成另一个人,但他可以读取你的记忆,就能完美回答我的鉴别提问,最终我会认定他就是你。”

“嗯,这是一个大难题,目前我们没给意识制定鉴别码,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如果稣突然死了,换了另一个意识,其实连稣自己也不知道……”

“是的,可以说,人活着主要靠记忆,记忆又是由你做过的事情的总和决定的,所以人生只是自己的总行为的代表。”

“哦,稣不相信人间事决定人的说法,人的本质应该是意识决定的。即使稣现在死掉,稣的意识马上就会出现在另一个新生命身上,不管意识重现花多长时间,宇宙毁灭过多少次,反正这间隔稣感觉不到,稣只知道自己被洗脑重生了。”

“你果然是做这个实验的最佳人选,记得自己死过多少次吗?”

“多到忘!识界的死亡过程是模拟的,真正的死亡也许不会那么孤独难受。”

“那是因为你和识界对抗着,我死过两次,第一次是无感一瞬间在量子地狱醒来,第二次感受到一个玄幻的意境,但没有难受。”

“稣印象深刻的两次过程中都伴随失恋,这可能是孤独难受的原因。”

“你的脑子真好用,这把年纪还能失恋?都是谁?有我吗?”

“谷绵和秦阳,不好意思没有你,稣只记得你很能打,刚刚才重新加深对你的印象,下次说不定有你……”

“秦阳是你第二任老婆还说得过去。为什么有谷绵?”

“她们有些相似的地方……世事难料啊!可能是周老师故意安排的。”

“我觉得有阴谋!”

“不管那么多,明天再说。我们散步回去吧!”

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古董特稣垃,还有方向盘,觉得好久没开过车,想试试。

“姻姻,咱们开车玩玩。”

“开车??”

“这辆古董!手动操作的!”

“呃……没几步路了,你确定要开这破车?我们可以开更好的那种呀!”

“稣就喜欢这种破车!上上上!”

“服了你,不到 200 米你也要开……这种车!”

“咻,咻,咻咻咻!到了。”

“你大费周章摸索完这破车,就为了送我这 200 米?”

“哦,稣听得懂你的暗示。今天大姨夫,不方便……”

“去死吧,又装孙子。滚!”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