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Bugg 吓醒

《#诗盗#•Buggy 吓醒》

春去花还在,
情来处处开。
几集一剪梅,
精神九恋败。

注解

有些花春天并不开,夏天花期到了才到处盛开。比喻部分 70、80、90 后由于受到错误教育压抑,无法正常地在花季谈恋爱,等到七老八十才慌了。

在五缘湾看了几集《一剪梅》,短短时间里,诗人已经在精神世界里和三个老婆八个女朋友模拟多次恋爱,但总是出八哥,吓醒而败。

九:多的意思,不是真的 9 次,实际有 11 次。

此处应有费玉清的歌:

真情 像草原广阔
层层 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 云开 日出 时候
万丈阳光 照耀你我
真情 像梅花开过
冷冷 冰雪不能掩没
就在 最冷 枝头 绽放
看见春天 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 北风萧萧
天地 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 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 无怨无悔
此情(此情)长留(长留)心间
雪花飘飘 北风萧萧
天地 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 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 无怨无悔
此情(此情)长留(长留)心间

还应该有李清照的诗: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零知识证明

定义

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Proof)起源于最小泄露证明。

  • 设 P(Prover)表示掌握某些信息,并希望证实这一事实的实体;
  • 设 V(Verifier)是验证这一事实的实体。

假如某个协议向 V 证明 P 的确掌握某些信息,但 V 无法推断出这些信息是什么,我们称 P 实现了最小泄露证明。

如果 V 除了知道 P 能够证明某一事实外,不能够得到其他任何知识,我们称 P 实现了零知识证明,相应的协议称作零知识协议。

零知识证明需要满足以下性质:

  1. 正确性:P 无法欺骗 V。换言之,若 P 不知道一个定理的证明方法,则 P 使 V 相信他会证明定理的概率很低。

  2. 完备性:V 无法欺骗 P。若 P 知道一个定理的证明方法,则 P 使 V 以绝对优势的概率相信他能证明。

  3. 零知识性:V 无法获取任何额外的知识。

本质

零知识证明并不是数学意义上的证明,因为它存在小概率的误差,欺骗者有可能通过虚假陈述骗过证明者。换句话来说,零知识证明是概率证明而不是确定性证明。但是也存在有技术能将误差降低到可以忽略的值。

举例

  1. 16 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有两位数学家为竞争一元三次方程求根公式发现者的桂冠,就采用了零知识证明的方法。当时,数学家塔尔塔里雅和菲奥都宣称自己掌握了这个求根公式,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又不把公式的具体内容公布出来,他们摆开了擂台:双方各出 30 个一元三次方程给对方解,谁能全部解出,就说明谁掌握了这个公式。比赛结果显示,塔尔塔里雅解出了菲奥出的全部 30 个方程,而菲奥一个也解不出。于是人们相信塔尔塔里雅是一元三次方程求根公式的真正发现者,虽然当时除了塔尔塔里雅外,谁也不知道这个公式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2. 稣吹牛说自己掌握椭圆曲线的除法,即可以通过公钥计算私钥。

1
2
3
公钥 = G * 私钥

私钥 = 公钥 / G

但是这个技术价值千亿美元,稣当然不可能开源,所以稣把中本聪的私钥算出来,然后:

1
2
3
4
5
6
7
稣 != 中本聪

=> 稣没有中本聪的私钥


=> 中本聪的私钥是计算出来的


=> 稣定义了椭圆曲线的除法

注意:这个除法目前并不存在,只是吹牛。

参考

大海捞针是不靠谱的:https://thippo.github.io/

八哥之神【28】

前情提要

《八哥之神【27】》主要在回忆稣和秦阳怎么谈恋爱,然后于 2019-06-18 注册结婚,由于记忆并不全,还泄露天机,所以被跳过……

治病

陈博士:“原来秦阳是这么强大的心理学家!难怪受得了你。我以前问你,都不说,现在变年轻,话也多了,哈哈。”

“是意识中毒,还是这个身体有八哥?”

“应该不是,我看过你的复制日志,没什么异常。应该只是还没适应年轻身体的激素水平。”

“有道理!稣倒是忽略了这点,所以早上梦见的感性版自己其实是稣的潜意识?”

“按照你之前的风格,感性的人格更可能是你的显意识。我研究过你的基因,你的神经网络复杂程度远超常人。”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天生就是很感性的人,对痛苦特别敏感。”

“听起来很不幸……稣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的潜意识又特别理性。我们结婚那会儿,你称自己这体质为圣魔神胎,特别喜欢装神弄鬼假装自己很冷酷,但偶尔看到苦情剧又哭得死去活来。”

“嗯?你确定没有记错老公?稣有这么弱?”

“我第二任丈夫是警察,才没你这么神经兮兮的。”

“不会长相就是识界里的那位洪警官吧!”

“就是。”

“咳,挺帅的,比稣帅多了,恭喜。”

“人死不能复生。除了我们三个。还是聊你吧。大灭绝之后,你就靠理智的潜意识支撑,一心做科研。这有你的照片。”

“emm,清瘦小脸的道家风范,配合佛家的头型,穿个拖鞋一心搞学术,果然是仙风道骨的老头。和稣现在不太像,这身体是不是有改良过?”

“嗯,去掉了明显的遗传病基因,一切以健康为要。我也是这样。”

“也就是说,现在的稣因为记忆丢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劫,身体还没进入潜意识理性完全压制感性的阶段,甚至还想谈恋爱?”

“可以这么说。毕竟年轻嘛!失去的可以重新体验。”

“怎么感觉是由神变成人的过程。稣以前应该早就谈过很多次恋爱,练就九恋神经和九转灵心,不再动情,所以能一心科研。现在是变年轻了,但同时也是退步。而且再活一次,也很浪费时间,人间也就些破事,不值得再次体验。”

“你确实回滚到年轻时的奇葩想法了。”

“也许吧!可能完全不要记忆,重新来一遍的话,稣不会这么不屑。”

“日子总是要过的。你也一直说自己怕死,好死不如赖活。”

“那是以前了。稣现在知道自己永远死不了,还可以定制身体……好奇能不能类似投胎那样,就不要复制记忆了。这个问题稣高中就想过无数次,差点为此跳楼重启。还有更好奇的是,复制两个稣出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死开,你这种不珍惜记忆的病,只要生个小孩就能治好,没好的话,就再生一个。然后你好奇的第一个问题,只要你愿意是没问题的,但记忆也挺宝贵的,是一种传承,重新学习一遍也浪费时间。你要是决定不要记忆,别人就会当你是另外一个人了。第二个问题,周老师说识界里有答案。”

“你不是丁克主义吗?说得好像你生过……所以,还是得再进去。其实,稣觉得识界比现实好玩多了。”

“是你失忆,还没适应这里和这个时代。晚上去我家吃饭吧!”

“你家?卧槽,头有点痛。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得馨,小你九岁?”

“得馨?大灭绝时,她在洪空旅游,没了……怎么?你把她记成是我妹?”

“只是突然记起来,难道她不是你妹吗?”

“当然不是,她是你妹。”

“稣好像想起来了,有一天老妈叫稣和弟弟开会,说我们有个妹妹叫得馨,刚刚洪空大学毕业。稣问老妈,是干妹妹?她说是亲的。”

“这可能是你在识界里的记忆,现实中你没有弟弟。”

“是这样?你有证据吗?”

“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复制记忆时是连入识界的,复制过程出 bug,你可能就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了。你可以去翻翻自己的 Moment,30 年前你天天写日记,一定有证据。”

“记忆是不可靠的,这个稣懂。稣的记忆里,童年有一幕,明月夜,一只狼在猪圈长啸,十分真实,但又不太可能,至今分不清是真是假。稣先去翻翻自己的过去,下班你叫稣。”

识界暴走记

稣曾诅咒识界的爱情充满嫉妒和猜疑,这一诅咒感动了周易,周易一把将稣推进识界,让稣受自己诅咒一吓醒。

稣又光荣地回到识界,70 多亿人类,过着表面幸福但无趣的生活,大多数人甚至认为灭霸是坏人。

2037 年,灭霸打了一个响指,现实地球人只剩 20 万分之一。

灭霸是谁?稣只认识泥巴娃。

然而,这关稣什么事?稣只是来观测的,顺便暴走,即使已经 23:58 稣依然在暴走。

三个坏人拦住稣,稣抢问:“你们不怕稣?”

“好怕呀,小姑娘,快来安慰安慰哥们。”

稣心想:“什么,这次进来变成女人了?没事,熊海市治安很好,他们不敢怎么样。”于是稣对这三个撒币说:“其实稣是男人,想打架的话,你们会被打成猪头。”

坏人A:“我还是程序员呢!你以为自己是女装大佬?”

坏人B:“就是,胸这么大,浑身都是女人味,怎么可能是男人。”

坏人C:“这么晚还出来,不知道阴都很危险吗?”

稣心想:“这里居然是阴都?为什么他们讲的是汉语?”危险时刻,稣记起原来自己在模拟绯红女巫……一瞬间这三个坏人被压缩成三牙白象。

吓醒。

富婆家

原来富婆换装时,稣躺在富婆家一套 60BSV5 的沙发上睡着了……

BSV5(Bitcoin Su’s Vision version 5) is the real Bitcoin.

想起刚刚进门的一幕,“陈博士的管家都这么年轻漂亮吗?”

管家:“我是机器人。”

醒来,稣问管家:“你家主人整个身体都换了,指纹、声纹、脸纹、虹膜全变,你是怎么认定她是原来的主人?”

管家:“她的记忆没变,通过私钥重置这些生物特征码!”

“原来密码还是有点用的!稣今天就尝试好多方法,终于把自己的 Moment 密码破解了……”

姻姻:“吃饭了。”

“就咱俩?”

“机器人是不用吃饭的。”

“吃到穷的雪花牛排、连续吃 21 天也不放弃的 21% 藜麦面、苦瓜炒蛋、蒸青红黄椒、地瓜叶、鲍鱼鱿鱼母冬瓜汤、紫菜海蛎汤、蔬果沙拉,好熟悉的感觉……仿佛年轻了 30 岁!”

“呵呵,你喜欢就好,是真的年轻 30 岁!”

“喜欢,比平时吃的虫蛋白好多了。这个地瓜叶是真的地瓜叶吗?”

“当然是真的,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秦阳能把空心菜炒成地瓜叶,稣实在吃不出差别来。”

“机器人可能没有这本事。”

“这是苦瓜炒鹅蛋?”

“是戛纳达黑天鹅。”

“窝阔,逼格太高了!”稣内牛满面,“你一定知道稣很多事情!”

“怎么突然这么说!”

“这些菜不是你喜欢的风格,只有苦瓜炒鹅蛋放了点小辣椒,勉强算是你喜欢的,很显然这是特别为稣准备的。你要不是稣前妻,稣一定会怀疑你想撩稣。”

“是前妻就不能撩了?”

“你看稣看你的眼里有好奇吗?”

“有一点点,没有咱们刚认识时那么好奇。”

“有害羞吗?”

“好像没有,但有点呆萌。”

“所以,不来电,没啥好撩的……”

“有理性的喜欢就行,感性的喜欢可以培养。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有道理,稣记得自己一直是这么做的。如果是先感性喜欢上一个人,一定要克制,因为可能会严重高估对方,走太快容易受到赢者的诅咒。就像一些童星,太早成名,后面却过不好。”

“赢者的诅咒是一方面。感性喜欢的底层逻辑是为了生殖,很容易生完就想离婚。生儿育女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两个人还要在一起很久,亲情和理性的喜欢才是长久的。这还是你自己说的。”

“emm,如果稣打算第三次结婚,现在的你是最佳人选。”

“有但是吗?”

稣呆了 14 秒,思考“姻姻是秦阳的概率有多大?不可能。有秦阳记忆的概率有多大?也不可能,秦阳并没有接入过识界。唯一的可能就是,稣以前自己告诉她的。”,然后回答:“没有!但稣还没打算结婚。”

“哎,你这负心汉,你还是老头,我还是老太婆时,是谁说 2049 年 6 月 18 日要娶我的?”

“难道稣说过?”

“七老八十的,说要一起过日子,还能假?我可是全信。你现在脑残了,不想负责?出来还喜欢别的小姑娘,要不是我修为变高了,你现在肋骨要断两根。”

“呃,稣真的不记得……但是被你吓一吓,已经有心动的感觉了!呼吸困难。”

“吃完去玩游戏,看电影,还是散步?”

“散步吧,你这富人区,稣得参观一下。”

“失忆真好,又新鲜一遍。先带你去水底世界看望那只认识你的罗德侯鲸。”

“罗德侯,是名字?”

“不是个体名字,是物种名字,你见到就明白了。”

水底世界

稣童年时,经常梦见池塘里有鲸,流向大海的河里有怪鱼。梦里的情节可能来自上辈子在水里生活的记忆,反复播放好多年。见到罗德侯鲸的时候,吓醒了,就是这只!

富人区居然养了一只罗德侯鲸……据说老年版稣常来看它,以致它已经认得稣。然而年轻版的稣直接被吓得热汗直流。

“它已经不认得咱们了,不然平时它是很热情的。”

“可怕!它是稣的噩梦!”

“嗯,知道,所以你以前经常来看它,就是为了脱敏。”

“你说,很久以前,也许在其它星球,会不会稣的意识在一条这样的怪物脑子里?”

“不太可能,你的意识很复杂,这类低等动物很难承载。”

“那还好!稣就怕,要是自然产生,下辈子会不会变成屎坑里的虫子,那就太不幸了。”

“这个你可以不用担心,能产生你的意识的生命,一定很高等,也很聪明。”

“不一定很聪明吧!比如基因不好、营养不良、发烧烧坏脑子啥的,意识和这些都无直接关系,低等动物也有意识,不是吗?只是他们的处理能力比较差而已。”

“意识和各种神经元的数量、组合、连接参数有关,比如一只猪,就没你这规模,你就不会是猪!”

“把人脑移植到猪头上呢?”

“哈……别发神经了。”

“稣很认真,这真的太可怕了。如果把稣的意识放到机器人身上,机器稣会认为自己是有意识的生命,和人类没差别,但别的人类,会说:你只是个机器,谁在乎你?”

“你又来了……其实就算是个人,也有很多人会说:你只是个穷人,谁在乎你?”

“你只是个人,谁在乎你?”稣和姻姻异口同声地说。

“宇宙真理、人生至道,都是可参可悟而不可描述、不可行的,别想这些永远没答案的事啦!已经没很饱胀,咱们去玩摩天轮吧!”

“别,稣怕吐……”

“怕啥,我照着你!Go!”强行拉着稣去了。

“稣与罗德侯鲸彼此不相认了,你不觉得这很悲伤吗?稣要静静地怀念这段感情……”

“呆子,还是这么胆小,就玩个摩天轮,废话这么多?”

“稣怕出八哥。”

“放心吧,这是富人区,设备精良,很安全。你看那边孩子挺多的,他们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啥?”

“稣 66 岁了……而且这游戏用 VR 模拟也可以体验不是吗?还更安全!”

“再拖拖拉拉,我打你哦!”

摩天轮

太好玩了……也就玩了四次。

“有钱真好!安全可靠,即使是容易观测到八哥的稣,也没玩死。”

“你老那么拘谨,怎么能体会到有钱的快乐?”

“哈,稣主要是穷。你还记得读研的时候,你要玩这个,稣死活不敢上吗?”

“记得,那时候你太弱了。”

“不仅仅是怕吓死,还因为发现自己钱没带够,又不好意思让你出。”

“原来如此。所以你那时候给我买了票,让我自己上去玩。你不知道我很有钱吗?可以 AA,不就够了?”

“穷人都比较爱面子,稣后来上了温饱线后,就都 AA 制。”

“你现在很有钱了,只是习惯喊穷而已。”

“真的吗?稣也希望自己很有钱,不过钱在哪里呢?”

“你至少有 5000BSV5,这是 AVILab 分的,其它肯定还有很多。”

BSV5(Bitcoin Su’s Vision version 5) is the real Bitcoin. Very 值钱。

“哦?但是稣不记得私钥……”

“嘻嘻,没事,你是很谨慎的人,复制记忆前,一定有备份,慢慢找,反正你不缺钱。”

“突然觉得,有个老婆一起管钱也挺好的,稣可能弄丢了 5000BSV5!”

“看来你是真不记得!你复制记忆前,用古老的方式备份私钥——把 24 个 BIP39 助记词写给我了。”

“哇哦!那你会还给稣吗?富婆!”

“回家再说!我买了一张 100BSV5 的床,你肯定会喜欢。”

“嗯?回家?稣又要被骗上床了?”

鸡兔同笼问题的程序解法

定义

“鸡兔同笼问题”是我国古算书《孙子算经》中著名的数学问题,其内容是:

今有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数学描述

设鸡有 x 只,兔有 y 只,则:

1
2
x + y = 35
2x + 4y = 94

解这个方程组得 x = 23, y = 12

用矩阵表示:

1
2
[1, 1]  *  [x]  =  [35]
[2, 4] [y] [94]

Python 代码

1
2
3
4
5
6
>>> import numpy as np
>>> a = np.mat([[1, 1], [2, 4]])
>>> b = np.mat([[35], [94]])
>>> a.I * b
matrix([[23.],
[12.]])

再来一题三元版本:

有蜘蛛,蜻蜓,蝉三种动物共 18 只,共有腿 118 条,翅膀 20 对,三种动物各几只?

蜘蛛 8 条腿;蜻蜓 6 条腿, 2 对翅膀;蝉 6 条腿,1 对翅膀。

1
2
3
[1, 1, 1]     [x]     [18]
[8, 6, 6] * [y] = [118]
[0, 2, 1] [z] [20]

代码:

1
2
3
4
5
6
7
>>> import numpy as np
>>> a = np.mat([[1, 1, 1], [8, 6, 6], [0, 2, 1]])
>>> b = np.mat([[18], [118], [20]])
>>> a.I * b
matrix([[5.],
[7.],
[6.]])

零和博弈

定义

零和博弈(zero-sum game),又称零和游戏,与非零和博弈相对,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属非合作博弈。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应用

  • 过节时,老公给老婆 5201314 元,从家庭财产的角度看,这是一个零和游戏。但实际上创造了精神价值。

  • 夫妻之间经常打赌,老公输了给钱,老婆输了爱干嘛干嘛,还是共同财产的零和游戏,但实际上增加趣味并打发了赌性这一人类的天性,做到肥水不流外人田。

八哥之神【26】

耶要投胎

“你已经把耶带出识界,耶想投胎。”

“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你太理性了,耶比较感性,咱两混合在一起将长期互相克制,永无宁日。”

“稣也觉得被你影响了。稣第一次见谷绵时,心里闪过一丝好感,但很快就消失,融合你之后,再次见她,感觉居然变得很强烈。”

“是的,耶就是喜欢她这款的。”

“那你想怎么样?”

“耶希望投胎当她儿子。”

“你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

“耶觉得她性格和耶在识界里的妈妈很像,而且她有老公不是吗?你让周老师把耶设定为她儿子。”

“万一她怀的是女儿呢?”

“设定都可以改,不是吗?实在不行,当女生也可以,反正耶是很感性的人,也许更适合做女生。”

“失去你的稣,又会变得很理性,仁义惨然,情深不寿,稣只会记得有过你,但不会怀念。”

耶: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稣:

形影一朝别,烟波千里分。
欲寻相思处,皆是梦中痕。

吓醒。

谜中人,幻中身

“周老师,稣需要你的帮助。”

“小开,你终于提要求了!”

“稣以前很少提要求吗?”

“是啊,你以前说过只喜观测,不爱直接干涉。难得你需要帮忙,说吧!”

“稣从识界测试版里带出了一个意识,他打算在这里投胎,你能帮忙吗?”

“我们目前还没这个技术呢!”

“你不是可以随意操控这个识界?”

“你听谁说的?”

“某个校花,她说是你临时把她性别从男改为女的!”

“嗯?我啥时候干过这事……她脑子错乱吧?”

“哦……稣明白了,你神经病?”

“严肃一点?那些脑残随便说说你也信,老师怀疑你也脑残了!你快躺下,让老师亲自检查一下!”

“不用,吧……所以,周老师在这个识界是没特权的?”

“有特权,但不是你想的那么离谱……临时变性,这个能做到,大约是把男人的脑移植到女人身体,这代价太高,我不会找个真正的女人?”

“好烧脑呀,稣就问一句:你能不能动动脑就把别人变没了?”

“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对对对,就像《黑客帝国》那样,先把稣变成武林高手。”

“这当然……不行!我们都没有这个识界的直接控制权。”

“那你还说这个识界不是现实,既然是虚拟的,必然有办法控制。”

“我相信这不是现实,但还没证实。”

“咳,真神……经……,原来稣被你骗了!看来在这里不能随便死!”

“赫赫,小开!老师没骗你呀!你去过好几次识界测试版,在里面你怀疑过其不是现实吗?”

“确实没有怀疑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只有出来才知道那是虚拟的!难道说……”

“没错!测试版还有很多 bug,等我们修复得很完美,就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没有差别了!虚拟机中的虚拟机,还记得吗?”

“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做出完美的虚拟世界,那么就能间接说明,我们以为的这个现实也可能是外层世界虚拟的?”

“没错,所以老师一直称这里为识界!宇宙套宇宙,无穷尽也!”

“稣一生都觉得被观测而放弃做很多事,难道真是识界外面有人在观测我们……”

“回到你的问题!能从测试版里带出其它意识,说明你在测试版里已经快成神了。但在这里,我们将它取出有很大风险,你可能会死掉。”

“是用纳米机器人到脑子里去复制数据?”

“可以这么说,更准确地说是消除!测试版里的意识本身就是数字化的,我们可以把测试版里的任何人复制到这里来,但你脑里的那个意识还会存在。消除他可能导致你脑死。”

“原来如此,稣可以理解为自己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病毒吗?”

“哈哈,请神容易送神难,杀毒有风险!具体你可以请教陈博士。”

“好吧!稣会找她聊聊。说到她,稣有个疑问——为什么她可以在测试版里生活几百年?时间不对等了?”

“很简单呀,系统里本来就有这么个人,在合适的时间将意识替换为陈博士,陈博士继承了那个人的记忆,就以为自己生存了几百年。”

“系统维护时,是不是会导致时间和现实不对准?”

“识界测试版的场景其实不大,系统的量子处理器是有冗余能力的,可以加速运行。比如我们暂停系统一个小时,再继续运行,但系统里的万物并不会感知到这个暂停,继续运行时,我们可以加速运行,来追上这一个小时的落后,但系统内部都不会感觉自己是加速运转的。”

“明白了,稣在识界测试版里看着时钟,如果在外部暂停,这个时钟停了,稣的脑子也停了,所以稣并不会知道时钟停了;在外界加速,稣也被加速了,所以稣看那个加速的时钟也不会觉得它变快。”

“Bingo!物理上变快,逻辑上并没有变快。”

“果然宇宙众相都可以虚拟,这太可怕了!”

“2024 年,量产的电子芯片处理能力就已经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所有思维活动。现在的量子计算机模拟你和陈博士两人看到的范围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模拟整个宇宙!”

来时糊涂去时迷

“姻姻,稣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意识病毒,你能杀毒吗?”

“能呀,来一炮就好了,我现在这身体还是处……”

“你……不行啊,虽然很想,但是,现在的稣到底是谁,不能便宜了病毒。”

“便宜!原来你还有把我当一回事哈!”

“天才博士,你还是说一下靠谱的方案吧!”

“可以是可以,但你干嘛老是找死!我现在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很惨。”

“哦?稣现在挺好,有啥惨的?”

“记得第一次是怎么进入识界的?”

“66 年前,稣被妈妈生下来?”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模拟的识界。”

“哦哦,你和周老师叫法不一样。第一次是因为穷,出来找工作,然后就找到这里的实验工作了。”

“不是这样,你一直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研究用纳米机器人完整复制人脑,用的都是将死之人的脑,测试三百多名试验对象后,我们决定活人试验,周老师是第一人。我们成功复制了他的意识,但是记忆却没有复制完整,他就脑死了。”

“等等……现在这个周老师是怎么回事?”

“我们又按周老师的计划,克隆了他,并成功将意识和部分记忆导入。加上他本身是喜欢写日记的人,从自己的日记里复习过去的自己。”

“牛逼牛逼!稣也喜欢写日记,事后从日记里只会看到理性的结果,当时的情绪荡然无存,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复习方式。”

“你就是第二个活人试验对象,也一样成功复制意识,记忆却不全,甚至错乱。”

“吓得稣打算回去多翻翻日记。不过身体都能丢,记忆也一样,丢了就丢了,没啥。”

“我这里有个实验对象惨死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稣胆小,不敢看……”

“是你自己哦!”

“那就看一眼吧!”

“是不是很惨?”

“这老头是稣?”

“自己都不认得了,失忆真严重!这是你第一次进入识界前的身体,娘胎出来的,第一次醒来时,换了身体。”

“所以稣是第一次进入识界时被复制的?”

“是的,你还记得自己有特殊身份吧?”

“记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稣觉得自己还很穷,也没什么特权。”

“你的特殊身份是——被备份意识者!”

“呃,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卵用……”

“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没用。只有对你自己和科研有用。简单地说:你永远死不了。”

“就像轮回投胎之类的邪说?”

“差不多,不管你怎么死,AVILab 都可以随时复制出你来。如果不小心丢失记忆,那也是失忆的你,不是别人。”

“有点明白了,即使把稣的脑细胞切掉一部分,稣还是稣,但记忆却可能受影响!”

“是的,正常人每时每刻都有脑细胞死亡,并不会改变他们的意识,只有死掉太多,才失去意识。”

“意识和基因有关吗?”

“有关,但不全等。克隆一个你,基因都一样,但意识并不是你。”

“所以稣现在的身体是克隆出一个新的人,再将这个人的意识变成稣?”

“是这样的。冰库里还有好几具你的克隆体,一旦你进入识界死亡,就启用他们。”

“所以,稣进入识界不止杀死自己,还杀死了培养的那些克隆体的意识!”

“你明白了!这就是我不希望你再进去的原因。”

“你现在这身体也是进去、出来的结果?”

“你很敏锐。识界的立项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周老师认为整个宇宙都是模拟的,第二是我们在复制人脑时,要让身体休眠,人脑不活跃会以为自己死了,我们试验性地将复制过程连入识界,发现死亡率因此大大降低。”

“这就像做梦?人睡眠时,大脑害怕自己死掉,偶尔会让身体抽搐一下,或者让潜意识出来玩玩,造个梦之类。”

“对,醒来就会以为是复制过程做的一个梦。”

“姻姻,感谢你成功让稣觉得自己很惨!不过死亡前的那些痛苦,稣确实都记不住,还好,不然得天天吓醒。”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你似乎没失忆?”

“对,我复制的时候,技术改进,大 bug 解决了,我是第三个实验对象,也是第一个没有明显失忆的。”

“所以,痛苦的人是你吧?稣的痛苦吓醒就没了。”

“也是,死者不苦生者苦,七情六欲奴役的是活人。”

“但是稣还是觉得很可怕,死不了,太孤独了!哪天活腻了,过几天又被复制出来……这效率比转世投胎高太多,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穷无尽,说起来好像很无聊。”

“这话好像不应该是你说的!你以前不是想当神吗?”

“哦?稣以前告诉过你什么?”

“你说总有一天,你会变成只有意识在世间飘荡,永远冷静观测,却不去触碰,这就是你定义里的——神!”

“嗯?好像有点印象,这话稣和秦阳说过,她说稣的理想很神奇。”

“你确实是个神奇的人。不过我一直纳闷,你和秦阳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像你这样的人,世间应该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

稣陷入了回忆。

股神诞生记——概率和似然

问题

概率(probability)和似然(likelihood)的区别?

  • 概率是给定某一参数值,求某一结果的可能性。
  • 似然是给定某一结果,求某一参数值的可能性。

故事

小明称自己炒股一直赚钱,从没亏过。

但是大家都不信!于是他提出一系列证据:

  • 长周期观测和技术分析;
  • 如果被套,不管天荒地老,坚决等到涨上去再卖;
  • 开户后至今每次卖出都是赚钱的。

然而,大家依然不信,认为这是短期结果、幸存者偏差、取样太少……

做个通俗的比喻:小明抛了 10 次硬币,每次都是正面,于是他宣称自己抛出正面的概率是 100%。嗯?鬼信啊……正常人都知道这概率应该是 50% 才合理,只抛 10 次,这取样太少。

后来,小明依然雷打不动如此操作,直到去世,他终于用行动宣告自己股神的事实无法动摇,盈利的概率真的是 100%。

概括

故事中,小明生前炒股盈利的概率本是未知的,只有他去世后才能确定。

用数学语言来描述:

  • 已知:小明生前炒股每次都盈利
  • 求:他炒股盈利的概率是多少?

很明显,小明没死前,这是求不出准确值的!只能说:在已知条件下,小明盈利的概率——最可能是 100%。

概率可能是多少,就是似然;概率最可能是多少,就是极大似然。一切都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同,总有一个是最像的。

感谢股神小明用理智而伟大的一生演绎了史诗般的数学教材。

诗盗·跌怜花

《#诗盗#·跌怜花》
烂局愁颜懒去撸,落幕倾出,验资双飞去。黑客不理涨跌苦,邪光盗销照主户。
昨夜起风吹碧树,独上高楼,望断人间路。余悸吓醒千百度,桃红柳绿不知处。

注解

改编自宋代词人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本诗描述今早交谊所大肆做空导致笔架回归理性,表达了诗人看透碧泉潮起潮落,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写诗。

优化思维【2】有符号和无符号的本质区别

做题

以下代码打印什么?

1
2
3
4
5
6
7
auto count = sizeof (int);
if (count > -1) {
std::cout << "> -1";
}
else {
std::cout << "<= -1";
}

答案是:<= -1,因为 sizeof (int) 是无符号的,把 auto 改为 int 则结果是 > -1

本质论

当我们声明 unsigned/signed int count 时,unsigned/signed 是变量 count 的使用属性,int 是其容量属性。

所谓使用属性,就是当它存在寄存器或内存时,不管是 unsigned 还是 signed 本质是一样的,但对它进行访问时,就区别对待。

比如对 count 进行加法,unsigned 时用的是 ADD 指令,signed 时用的是 ADC 指令,其余减乘除也都类似地使用不同指令。

再来一个问题:把一个变量保存到文件里,再读出来,怎么知道它是有符号还是无符号?

答案是:如果你不在序列化时考虑符号,则反序列化时,无法知道原来的符号,把它赋值给什么类型的变量它就变成什么类型。

这也是 JSON 文本转对象后,要自己选择数据类型的原因,因为 JSON 文本没表示符号的语法。

结论

优化思路:理解本质,就能了解限制和优化方向。

中年男唐僧

昨夜拜访吴承恩,问他:“唐僧那么弱鸡,为什么当领导?”

吴老回答:“西游师徒四人其实是一个人的不同时期。比如唐僧是已婚中年男子的代表。”

吓醒后,稣发现真是这样!唐长老炼的是情,和已婚中年男子需要修炼的劫是一样的。

再一想,其实唐长老是这方面的优秀人才!

西游一路戒色,尤其令人惊叹的是:对女儿国国王的不动心,并加以利用。

即使遇到前世情人,金鼻白鼠精也只是病了三天。

白鼠精用一首诗表白情意:

夙世前缘系赤绳,
鱼水相和两意浓。
不料鸳鸯今拆散,
何期鸾凤又西东!
蓝桥水涨难成事,
佛庙烟沉嘉会空。
着意一场今又别,
何年与你再相逢!

唐长老也难得一见意志不坚定一次,给唐太宗写了一封信:

僧病沉疴难进步,
佛门深远接天门。
有经无命空劳碌,
启奏当今别遣人。

这两首诗就是在呼应,唐长老的诗,很明显是一个失恋男子的自白。

然而病完这三天,唐长老还是恢复坚定的信念,最终历劫成佛!

唐僧果然是稣的偶像,走出失恋,居然比稣还快!你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