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中年女子不如鸭

《#诗盗#·中年女子不如鸭》:一车两位富休假,三餐一线穷在加。闲mang人岂识忙xian中趣?中年女子不如鸭。

注解

  1. 一对土豪夫妻,每人一辆车,车位紧靠,车牌就差一位。最近快过年了,土豪妻子已经休假,所以土豪把车停在俩车位中间,即一车占两位。

  2. 这说的是别人……大过年的还在加班!

  3. 这些别人明明好惨啊!但他们觉得忙才有意思……

  4. 那些穷逼的中年女子真不如鸭,嘎!

八哥之神【5】

晴空万里,稣在特稣垃车顶上醒来,车里睡着一个妹纸!她醒来后,非要说这车是稣送她的,稣却只记得自己是个养狗的,这车……根本养不起!这妹纸,那就……更养不起了!

“你说是,就是吧!本来就不是稣的,送你又不吃亏。”,稣心想。然后研究一下,车是坏的,还好,不然不是要暴露自己不会用特稣垃的真相?

“你是……我们认识?”

“吴情,爱情的情。你走了 110 天,还以为你已经回到现实世界,没想到失忆回来了!”妹纸一脸忧郁和失望。

稣看着她的黑眼圈,脑海里闪过前女友李怡的脸,稣刚认识李怡时,也是同款的黑眼圈!便试探地问:“你失恋啦?”

“没有。”简单的回答,但意犹未尽,似乎强行咽下好多话。也罢,自己还在懵逼,管她那么多干嘛。

这里风景秀丽,像极了瑞士 Lungern。嗯哼?稣并没去过,是朋友圈里看到的。奇怪的是,村民大多住在汽车里,只有少量的木屋。他们看到稣,似乎还蛮尊重的,仿佛稣是有钱人。但稣根本没有印象,难道说 110 天前,稣真的来过?没事,反正他们看起来对稣挺友善,先逮个人来问问吧!

就是你,抱只狗的大妈,和撒狗粮的稣有缘。“你认得稣?”

“见过,你是这里的名人,好多人没见过你,也听说过你。”大妈挺热情地回答。

“那你偷偷地告诉稣,那个吴情是肿么肥事?”

“她不是你的小蜜吗?你上次走后,她跟了别人,但矛盾挺大的,后来翅膀硬点就分手了。”大妈偷偷地说,但稣觉得她的声音有点刺耳!什么!居然给稣戴绿帽?虽然稣不记得自己有过小蜜……但突然有了,又突然没了,还是有点莫名激动。大妈见稣有点躁动,赶紧安慰说:“小姑娘不容易,还不是你一走就是几个月!不要计较啦。”

这难道就是中彩票,又丢掉的感觉?继续了解,又发现不少情况:原来稣已婚。这还是吴情和别人说的……

稣找回吴情问:“稣结婚啦?你确定?稣记得自己单身呢!在魔性山上只有单身狗相伴……造谣!赤果果地造谣!”

“上次搭你顺风车,闲聊时,你说自己哄孩子睡觉的能力比家里的三个老婆加起来还厉害。”

纳尼?稣还有三个老婆,好吧,你说有就有!“但我们的关系,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吧?小蜜?”

“当然不是,别听她们瞎说!”她有点不高兴,一个尴尬的表情后继续讲:“我们没啥关系,只是上次我想和你组队离开这里,你却一个人跑了。没事没事,忘记也好。”

这时,稣的手机响起,吴情惊讶地说:“都 110 天了还有电?”稣反问:“这里没有电吗?”

得到习惯性看弱智但很肯定的回答,稣马上意识到自己更可能是刚刚来到这里。如果真在此百日之久,iPhone 7 不可能还有电。来电号码是未知,一个女人的声音:“圣小开先生,我是刚刚接待你的记录员,现在有点信息要透露给你,请注意记住我的每句话!明白吗?”

“稣不叫圣小开啊!你打错了吧?”

“好吧,你现在叫钱学森,可以鸟吗?”对方有点不耐烦,但稣的疑惑并未解开,不宜轻举妄动,继续听她扯,“这里面的大部分人都是现实世界里的罪犯,全部洗掉记忆,回到他们还没犯罪前的状态,只有两个是科研志愿者,不属于此列,你是其一,另一名至今还没超脱过,你现在得帮她回来,不然时间再久,她会被同化。”

“我们两个?和其他人有啥区别?”稣问。

“你身处之地是意识监狱,其他人永远无法离开,在这里死亡后就真的死啦!而你们只要破解游戏规则,就能回到现实。我的话全部带到,暂别!”

“射精病,稣在这里受人尊重,回什么吃狗粮的现实?既来之则安之!先跟这个妹纸谈个恋爱再说。”稣的内心哈哈狞笑中。

诗盗·魔性山军犬养殖训练基地

《#诗盗#·魔性山军犬养殖训练基地》:一步夹蛋两步扯,八分前戏七秒射。中年男子不如狗,心向南辕道北辙。

注解

  1. 草地上的石板路,石板铺得太近,一步一块容易夹到蛋,一步两块又太大步,容易扯到蛋。

  2. 这说的是别人……

  3. 这些别人好惨啊!

  4. 事与愿违,人生常态。美食美景美色不常有,律法又无情,还是要合情合理合法地及时行乐,加了这“三合”——真难……

八哥之神【4】

稣是魔性山军犬养殖训练基地的一名训犬师,著作《狗粮的三十六种撒法和七十二种喂法》。

《诗盗·魔性山军犬养殖训练基地》
一步夹蛋两步扯,
八分前戏七秒射。
中年男子不如狗,
心向南辕道北辙。

2018 年 12 月 29 日 21 点多,突然有犬吠,稣在楼上看了一下,外面一男一女似乎走错路,听到狗叫声吓退了。这个时间点,冬天的晚上,不应该有人来此。本不想理会,但突然看到女人的鞋子滑了一下,男人迅速扶住女人,然后一路拽着手下山。稣平时就是专业撒狗粮的,没想到晚上居然被这对奇怪的男女喂狗粮……

披了件深色外套就下去观测他们。原来真是走错路,他们想上魔性山健身公园爬山。但是这么晚,除了有点吓人,可能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吧!这么一想,稣差点笑出来!

一路跟着上山,他们只顾着聊天没注意到稣。从对话内容可以看出他们还不熟悉彼此。女人一直在诉苦,大概是上次恋爱如何如何失败,付出太多,却不被珍惜。男人则比较熟练地开导她,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样子。女人恍然大悟,明白过去不少认识是错的,自己并没有很差劲,然后逐渐开怀,有了笑语。

这时候正好爬到半山腰一个庙,他们左拐去参观。稣则继续走,趁他们不注意抄到前面去。后来听到男人说他不信佛,只是在外面看看,不想进去拜。女人已经被治愈了一些,目的达到,说想下山。稣也就随之折返。

下山后,他们在光亮处,稣发现那个男人长得很像钱学森!这太不可思议了,稣以前上学时,经常看到钱学森的画像,今晚真是见鬼!

他们上了一辆特稣垃,车牌是“四个逼”……这特么是违法的吧!要不要报警?稣犹豫一下的时间,他们却在车震??哦,并没有,稣可能狗粮吃多产生幻觉!上山容易,下山难,腿抖导致以为车在震吧!

稣还在纳闷“钱学森”时,车启动了,果断抄起附近的共享单车追上去看看他们往哪走。

以前坐过一个同学的宝马三系,每次只有男生时,他都是一顿操作猛于虎。但只载妹纸时,都是开得像自行车。这特稣垃也是开得很慢,可能用自动驾驶解放双手,进行无可告人的操作……吧!

稣以 30KM/h 左右速度跟着,到了十字路口,突然出八哥了……这乐射单车居然没法刹车!他们已经停车,稣如果避开,就会冲向十字路口,可能被横向行驶的车撞成狗!于是稣果断撞特稣垃,飞出去前,大骂:“草泥马的共享单车!”但心里想的却是:“这车好像挺贵?估计要赔不少钱!”

醒来已经在枫林晚……

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咋这么大捏?

只想说说差异本身,不想纠结谁对谁错,仅是惊讶差异的存在!

姜是驱寒的?

不久前,在前同事朋友圈看到她说拿姜来驱寒……稣差点就吓醒了!

稣一直以为姜和薄荷是同类,是清凉的,只有浓度太大,味觉系统手刺激,才会引起热辣感,它本身应该没有什么能量,所以是夏天降温用的。夏天时,稣常喝姜味苏打水,个人感觉真的可以降温,而且有句古话“冬吃萝卜夏吃姜”佐证!

台风天蔬菜会降价?

几年前聊过这话题,冒出几个人觉得会降价,理由是菜坏了……

然而实际都是涨价,因为各种成本都上升。

男孩从小就比女孩勇敢?

很多人这么认为,包括曾经的稣。

去幼儿园参观之后,稣发现大部分哭得很惨的都是男生……小男孩比同龄的小女孩更需要母爱。

女人比男人会哄小孩睡眯眯?

又想当然了吧……稣自己试过前也这样以为。

现实是,无论哄女孩,还是哄男孩,妈妈、老婆、丈母娘,加起来也没稣行。

八哥之神【3】

打开阳台落地窗前,稣以为自己在 28 层,到阳台发现是在 8 层,心想:“有救了,才 8 层,小心点就可以爬下去。”

正好,公寓在维修锈蚀老化的空调格栅,一条吊绳就在眼前,稣看到自由在招手,毫不犹豫就开始扮演蜘蛛侠。爬下几楼后,手就开始后悔,这敲键盘的手,哪能这么玩,还剩 2 层,干脆直接跳下去吧。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反正稣跳楼了,没觉得自己会死……一阵迷糊之后,稣在实验室里醒来!

记录员:“恭喜回来!你通过考验了。”

稣想起自己参加了一个类似《黑客帝国》中母体的项目——“识界”,一开始是从简单的梦境脱困,一路轻松过关,刚刚的项目属于比较难的。怎么通过考验的?稣有点纳闷!

深吸了一口冷气,开始分析刚才做的两个梦:场景都很真实,在梦里都没怀疑过是梦,第一个梦死亡前,并没有以为自己不会死,而第二个是以为自己不会死的。那么按照识界规则,如果不相信自己会死,就能脱离,相反,会换个身份继续在识界生活,即转世。

稣的第一问:“第一世失败转世,第二世才成功的?”

记录员:“没有,你只在识界待了一世就超脱!三百多名志愿者,你是第一个回来的,这个速度也是很惊人!”

稣郁闷了,凡是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的现象,必须仔细反复分析,想通之前都是纠结,这是稣活了六十几岁还一直保持的……性格缺陷?

脑海里突然出现第一个梦境里的村庄的名字——枫林晚,赫赫,停车那啥??真是一个汽车旅馆!

记录员说有三百多名志愿者,这和第一个梦境里的枫林晚村庄的人数吻合,而且稣是从识界里的正常世界,掉进异次元的。开车之前,稣在正常世界和女朋友爬山……能莫名想起好多细节。

“所以第一个梦境才是识界?稣进入了一个叫枫林晚的地方。”稣问记录员。

记录员显然有点意外,他不知道稣其实一连做了两个梦,便回答:“识界的设定是这样没错,你还做了其它梦?”

“是的,稣在枫林晚是被冻死的,并没有觉得自己不会死,却在一阵孤独感中醒来,继续第二个梦。第二个梦的场景也是 30 年前,但有几处和现实不一样。”

“哦?你这种超脱识界的方式,我们还没前例,能再详细描述吗?”

“第二梦中,有个舍友,但现实并没有,有个叫六舅的基友被地铁撞死,而现实是被一辆白色玛莎拉蒂撞飞而已,脑残了很久,但并没有死。梦境没有造全,门外的空间是一片无法照亮的黑暗,像个监狱。稣孤独地生活了几天,尝试从阳台越狱,结果不小心跳楼吓醒。”

记录员似乎不满意稣的描述,可能这些情节对他分析案例没有帮助,又问:“你记得时间吗?”

“应该是 2018 年 09 月 11 日到 2019 月 06 月 18 日之间,因为梦中那个并不存在的舍友说稣已经离婚,而稣当时没有意识到现实中的 2019 月 06 月 18 日又复婚了。”

“你能超脱识界的原因是什么?”记录员直接把问题丢给稣!

“呃……”稣突然灵光一闪,“如果第二个梦是在超脱识界回到现实后做的,那是违法识界法则。所以第二个梦,只能是在识界临死状态下做的,正是因为那个梦,使在识界里的稣相信自己不会死。”

“你竟然是被梦救醒的!首例,首例!”

趁记录员正高兴,稣又问了一遍:“能了解一下其他志愿者的情况吗?”

“对不起,无可奉告。这是机密,也是实验者的隐私。”

“你不说,稣也能猜到一些!现在人口这么少,实验还有生命危险,你们不可能找到这么多正常人!”稣的脑海里闪过识界枫林晚里很多个看起来并不友好的人脸。

“咳!圣先生,你很聪明,不过我不会中你的圈套,等你再继续过关,自然有人会告诉你实情。还有问题吗?”

“为什么叫枫林晚?”稣笑着问。

“这名字是你刚刚取的。”记录员看到稣的笑脸,又补充:“你很幸运,一般人醒来根本笑不出来!”

卧槽,这名字满满的欲望的气息,倒也挺符合的,里面男女比例很平衡,还是要生孩子才能离开,想想就……Biu!

话说回来,稣确实运气好,据说以前很多实验者都因为识界太真实,经历过多次痛苦的死亡过程,烙下心理阴影,所以志愿者都要求心理素质十分强大!呵,没空管别人,问正事:“识界里的吴情,现实中也叫吴情吗?”

“你再打听别人隐私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咯!”

“好吧!明天,还能继续枫林晚?”

“随你。识界系统还无法百分百准确地把实验者置入特定场景。这是一个有随机性的双向选择。”

“那下次,稣打算带着自行车和食物进去。”稣坏笑着说,又心想:“进入后,记忆会被屏蔽,带这两个绝对不会不懂怎么用,哈!”

“你自己好好构思……我帮不上忙!”记录员无奈地说,“跟你沟通真不轻松,下次换班,让另一个美女同事和你对接,再见,圣先生!”

Nodejs 实现监控告警

作者: UMU @ MEET.ONE 实验室

钉钉

  1. 选择要接受通知的群,群设置 - 群机器人 - 添加机器人;

  2. 复制 webhook URL,记为 webhook_url;

  3. 发送通知的代码:

1
const fetch = require('node-fetch')

fetch(webhook_url, {
  method: 'POST',
  headers: {
    'Content-Type': 'application/json'
  },
  body: JSON.stringify({
    "msgtype": "text",
    "text": {"content": text}
  })
}).then(function(res) {
  if (res.ok) {
    console.log('Dingtalk message sent!')
  } else {
   console.log('status = ' + res.status)
  }
})

Telegram

  1. 添加 @BotFather,发送 /newbot 命令,随提示逐步建立一个机器人,得到这个机器人的 token,记为 bot_token。

  2. 选择要接受通知的 Group 或 Channel,按以下任一方式取得 chat_id:

(1) 转发 Group 或 Channel 内的消息到 @getidsbot

(2) 通过 Web 版查看 Group 或 Channel 的 URL 中,p 参数 的值。

  • 如果是 Group,chat_id 为把 g 前缀替换为负号的负整数。比如 p=g268787210,则 chat_id = '-268787210'

  • 如果是 Channel,chatid 为 前部分,并把 c 前缀替换为 -100 的负整数。比如 p=c1383705039_968667419389618100,则 chat_id = '-1001383705039'

  1. 发送通知的代码:
1
2
3
4
const TelegramBot = require('node-telegram-bot-api')
const bot = new TelegramBot(bot_token, {polling: false})

bot.sendMessage(chat_id, text)

八哥之神【2】

稣出生在道州德国鹰熊岛,四面环海,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被海阻挡。海的那头,除了海天一色,就是高耸的青山。

曾经以为,稣这辈子都会被困在海里。鹰熊岛的岛民处于农耕时代,人情社会,这并不是稣擅长、喜欢的。

上了小学后,稣有一段时间快乐过——在书籍的海洋里遨游,也是不错的……

到四年级,稣又被无限的宇宙给吓出翔!无穷无尽的宇宙,让稣感到恐惧,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稣生也有涯,而宇宙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五年级,宇宙觉得稣太孤独,就创造了道州德国鹰熊岛外面的世界。

也许那些全是假的,所以稣现在又回到一个相似的困境。只是这里和鹰熊岛景观差很多,走了快三天,没遇到海,连小河都没有。

走过田野,就是高山,就是海那边印象中永远到不了的那种山,翻过去却是雪地。虽然很陡,走得很累的稣还是直接跳了下去。

稣被冻死前,想起吴情,嗯??几天前,明明有人愿意嫁给稣,外面的世界又没人知道,为什么稣要拒绝呢?还跑出来冻死在雪地里,真是脑子抽风啊!

从一个梦里醒来,马上就继续另一个梦,或者梦见自己醒来,都会产生梦中梦的错觉

稣醒来,身在软件园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门,居然开着!卧槽,稣不可能这么不小心。只有一个可能,舍友开的门,睡眼惺忪转头一看,果然她没在床上!

门口都是灰,稣想起是物业来装修什么东西,然后回床上一瞧,竟是一堆的粉尘,所以稣一晚上吸了多少灰尘……床太脏,想睡个回笼觉都不行。

稣觉得不太对劲,心想:如果还在梦中,只要继续睡就行了。站在落地窗边,看到阳台有女人的衣服,想起另外一张床,丑女舍友的,现在她不在,可以借用一下吧!但是,马上又想起,她实在太丑了,根本睡不了……

算了,刚才做梦在雪里冻死,这个舍友叫黄雪,不是暗示睡她的床会再死一次吧?!既然睡不着,就起来看看电影吧。

打开电脑,却发现宿舍居然没有网络!翻翻手机微信,也没有任何人联系稣。看来只能去上班了……

习惯性想牵电助力自行车出宿舍,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换工作,已经不需要跑去观音山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那么远的地方了,现在走路去新公司就行……

然而伸手去推门,才发现出八哥了,走廊是被封起来的,也就是说稣出不去!太可怕了,稣得打打电话。

第一个打给脑波,没人接!有点怪,但稣马上安慰自己,她经常睡得很死,没接很正常。

接着打给六舅——号码是空号!射精病呢?啥时候把号码注销的?

再打给我妹,也不通!纳尼?回英国了吗?

突然想起,不是还有个舍友吗?虽然稣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一个舍友……打给黄雪,她一开口就说:“嘿,稣,好久不见!”

稣,好奇地问:“很久了吗?”

黄雪:“是啊,自从我交到男朋友,就没见过面啊,超过两个月了吧!”

稣:“什么鬼……你知道六舅的号码为什么变成空号吗?”

黄雪:“呃……他不是挂了?”

稣大吃一精:“挂了?!别开玩笑啊!”

黄雪:“那家伙不是喜欢骑车上班,结果被地铁撞飞,挂了呗。”

“擦!好像是有这肥屎,但怎么是地铁?好奇怪!”再问,“我妹呢?”

黄雪:“这我不清楚,没怎么联系。”

稣:“哦,那我们是怎么成为舍友的,我怎么都不记得?”

黄雪:“不就是为了省钱吗?”

“我擦,稣存款千万,缺这点宿舍费?说实话不行吗?”

“哈哈哈……”黄雪银铃般笑个不停,好吧,这家伙虽然长得丑,起码声音很好听。

稣:“笑够了吧!电话费也是要钱的。”

“呵,哈哈,你看你,连电话费都要省,还吹牛!”黄雪稍微严肃了一下,继续说:“你不是离婚吗!每个月要付三万抚养费,还要还车贷和房贷,装?你继续装!”

卧槽,稣突然想起来,鹰熊岛是个农村,以前政策不开放,生了二胎会被强行结扎,为了不结扎离的婚,然后要让脑波安心,啥房子、车子都归她,而且还要每个月交钱。

稣一阵沉默,“……还有个问题,偷偷地问,我们没发生过什么吧?”

“哈哈哈”又是那阵鄙视的笑声,“干林涝!不和你说梦话了,白白!”

擦,虽然是一通不愉快的电话,但起码对起来一部分。稣立刻尝试破解附近的 WiFi 密码,很顺利找到一个信号是弱密码。

连上网络后,打开 QQ 想查查其它真相,奇怪的是,群名单里居然空空的,以前加的基友群、联盟群啥的,都躲到“已退出的群”里了。

居然没人鸟稣!?算了,先看电影吧。《灰静熊西蒙》好像还可以……

第二天,WiFi 密码被改了……真特么小气,稣不就看了几集电影?后来发现,自己的手机原来早就开通无限流量套餐,以前不知道,真浪费!宿舍还是出不去,只能继续看电影消遣。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稣消耗完耐心,终于从阳台跳了下去……

鉴喵稣

问题

稣有个前女友,想鉴定一下。

某日晚,稣在她宿舍,出了一道选择题:“好困,稣就在你这睡眯眯了?”

1. 被拉黑

她生气地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稣觉得莫名其妙就几天不理她,过一段时间发现被她拉黑微信,再过几天 QQ 也被拉黑。

2. 实力劝退

讲各种道理,全方面分析,有凭有据,稣感动得内牛满面,哭着回自己宿舍睡。

3. 睡就睡

人非圣贤孰能不睡,一起睡个觉而已。

然后真的只是睡觉……

4. 陪聊通宵

就是不睡!

分析

很早以前有人告诉稣,头像是猫的女生一般比较骚,刚开始稣是不信的,后来发现可能有点道理。

1. 绿茶喵

绿茶喵的主要特点是装纯。

她们可能是由于早年错误的教育,不由自主很感性地装纯,送人绿茶,唇齿留香,所以可能是好人。

也可能是因为某些心理问题,不得不掩饰,时间久了就是习惯性装,人格有明显缺陷,这种更可能不是好人。

她们习惯站在道德高点,而且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喵。

内心一般很自卑,比较容易玩老了就嫁给屌丝渣男。

2. 心机喵

心机喵主要特点是擅长玩套路,会主动引导,软中带理性,大部分行为都是故意的,甚至会安排或提醒以后要怎么发展。

特征一:卖乖。经常不假思索地说:是的、好的。只要故意说一个她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她习惯性地说“是的”,那就要留意。

特征二:会夸人。经常说好听的话,偶尔会冒出一些正确的赞美。

特征三:备胎多。

特征四:不排斥开车和亲密行为,但上床会很谨慎,因为她们怕因此输了,也怕其他备胎知道。但只要她要的条件达到了,是愿意上床的,毕竟她也需要。

特征五:刻意营造自己的道德高点,但她们明白自己的行为有点喵,可能会被身边的亲近的人说是心机喵,心里有芥蒂,如果智商不够,可能会自爆某人说她心机喵,以求得别人安慰和放下戒心。

3. 喜欢稣的女人

互相喜欢的人不会在这种时刻拒绝,最多只会留个心思观测对方。

也有的,以为稣啥都没干是不喜欢她,第二天就和稣分手,稣明明没说谎啊!但这种是正常女人。

4. 喜欢稣的女神

实力观测……没话说。反正稣已经被收服了……

5. 薛定谔的喵

女人心是难以捉摸的,反正稣看不懂,就把大部分女人归到这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