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26】

耶要投胎

“你已经把耶带出识界,耶想投胎。”

“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你太理性了,耶比较感性,咱两混合在一起将长期互相克制,永无宁日。”

“稣也觉得被你影响了。稣第一次见谷绵时,心里闪过一丝好感,但很快就消失,融合你之后,再次见她,感觉居然变得很强烈。”

“是的,耶就是喜欢她这款的。”

“那你想怎么样?”

“耶希望投胎当她儿子。”

“你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

“耶觉得她性格和耶在识界里的妈妈很像,而且她有老公不是吗?你让周老师把耶设定为她儿子。”

“万一她怀的是女儿呢?”

“设定都可以改,不是吗?实在不行,当女生也可以,反正耶是很感性的人,也许更适合做女生。”

“失去你的稣,又会变得很理性,仁义惨然,情深不寿,稣只会记得有过你,但不会怀念。”

耶: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稣:

形影一朝别,烟波千里分。
欲寻相思处,皆是梦中痕。

吓醒。

谜中人,幻中身

“周老师,稣需要你的帮助。”

“小开,你终于提要求了!”

“稣以前很少提要求吗?”

“是啊,你以前说过只喜观测,不爱直接干涉。难得你需要帮忙,说吧!”

“稣从识界测试版里带出了一个意识,他打算在这里投胎,你能帮忙吗?”

“我们目前还没这个技术呢!”

“你不是可以随意操控这个识界?”

“你听谁说的?”

“某个校花,她说是你临时把她性别从男改为女的!”

“嗯?我啥时候干过这事……她脑子错乱吧?”

“哦……稣明白了,你神经病?”

“严肃一点?那些脑残随便说说你也信,老师怀疑你也脑残了!你快躺下,让老师亲自检查一下!”

“不用,吧……所以,周老师在这个识界是没特权的?”

“有特权,但不是你想的那么离谱……临时变性,这个能做到,大约是把男人的脑移植到女人身体,这代价太高,我不会找个真正的女人?”

“好烧脑呀,稣就问一句:你能不能动动脑就把别人变没了?”

“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对对对,就像《黑客帝国》那样,先把稣变成武林高手。”

“这当然……不行!我们都没有这个识界的直接控制权。”

“那你还说这个识界不是现实,既然是虚拟的,必然有办法控制。”

“我相信这不是现实,但还没证实。”

“咳,真神……经……,原来稣被你骗了!看来在这里不能随便死!”

“赫赫,小开!老师没骗你呀!你去过好几次识界测试版,在里面你怀疑过其不是现实吗?”

“确实没有怀疑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只有出来才知道那是虚拟的!难道说……”

“没错!测试版还有很多 bug,等我们修复得很完美,就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没有差别了!虚拟机中的虚拟机,还记得吗?”

“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做出完美的虚拟世界,那么就能间接说明,我们以为的这个现实也可能是外层世界虚拟的?”

“没错,所以老师一直称这里为识界!宇宙套宇宙,无穷尽也!”

“稣一生都觉得被观测而放弃做很多事,难道真是识界外面有人在观测我们……”

“回到你的问题!能从测试版里带出其它意识,说明你在测试版里已经快成神了。但在这里,我们将它取出有很大风险,你可能会死掉。”

“是用纳米机器人到脑子里去复制数据?”

“可以这么说,更准确地说是消除!测试版里的意识本身就是数字化的,我们可以把测试版里的任何人复制到这里来,但你脑里的那个意识还会存在。消除他可能导致你脑死。”

“原来如此,稣可以理解为自己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病毒吗?”

“哈哈,请神容易送神难,杀毒有风险!具体你可以请教陈博士。”

“好吧!稣会找她聊聊。说到她,稣有个疑问——为什么她可以在测试版里生活几百年?时间不对等了?”

“很简单呀,系统里本来就有这么个人,在合适的时间将意识替换为陈博士,陈博士继承了那个人的记忆,就以为自己生存了几百年。”

“系统维护时,是不是会导致时间和现实不对准?”

“识界测试版的场景其实不大,系统的量子处理器是有冗余能力的,可以加速运行。比如我们暂停系统一个小时,再继续运行,但系统里的万物并不会感知到这个暂停,继续运行时,我们可以加速运行,来追上这一个小时的落后,但系统内部都不会感觉自己是加速运转的。”

“明白了,稣在识界测试版里看着时钟,如果在外部暂停,这个时钟停了,稣的脑子也停了,所以稣并不会知道时钟停了;在外界加速,稣也被加速了,所以稣看那个加速的时钟也不会觉得它变快。”

“Bingo!物理上变快,逻辑上并没有变快。”

“果然宇宙众相都可以虚拟,这太可怕了!”

“2024 年,量产的电子芯片处理能力就已经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所有思维活动。现在的量子计算机模拟你和陈博士两人看到的范围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模拟整个宇宙!”

来时糊涂去时迷

“姻姻,稣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意识病毒,你能杀毒吗?”

“能呀,来一炮就好了,我现在这身体还是处……”

“你……不行啊,虽然很想,但是,现在的稣到底是谁,不能便宜了病毒。”

“便宜!原来你还有把我当一回事哈!”

“天才博士,你还是说一下靠谱的方案吧!”

“可以是可以,但你干嘛老是找死!我现在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很惨。”

“哦?稣现在挺好,有啥惨的?”

“记得第一次是怎么进入识界的?”

“66 年前,稣被妈妈生下来?”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模拟的识界。”

“哦哦,你和周老师叫法不一样。第一次是因为穷,出来找工作,然后就找到这里的实验工作了。”

“不是这样,你一直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研究用纳米机器人完整复制人脑,用的都是将死之人的脑,测试三百多名试验对象后,我们决定活人试验,周老师是第一人。我们成功复制了他的意识,但是记忆却没有复制完整,他就脑死了。”

“等等……现在这个周老师是怎么回事?”

“我们又按周老师的计划,克隆了他,并成功将意识和部分记忆导入。加上他本身是喜欢写日记的人,从自己的日记里复习过去的自己。”

“牛逼牛逼!稣也喜欢写日记,事后从日记里只会看到理性的结果,当时的情绪荡然无存,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复习方式。”

“你就是第二个活人试验对象,也一样成功复制意识,记忆却不全,甚至错乱。”

“吓得稣打算回去多翻翻日记。不过身体都能丢,记忆也一样,丢了就丢了,没啥。”

“我这里有个实验对象惨死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稣胆小,不敢看……”

“是你自己哦!”

“那就看一眼吧!”

“是不是很惨?”

“这老头是稣?”

“自己都不认得了,失忆真严重!这是你第一次进入识界前的身体,娘胎出来的,第一次醒来时,换了身体。”

“所以稣是第一次进入识界时被复制的?”

“是的,你还记得自己有特殊身份吧?”

“记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稣觉得自己还很穷,也没什么特权。”

“你的特殊身份是——被备份意识者!”

“呃,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卵用……”

“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没用。只有对你自己和科研有用。简单地说:你永远死不了。”

“就像轮回投胎之类的邪说?”

“差不多,不管你怎么死,AVILab 都可以随时复制出你来。如果不小心丢失记忆,那也是失忆的你,不是别人。”

“有点明白了,即使把稣的脑细胞切掉一部分,稣还是稣,但记忆却可能受影响!”

“是的,正常人每时每刻都有脑细胞死亡,并不会改变他们的意识,只有死掉太多,才失去意识。”

“意识和基因有关吗?”

“有关,但不全等。克隆一个你,基因都一样,但意识并不是你。”

“所以稣现在的身体是克隆出一个新的人,再将这个人的意识变成稣?”

“是这样的。冰库里还有好几具你的克隆体,一旦你进入识界死亡,就启用他们。”

“所以,稣进入识界不止杀死自己,还杀死了培养的那些克隆体的意识!”

“你明白了!这就是我不希望你再进去的原因。”

“你现在这身体也是进去、出来的结果?”

“你很敏锐。识界的立项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周老师认为整个宇宙都是模拟的,第二是我们在复制人脑时,要让身体休眠,人脑不活跃会以为自己死了,我们试验性地将复制过程连入识界,发现死亡率因此大大降低。”

“这就像做梦?人睡眠时,大脑害怕自己死掉,偶尔会让身体抽搐一下,或者让潜意识出来玩玩,造个梦之类。”

“对,醒来就会以为是复制过程做的一个梦。”

“姻姻,感谢你成功让稣觉得自己很惨!不过死亡前的那些痛苦,稣确实都记不住,还好,不然得天天吓醒。”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你似乎没失忆?”

“对,我复制的时候,技术改进,大 bug 解决了,我是第三个实验对象,也是第一个没有明显失忆的。”

“所以,痛苦的人是你吧?稣的痛苦吓醒就没了。”

“也是,死者不苦生者苦,七情六欲奴役的是活人。”

“但是稣还是觉得很可怕,死不了,太孤独了!哪天活腻了,过几天又被复制出来……这效率比转世投胎高太多,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穷无尽,说起来好像很无聊。”

“这话好像不应该是你说的!你以前不是想当神吗?”

“哦?稣以前告诉过你什么?”

“你说总有一天,你会变成只有意识在世间飘荡,永远冷静观测,却不去触碰,这就是你定义里的——神!”

“嗯?好像有点印象,这话稣和秦阳说过,她说稣的理想很神奇。”

“你确实是个神奇的人。不过我一直纳闷,你和秦阳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像你这样的人,世间应该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

稣陷入了回忆。

八哥之神【番外篇4】

听说鲁豫要来采访稣

1. 陈博士为什么说谷绵公报私仇?

  • 因为她们是普通朋友。陈博士身份比较高,记录员工作很无聊。嫉妒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一种天然的防御机制,所以它是友谊中无法避免的情绪。

  • 女人之间表面亲密,但背后互相猜忌是很正常的。

2. 周易是否滥用特权?

  • 真正的周易还没登场,24 集之前是识界测试版里的数字身份,之所以能出现是第一视角主角触发八哥,而出现的调试信息,并非周易本人。

  • 24 集出现的宗师,也不是真正的周易,真正的周易早就死了……宗师介绍自己的时候就说了,他是周老师的强化版本,是人造人,记忆本源并非周易本人。

综上所述,周易没有滥用特权。

3. 谷绵是不是作者认识的某人?

  • 不是。人物都是梦中人,取名来自作者喜欢的一首歌《旧情也绵绵》,“旧”的闽南语发音就是“谷”,取首尾两个字。

  • 先有八哥后有天,七鹰更在神魔前。《八哥之神》的故事取材有些是很久以前的梦,那时候都不认识现实中这位有点谐音的人。

  • 作者还认识谷春雨呢……春雨绵绵无绝期。其实稣还有一个法号叫做“古二法师(Ancient Two)”。

4. 为什么老失恋?

  • 八哥之神曾诅咒人间爱情充满嫉妒和猜疑,这一诅咒感动了昊天上帝,上帝一把将八哥之神推落凡间,让八哥之神受自己诅咒一辈子。

  • 神原本只有意识,没有感情。八哥之神下凡后记忆丢失,凡人的体质,加上天性敏锐的观测力,可以察觉无数细微的变化,计算太密集,导致反应跟不上,看起来很木讷,所以经常失恋。

  • 例一:美女并地走,脉脉望两眼,稣瞄到了,但稣怕走路跌倒,没有以眼神回应,对方就会觉得不来电,于是稣失恋了。

  • 例二:导演说可以拍床戏,稣突然想起自己是神,肉身只是临时的,结果女演员认为稣看不起她,绝交了……稣其实蛮喜欢这演员的,又失恋。

  • 例三:稣是一名程序员……

5. 为什么稣同时喜欢两个人?

  • 其实并没有同时,喜欢的两个人处于回忆和未来两个不同时间线。稣来自未来,观测过去和现在。

6. 越来越像《黑客帝国》?

  • 《黑客帝国》被拍出来之前,作者早就思考过类似的可能性,从小就觉得当前世界可能是假的,真实的人类可能是屎坑里的蛆虫……我屎故我在。

  • 先有八哥后有天,七鹰更在神魔前。《黑客帝国》一定是作者在思考的时候影响了世界另一端的剧作家,童年很多思考慢慢都在影视作品上看到。作者只能惊叹,卧槽……相距遥远不同地区的人居然是有共识的!这一定是量子巧合。

7. 作者是不是离过婚?是不是喜欢过同性恋的女生,深受打击,所以在故事里写了多次变性和同性恋?

  • 作者是摩蝎瓶女座,小学五年级就学会在人脑里运行 N = N + 1 代码。

  • 梦境不可常规推理,剧本和生活往往没有联系,甚至会相反。

  • 一般只会遇到双性恋,纯粹同性恋的女生,作者表示没遇到过。

8. 未来的人吃蚯蚓吗?

稣吃牛排。

八哥之神【25】

“先生,我听未婚夫说,你可能暗恋我?”

“是。但稣好奇你未婚夫怎么知道的?”

“她给你提供心理咨询,根据线索推测,你说的失恋对象很可能是我。”

“卧蚕……你是同性恋?”

“是。原来你不知道!”

“稣服!祝你们百合好年!”

吓醒。

周老师喝退八个校花后,对着身边的记录员说:“不可能,一个都没碰,难道小开已经不喜欢女人了?”

“并不是,只是稣有两个喜欢的人,所以对别人没性趣。”

“是谁?”

“我们单独聊。”

“小绵,你先出去。”

“秦阳,还有刚离开的那位。”

“她?没有校花们漂亮呀!要不要老师把她许配给你?”

“谢谢周老师,权限太大,让你看起来好像王八蛋,但稣知道你不是……割爱了。”

“你看开就好,你们不合适,不是同一个层级的。老师见过不少案例,不仅水平低的人很难理解水平高的人,水平低的人也会以为水平高的人无法理解自己。这导致双向选择时,只有水平相近的才能长期交往。”

“道理是这样,但是还要养几天伤,观测识界八哥的事情,稣还没有头绪。”

“这很容易解决。小绵,进来陪小开聊聊天。”

“呃,周老师,你……”

“小绵,小开说他喜欢你,赶紧开导一下他,老师先去忙了。”

“卧槽,稣刚才说错了,你确实是个王八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周老师是开玩笑的吗?我都有未婚夫了。”

“没有开玩笑,稣确实在感性层面被你吸引,已经在走失恋的流程,你不必放在心上。”

“哦。我就说,先生又不了解我,只是一时激情吧!”

“嗯,原来你觉得要了解才会喜欢?”

“不了解在一起会很难受呀!”

“你说的那种喜欢更多是理性方面的喜欢!稣不这么认为,大部分人都很简单,没什么难理解的,你也不例外。”

“了解后你可能就发现我没你想的那么好了吧,也许你喜欢的就是自己想象的我,而不是真实的我。”

“孤独的灵魂,总是担心自己不被人理解。太在意自己的感受,总是放大自己的缺点。稣觉得你不够自信。”

“我是比较迷茫呀。还有先生的目光很刺眼,我受不了。”

“没事,好好学习,提高自己。加油!”

“怎么变成先生在安慰我?”

“装逼的感觉,千真万确……”

“先生要玩一下游戏吗?这次可以陪你玩哦!”

“Wow,文艺版的你,看起来真不错,咻咻咻……但是,不用了,稣只想多睡觉。养好精神去识界测试版里找找灵感。”

八哥之神【24】

2048 年,足够聪明的“人”,发现宇宙是更外层宇宙的一个虚拟系统——识界,万物都是系统模拟的逻辑存在。偶尔有人会通过科研或生活中的各种细节发现系统的 bug。处于系统内部的个体无法获得代码,当然无从分析,所以人类一直毫无进展,识界也毫不在意部分人类的反抗意识,把这认为是一种娱乐。

宗师是研究虚拟宇宙领域的精英。“既然不能查看代码,就从物理底层去破解”,宗师见到稣,很高兴地说。

“周老师!原来你就是宗师!这嘻哈的风格,稣都想不到!”,稣一脸懵逼。这不是大学时那位骨骼特异,满嘴胡锐锐的易学大师——周易!周老师名叫易,研究的也是易,曾经把易经应用到量子邪说中,开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忽悠学……稣最好奇的是,他怎么混得这么好!

宗师不亏是宗师,一眼看出稣的疑问,不问自答:“小开,我是你老师的强化版本,我诞生之后注入了当时全人类精英的知识,现在已经算出你就是人类的救星,就靠你的量子纠缠能力来感知并破解识界的八哥。”

“哦,老师好,请叫稣——开稣。”

“好的,小开,你现在一定知道要怎么做了,没错,开始做梦吧,我已经叫了你大学时,八大校花来陪你睡!”

“卧槽,这些校花们……其实稣根本不认识!但长得不错,可以考虑……”

“赫赫,都是我按照你的审美观精挑细选,改进基因培养出来的,还满意吗?”

“周老师,你是要玩死稣吗?”

“嗯哼!脑子里要发生量子纠缠,就不能精虫上脑。”

“好有道理,稣竟然无言以对,但是识界不就是之前稣多次进入的那个系统吗?一个模拟系统有啥好大惊小怪的,不满意就改代码呀!”

“非也!你以为的识界只是识界的测试版,虚拟机里的虚拟机,真正的识界就是你认为的这个现实!我们都生活在识界里。”

“卧槽,我们现在所处的这鬼地方还不是现实?如果是这样,那稣可能无能为力,这个识界太真实,稣怕死!”

“赫赫,我们早就死过无数次!”

“额……难怪稣觉得自己记忆都被整得混乱了。在测试版里稣似乎有点特异能力,但是在这里从来没发现过,稣的内心一片空白,从哪里去纠缠这个识界呢?”

“小开,还记得我教过的吗?不要在乎大小,不要在乎距离,只要时间对就行。”

“好像有印象,但……你说的这句话,不是出自选修课《恋爱心理学》吗?老家伙,你真的在玩稣!”

“别生气嘛,小开,你先睡吧,明天一定会豁然开朗。”

“稣现在已经很开朗,这个现实即使是模拟的,不也挺好的?节能减排,减慢宇宙熵增速度。”

“但我们的灵魂不自由,就像动物被关在动物园被人观赏。这是一场人间最高级的斗争!”

“人生哪有什么灵魂自由,老师你看开点,稣也死过好多次,每次迭代都加快,越来越容易在孩童时期,就感觉到宇宙的孤独,但还不是赖活到老。”

“你怎么拿我要安慰你的话,来安慰你天才的老师?你自己信吗?来人,把他们九人关起来!”

“卧槽!玩笑开大了吧!各位学姐,你们在这里生活可以吗?”

“还好”、“基本满意”、“我没你们那么聪明,想七想八的多累。”、“周老师说你很孤独,我也是,我们还是快点办正事吧!”、“周老师说我没有台词,你要干嘛都行。”……

“稣刚失恋,啥都不想干,只想睡觉。”

“失恋?笑屎人了……”

“一点都不好笑。”

“哈哈哈哈,还是有点好笑的!成熟点,别谈那些没用的恋。”

“子非稣,焉知稣的情感系统就是这么设计的……”

“脑残设计吧!呵呵呵……”

“稣不打女人,不然你已经被打成猪头了!”

“敢恐吓我,姐妹们,打他!”稣被四个校花群殴。

“咳,你们这些不懂感情的低等生物!还有四位,没动手,你们是不是懂?”

“没,你看不起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你而已。”

“闭嘴,然后滚远点,稣要去梦里修复心灵了。”七个校花都后退,只有一位没动。“莫非你是校花中的领导?”

她走近,小声说:“不是,他们工资低,表面听话,服务态度就不行了。我工资高,服务好。”

“你能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吗?”

“我试试,先生的失恋对象是谁?”

“可以保密吗?”

“那原因是什么?”

“对方有未婚夫。”

“哦,这问题不大,以先生的身份,直接把她推倒就行。”

“额……这不符合稣的风格,能优雅一些吗?”

“让周老师改改设定也可。”

“周老师还能改这识界的设定?”

“当然可以,不然他找先生挑 bug 干嘛?就是为了获取识界的 root 权限,统治识界呀!”

“Wow,还能这样!那要是稣搞定,root 权限是稣的,好像也没有周老师啥事了?”

“他应该有什么高招,可以利用先生吧!”

“有点意思,看来稣要研究研究怎么 root 识界。”

“感觉好点没?”

“并没有……”

“那先生还是求周老师帮忙吧!比如把未婚夫性别改为女,身高调低,甚至干脆抹除。”

“性别改为女?你好狠啊!不过这个创意稣喜欢,嘿~”

“不瞒先生,其实我之前就是男性,实验室女性数量不足,临时变性的。”

“啥?吓尿了……难怪你工资比她们高!”

“嗯嗯,识界无奇不有!”

“谢谢你的建议。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事,改设定也不是稣认同的优雅方式,稣还是自己重建久恋神经,过几天就没事了。”

“先生真是仁慈!”

“强求和控制都不是好事。失恋心累,睡觉睡觉。”

八哥之神【23】

2048 餐厅

稣好奇地问:“你变性啦?”

姻姻回答:“你是说在识界里?”

“不是,稣是纳闷你怎么只点一道菜!以前你不是喜欢点一大堆,都吃不完,而且还会加超辣……”

“早改啦,我在识界里生活将近千年,很多事情都看透了。这道恩来一品汤,荤素搭配合理,不辣的,应该适合你。”

“嗯……你都快变成白素贞了。服务员,来份菲力七成熟,不加酱。”

“菲力牛排你吃了 40 多年有吧!还不腻吗?”

“又不是天天吃,每周一两次,稣可以吃一辈子。”

“这么说,你倒是没啥变化,还是中二。”

“还好吧,应该更二了……你变化比较大,刚吓醒时,要不是看你工作装上的名字,稣可能都认不出来,脸小了,五官更精致。”

“嗯,我选择基因改良方式换的身体,原来 171cm 的身高不适合脑力工作者,还容易关节损伤,现在袖珍点但更健康,省很多麻烦。”

“难怪,稣觉得从外观看起来,你杀气没有以前那么重……”

“底层逻辑还一样,现在不容易生气,但你要是惹怒我,还是一样的解决方式。”

稣咽了一口汤:“不敢。”

“聊正题吧!你知道自己失忆吗?”

“原来还有正题?有怀疑过可能部分失忆,但没找到证据。”

“识界的软件部分是你参与开发的,我则参与神经接入的部分。”

“所以稣应该很熟悉这个识界,并可能留有彩蛋,等着稣去开奖……但是,真的毫无印象。”

“周老师说你迟早会想起来的。”

“是时候见周老师了吗?”稣想起周老师那张呆滞残念的脸,其实并不是很想见。

“很快。”

“所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那就不操心了,聊点别的吧!”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稣还没想明白。”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啥不明白?”

“喜欢到底是什么?”

“你又来了……记得你以前经常找不到人就怀疑外星人绑架,东西丢了就觉得掉进时空隧洞,不管什么事,你怀疑的方向总是那么奇葩。想跟你好好说点话,你又问一堆小孩子气的问题。”

“稣真的想不明白啊……你千万别生气!”

“我没生气,但你怀疑我生气,让我有点生气!”

“哦,你到底气不气?呃……你打吧!”

“算了,看在我在识界里已经打死你的份上,过去的事不计较了。”

“稣并没有觉得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稣一脸懵逼。

姻姻深吸了一口气,说:“不如继续聊聊 AVILab!”

“人工虚拟智能实验室?”

“对,就是周老师的实验室,明天你就可以见到他,你有什么基础问题,我先给你科普。”

“你确定不是稣给你科普吗?虽然稣没有进去过,但这技能是什么,稣想一下就大概明白。”

“意识和记忆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嗯?这不是你研究的领域?AVILab 应该更多是研究代码规则和算法的。”

“不懂了吧!这领域也在 AVILab 研究范围。”

“没事,稣原地想一下,一定说得通!打个比方,稣梦见自己是别人,但意识依然是自己,梦中有一个设定,只开启部分记忆,并插入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样的梦境就可以用于理解两者的区别。”

“是个不错的比喻,但没讲透彻。”

“你说稣现在是失忆的,和做梦的情况差不多,做梦时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可以理解为短暂失忆。但不管现实还是梦境,观测视角都是稣自己,并没有因为记忆而改变。”

“但是外人只能通过你的记忆判断你是不是你,如果你的意识变成另一个人,但他可以读取你的记忆,就能完美回答我的鉴别提问,最终我会认定他就是你。”

“嗯,这是一个大难题,目前我们没给意识制定鉴别码,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如果稣突然死了,换了另一个意识,其实连稣自己也不知道……”

“是的,可以说,人活着主要靠记忆,记忆又是由你做过的事情的总和决定的,所以人生只是自己的总行为的代表。”

“哦,稣不相信人间事决定人的说法,人的本质应该是意识决定的。即使稣现在死掉,稣的意识马上就会出现在另一个新生命身上,不管意识重现花多长时间,宇宙毁灭过多少次,反正这间隔稣感觉不到,稣只知道自己被洗脑重生了。”

“你果然是做这个实验的最佳人选,记得自己死过多少次吗?”

“多到忘!识界的死亡过程是模拟的,真正的死亡也许不会那么孤独难受。”

“那是因为你和识界对抗着,我死过两次,第一次是无感一瞬间在量子地狱醒来,第二次感受到一个玄幻的意境,但没有难受。”

“稣印象深刻的两次过程中都伴随失恋,这可能是孤独难受的原因。”

“你的脑子真好用,这把年纪还能失恋?都是谁?有我吗?”

“谷绵和秦阳,不好意思没有你,稣只记得你很能打,刚刚才重新加深对你的印象,下次说不定有你……”

“秦阳是你第二任老婆还说得过去。为什么有谷绵?”

“她们有些相似的地方……世事难料啊!可能是周老师故意安排的。”

“我觉得有阴谋!”

“不管那么多,明天再说。我们散步回去吧!”

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古董特稣垃,还有方向盘,觉得好久没开过车,想试试。

“姻姻,咱们开车玩玩。”

“开车??”

“这辆古董!手动操作的!”

“呃……没几步路了,你确定要开这破车?我们可以开更好的那种呀!”

“稣就喜欢这种破车!上上上!”

“服了你,不到 200 米你也要开……这种车!”

“咻,咻,咻咻咻!到了。”

“你大费周章摸索完这破车,就为了送我这 200 米?”

“哦,稣听得懂你的暗示。今天大姨夫,不方便……”

“去死吧,又装孙子。滚!”

“再见!”

八哥之神【22】

大学操场

姻姻是稣的初恋,本科时认识,读研时结婚。

有一天在操场散步时,突然狂风大作,雷电劈中我们,她变成暴风女神,而稣变成火娃雷神……但稣不会飞,每次都要她帮忙,才能出去纵火打雷——不,是行侠仗义。时间久了,我们被称为风火情侣。

直到有一天,我们在飞行时,吵了一架,她把稣从高空扔下,砸毁一架飞机,里面 162 人全部死亡。

回到地面,稣变回凡人状态,没人知道是稣砸坏的飞机。稣出席追悼会时,还被人莫名欢迎,内心十分尴尬。

民政局

大妈表情严肃地问:为什么离婚?

稣忍痛问答:家庭暴力、婚内强碱。

大妈生气地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家庭暴力的男……

姻姻打断大妈:我是把他打成猪头了,脸上淤青还在,证据确凿,赶紧办完,我还要去德国读博呢!

大妈:嗯?!嗯……好样的,你要去哪里赌博?最近扫黄扫黑,小心点,姑娘。

姻姻:是读博士!

离别时,稣平静而深情地抱了一下姻姻:“以后再婚,你这暴脾气要改改,别把老公玩死了!”

然后稣痛苦地捂着唧唧吓醒……

所谓现实

稣一醒来就大吃一惊:“怎么竟然……果然是你!”

陈博士:“你超脱后,立刻就昏迷,是受了什么打击?”

“稣可能就是被你吓昏的,陈立姻同学!”

“都几十年了……”

“十年怕草绳吧!听说你也再婚,现在怎么样?”

“丧偶多年,现在一个人。”

“咳,挖坑了……”

谷绵走进医疗室,检查一番:“各项指标都正常。”

“小姐姐,你说的指标应该不包括脑抠疼吧!麻烦送陈博士出去,稣要修复一下受伤的心灵。”

“那好,你先休息,我等你一起吃饭。”陈博士离开。

“圣先生好像很怕陈博士?因为她是你前妻吗?”

“是吧!你不觉得她心狠手辣吗?在识界里,她背后放了稣一枪,又在佛塔里痛扁稣一顿。现实中就更可怕了……”

“哦?怎么个可怕法?”

“家丑不可外扬……不过没结婚前的事情,可以八卦一下!”

“你说吧!我的工作性质你懂的,只会记录在机密档案里,不会外传。”

“她家很有钱,从小惯坏,脾气很大,大学谈恋爱时,凡事稣都让着她,挨打是少不了的。第一次去开房,稣觉得终于能占她点便宜。没想到,惨被她强碱了一百遍,一百遍……”

“哈!”

“这就是傍富婆的代价。”

“哈哈哈……你们太逗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稣严肃地内牛满面。

“惨事都能被你说得这么好玩!”

“你好像并不意外?”

“当然,姻姻姐和我说过,不过她现在应该改好脾气了,先生不必在意过去。”

“姻姻姐……原来你们早就认识!话说,始终是过去,不追究啦。稣在识界里的幻境,遇到秦阳了,下次可以从幻境开始吗?”

“这我不知道,周老师说你有影响识界的能力,也许可以吧!不过秦阳出现的时候,我发现识界出现异常。”

“什么异常?”

“出现三个我!”

“三个你,还是三个稣?”

“三个你……”

“哦,稣明白了,是三个稣!”

“听说我和秦阳长得很像,是真的吗?”

“是啊,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有点怀疑你是周老师用了秦阳的部分基因制造出来的,不仅身材、容貌像,连气味都像。”

“我原本对自己是基因工程合成的身份,并没有太介意,觉得和你们自然人克隆的,差别不大,都不是娘胎出生的。自从知道,自己的基因可能来自哪些人,我就开始迷茫。”

“哦,现在地球人数量只有稣记忆中最多时的 20 万分之一,基因合成其实比克隆现存自然人的方式更先进,这有啥好迷惘的?”

“最初是对父母这一概念的渴望,后来隐约感觉当权者会替我们选择基因,并对不同类型人群区别对待,比如我,现在做的工作,自己是没有太多选择权的。我的未婚夫也是这样,连我们订婚也好像是被安排的。”

“可能真是这样……稣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地位初始值就不低,还能参与科学研究和冒险!但稣相信,宇宙是一个整体,一切联系最终都会被发现。这一切不可能只是闲得蛋疼吧!”

“先生真乐观!也许身份不一样,决定我乐观不起来,我还是很羡慕你的。”

“不悲不喜的状态挺不错的,这也是稣追求的。像稣这样经常体验死亡和失恋,也不一定是好事。”

“这倒也是,我就很怕失恋,死亡就更怕了,让我过先生的生活,还真的没办法。”

“嗯嗯,你的人生也会有自己的意义,不必羡慕别人。稣准备起来赴死了……”

“哈哈,是和陈博士一起吃饭吗?”

“看,你不是挺懂幽默的?多笑,你笑起来很美!”

“先生好像经常这样夸女孩子?”

“是啊,但也不是每个女孩子笑起来都是美的,有的笑起来就像大撒币。”

八哥之神【21】

稣低血糖送医诊治,精神恍惚间只见灯光忽明忽暗,吊葡萄糖的瓶子上爬满恐怖的蜘蛛,旁边坐着叔公。

“乖侄孙,醒醒!”

“饿……叔公?那个佛塔为什么只有 17 层?”

“还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赶紧振作起来,你还要娶两个老婆呢!”

“什么?稣啥时候说过要娶两个老婆的?”稣一发现 bug 就立马精神起来。

“好吧,是三个!”

“烦死,你们为什么老是给稣强加人设……算了,三个就三个。佛塔还有两层去哪里呢?”

“是地下室,里面都是骷髅头,很恐怖,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怎么去?还有这是哪家医院?”

“飞过去,在你的梦境,你无所不能。”

瞬间稣就到达佛塔地下两层,果然全是骷髅头,阴森恐怖,万分可怕,稣不禁怀疑,常年在佛塔不吃不喝的殷离会不会靠吃人维持长生不老?

吓醒之后,赶紧去四层找殷离问清楚。

“你住的这层是第四层,但是在地面看是第二层,所以地下还有两层?”

“是的,你都不上厕所吗?”

“啊?你抢了稣的台词!”

“地下两层就是厕所。”

“吓屎,稣还以为你要把稣饿死,然后吃了。”

“你怎么知道的?”

“呃……难道是真的?”稣瑟瑟发抖。

“是的,你也不是第一个,每个我怀疑是圣小开的人,到这里都会被我弄死,丢掉可惜,顺便就……”

“稣低血糖,头晕……肉都吓酸了,不好吃。”说完拔腿就往塔顶跑,心想只有塔顶能逃出去,从 17 层跳下去也许还能活命。

“喂!笑脸郎……姐姐我刚吃过,吓唬你的,不会吃你的。”

“什么?你在哪里吃的?”

“寺庙厨房呀!”

“不可能,稣试过,这塔就是设计来关人的,没有外人帮忙根本出不去。”

“住持每天 6 点都来请我出去用膳,你这懒猪,每天睡到快 9 点,哪能看到你太太太太太太太太祖奶奶!”

“那明天稣能一起出去吃吗?快饿死了。”

“你起得来吗?我要饿死你,是你自己的想法,我可没想过。”

“谢谢姐姐,明天准时饿醒!看来小稣还有活命的希望,佛法无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稣要刻苦学习佛法。”

当晚,稣随手点燃了殷离给的蜡烛,一心只想学习,忘记她说过,里面有致幻剂。

看红尘冉冉,须臾无间,参遍昙华演幻。

问法珠玄玄,方寸有变,听尽默烛说禅。

这个逼装得不错,甚至还想发朋友圈,可惜手机早被没收……

很快稣就在装逼的快感中中毒身亡,连第二天的早餐都吃不到,倒是在幻境中喝了一杯榴莲西米露!

默烛幻境

2019 年 2 月 9 日,稣独自去梦影看 0 时 10 分午夜场的《流浪地球》,左边隔一个空位的妹纸很眼熟引起稣的注意,这么晚来看电影,应该是单身,所以电影开播前稣直接搭讪了。

“Hello,你看起来很眼熟,是不是也在附近上班?”

“你这个搭讪手法不嫌太老套?”

“稣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 38 万千米远……没事,看电影吧!”

“呆子。”

有一幕男主飞身救妹的场景,明显不符合物理定律,稣不自觉吐槽:“两只飞猪同时着地!”

左边的妹纸听到后转头一笑,充满善意和欢快。

片尾时,稣挪到我们之间的空位,挨着她问:“能认识一下吗?稣是圣小开。”

“秦阳,秦始皇的太阳。”

“这么阳刚的名字?还这么高,不会是变性人吧!”

“你的世界是多阴暗,动不动就怀疑别人?不理你了。”

“不好意思,我们程序员都是这鸟样……稣请你喝牛油果奶昔赔罪吧!”

“这么巧?我就喜欢牛油果!”

“哦,我只知道它贵,比较有诚意,但热量太高,我减肥不敢吃,你喜欢就好。”

“你减肥?不胖啊!”

“将胖恐惧症,你听过吗?”

“没有!不 care,我 167,才 98 斤,还是多吃点,hiahiahia~”

“你是我见过的少数瘦还有胸的美女!”

“这么直接好吗?不会含蓄点?”

“那稣可能会结巴,我们程序员都这么科学看待,大部分时候没啥不好吧!”

“程序员要被你给黑死了……”

“留个联系方式吧,下次看电影就找你。”

“可以呀,科幻大片、心理犯罪之类的都可以,其它什么狗屁爱情文艺片就算了。”

“耶?同道中人!有戏!”

“hiahiahia~”

八哥之神【20】

“佛塔里肯定有一个老头等稣好多年,即将传输百年功力给稣,然后稣立马变成武林高手,把这些撒币和尚打成猪头。”一想到这,稣忍不住在一团漆黑中笑起来。

“笑脸郎,你都被关起来了,还笑得这么开心?”楼上传来一个老太婆沧桑但浑厚的声音。

“额?怎么是女的?”稣内心震惊,急忙问:“佛门清净地,怎么会有女人?难道你是保洁阿姨?”

“不是!贫尼乃本寺创始人,殷离。”

“殷离?难道你就是《天龙八部》里的那位殷离?”

“什么《天龙八部》?你说的是金庸的小说吗?”

“是的,你是古代人?”

“笑脸郎,你搞错了,殷离是《倚天屠龙记》的人物,那不是我,但我确实是古代人,按照当今公历,我出生时间是 1333 年。”

“妖,老妖……婆,你要吓死稣啊!不要开灯!稣不敢看。”

“这里没有灯,上来一层,我这边有些自然亮光。”

“别吓稣,几百岁的人得多恐怖?”

“呵呵,笑脸郎你还真信?都不怀疑我瞎编的?”

“信,你这声音没有几百年功力怎么可能这么恐怖,稣快耳鸣了。而且本寺神秘兮兮,创始人一定不简单。”

“傻小子,这佛塔其实是个歌舞厅,我用功放设备和你说话的,你上来吧!”

“卧槽……你是年轻的美女!殷离?1333 年?”

“是的,没有身份证。”

“要不是刚刚见鬼,稣差点就不信了……说出你的故事,稣很仰慕你,洗耳恭听。”

识界量子地狱

陈博士说:“圣小开骗我自杀,但我并没有回到现实。”

谷绵:“你自杀时的状态码不对,所以无法回到现实,不过性别恢复了,你现在可以选择转世。”

“哪里不对啦,妹纸?”

“性别错误,跳转程序检查状态不对,就拒绝超脱。”

“这不是坑我吗?”

“这个八哥,我们会在下个版本修复。作为补偿,你转世后可以获得 1000 年寿命,我将帮你送回识界主线 1333 年。”

“喂?你玩我呢?公报私仇吗?那么早的时间,啥科技都没有,多无聊啊!”

“我只是个程序,有意见等你超脱后找周老师反馈。再见!”

佛塔神秘四层

“我 23 岁遇到一个叫周易的人后就不再衰老,后来拜少林寺四大法王为师,学了武功和佛法,就到此创建本寺,并一直在佛塔里修行。”

“真无聊!你说的那个周易,好像是稣的大学老师呀!稣刚刚在塔外还很 buggy 地看到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记得陈博士吗?”

“陈博士?难道是……那个秘书年轻漂亮的梗?”

“我就是陈博士。上次是你骗我自杀,结果因为识界设计有 bug,我并没回到现实,这次我等你几百年,我们可以一起超脱了!”

“等等,稣骗你自杀?然后你还真就自杀了?这不可能,稣不是这种人,好死不如赖活。”

“事实就是这样,我思考人生 663 年,加上周易冒出来提醒几次,才都明白的。”

“还是不可能,你肯定先做了啥对不起稣的事情,稣才会骗你,而且这个骗术也太强,稣不认为自己有这能耐!”

“你这小子有完没完?”,殷离姐姐暴打了稣……

只吃硬不吃软的稣,这下遇到克星了,痛苦地问:“好吧,你淫了,额啊!那么……回到现实是指离开寺庙,回到软件园,继续上无聊的班?”

“不是,那个并非现实,我们都在识界里,死后还有更现实的世界。”

“哦,别!稣已经工作好多年,有点存款,加上叔公给的 406 万,现在有 520 万存款,所以稣还不想死!”

“现实世界里,你可是千万富翁,比这区区 520 万多很多,还有特殊身份,比当码农有前途,你还是死了算了吧!”

“天呐,你这寺庙还有专业劝人去死的服务,稣的三观被你们毁光光了。”

“呵呵,那就在此多耗几天,我料你定会想死。”

“不想,不想,稣不想。刚被你打一顿,更不想死了……稣要练功报仇!”

“省省,我这几百年的功力,你是无法企及的。而且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人物设定吗?”

“嗯?你知道什么天机?”

“你这辈子只会被女人打,不可能打得过女人,尤其是我这样的高手!”

“哦……但稣可以增强防御能力吧。”

“就会嘴硬。给你点时间消化,这里没吃的,你要睡觉就上奇数层,这里有 19 层,奇数层都是暗黑无光,偶数层有点自然光,但到晚上都是一样暗。”

“好的,姐姐,你是想饿死稣,明白!”

“拿着。”殷离递给稣一个盒子。

“这是啥?”

“里面是含致幻剂的蜡烛和火柴,你快饿死的时候就点它,可以帮你超脱。”

八哥之神【番外篇3】

听说鲁豫要来采访稣

1. 李怡和吴情是同一个人吗?

不是。性格有点相似,取名自“利益无情”。李怡对应的是大学同学的故事,男主不是作者本人,因为很相关,就一起写了。吴情是作者梦里的人物,演员是作者高中同学。

2. 为什么出现美柚这种现实中的公司?会不会泄露隐私?

  • 什么是现实?能吃吗?
  • 美柚是“美国柚子开发商”的缩写,这是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
  • 全是做梦,甚至偶尔是梦中梦。啪啪啪也是做梦……千万别当真。

3. 出现许效舜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这问题作者也想不通,因为日常生活中根本没有相关事物,莫名其妙就梦见……

4. 释德灵究竟是何方神圣?

原名段郑灵,父姓段,母姓郑,德国土豪,真的娶了三个老婆。不过是在作者梦里……

5. 八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作者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八哥就是 bug,意思是:撩。

  • Can I bug you?
  • I already fell for someone, so please do not bug me anymore.

翻译:

  • 我可以撩你吗?
  • 我已经心有所属,所以请不要再撩我。

6. 为什么好多女角只出现一小会就消失?

  • 春梦易醒,匆匆过客。
  • 抓不出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她溜走……人生就是百年孤寂,大部分时间都在挣扎,谈恋爱哪有那么容易,不是人不对,就是时间不对,还是洗洗睡。
  • 那一夜,冷风小雨,空旷的广场,还飘着一只小海豚,耶问自己在干嘛?稣小心翼翼地回答:一路风雨参禅,即使美人在侧,稣一心向佛,阿弥陀佛……

7. 为什么不描述一下女角的容貌?

梦里黑乎乎的,分辨率也比较低,反正都是不同类型的美女,各位观众喜欢哪款自己套,毕竟作者请不起这么多女演员……

8. 哪位女角最漂亮?

目前出现过的是谷绵最漂亮,不过还有秦阳(女)和若干校花未出场呢!

八哥之神【19】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男人天性追求强大的力量,在见证稣的感知和分析能力后,耶希望能融合这种能力,以使自己更强大。又经历一梦,耶终于变成稣。稣决定不断变强,掌握命运!

然而,融合要消耗很多能量,还需时间消化,一大早的钟声令稣恼火,很想找人打一顿。没错,就是上次想测试的弗智,抓起来打!

“弗智同学,咱们来练练?”

“练?居士何意呀?”

“武功!来比划比划!”

“阿弥陀佛,小僧没见居士练过武,怕误伤居士。”

“没事,稣刚在梦里学了一套西洋拳,你就陪稣测试一下吧!”

“哦?可以吧!居士请出手,小僧不出手,用步法应对就是。”

“卧阔,好大的口气!看稣把你打成猪头!”

咦?怎么打不到……

“再快点!出手太慢是打不到小僧的。”

“不可能啊!躲这么快,你特么拍《黑客帝国》呀?”

“小僧就像一个电子,同时身处多处。”

“量子邪说都来了……难道稣还没醒?”

“你打不到我,你打不到我。”

“没道理,稣已经在观测你了,所以你的位置是确定的。”

“居士要打到小僧时,小僧的位置才是确定的!”

“这个不好玩,咱们换个玩法,你先静止,稣打你,看你是死是活!”

“哈!看小僧的硬气功。”

“握了个叉,打死你!”

“嗯!出拳太远,打到时力道已经不足。”

“哦?那你说要怎么打?”

“寸劲!哇哒,你懂吗?李小龙!”

“没想到你这么专业!看来稣打不过你!”

“小意思,过奖过奖,小僧乃弗字辈第一高手!”

“卧槽……你淫了!”

稣转身要走,不料又是熟悉的背后偷袭。

弗智左手挽住稣的胸,右手拳头在背脊和腰部碾了几下,“居士长期坐着,腰背都不好,需要捣腾一番!”

“呃啊……”稣被整得热汗直流,十分酸爽。看来武术并非稣的领域,还是再试试其它技能吧……

人生原是傀儡,只要把柄在手,一线不乱,卷舒自由,行止在我,一毫不受他人捉掇,便超此场中矣。

“阿弥陀佛,稣还是写代码吧!”说完,心想:“每个月赚几万,再加上叔公给的 406 万,买个车买个房,应该可以娶个老婆吧!”

这时失恋的唐泰九、孟浩多过来叫稣:“居士,住持有请,后山佛塔等候。”

稣整理衣衫,淡定一番,便一念惊觉,直登佛塔。却遇到个陌生人!

“住持呢?”

“我就是。”

“你是住持?那释德灵呢?”

“我就是。”

“你整容了?照着哪个明星整的?怎么有点眼熟。”

“一月三身。”

“别扯了……声音还是一样的,那你还有一张稣没见过的脸?干脆一次见完。”

“我扯!”住持表演变脸,变回上次看到的。

“哇!难道你是四川人?”

“我再扯!”

“嗯?你是周易!”

“然也!”

“周老师,为什么是你?”

“小开,现在老师走后门附身住持,进来救你,你快点醒过来!记住这局醒来的方法是滚下山。”

“什么?周老师你为什么不搞科研,跑来 cosplay 住持?”

“居士,你来了?”

“住持大师叫稣什么?稣刚才产生幻觉了?”

“叫你居士,怎么?有问题?”

“再前面呢?”

“没有了,贫僧入定等居士,刚睁眼开口。”

稣心想:“见鬼!真的产生幻觉……”然后说:“好吧,大师找稣何事?”

“希望居士可以继承贫僧的衣钵。”

“这玩笑开大了吧!大师是认真的吗?”

“认真,居士的法号就叫释德明吧,以后寺庙拜托你了。”

“大师不是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让位于稣?”

“贫僧打算还俗,与家人团聚。”

“咦?大师还有家人?”

“实不相瞒,贫僧在尘世有三个老婆。”

“啥?玩笑开大了!三个老婆?大师上山前,不是送外卖的吗?应该是穷人,怎么能娶三个老婆?”

“居士不记得村里有人娶三个老婆的故事?”

“是有听过,还生了七个孩子……难道真是大师?”

“对,贫僧想体验生活,才去送外卖。遇到释德神后,先是好奇为什么他能终生不娶,随着对大神和佛法了解深入,贫僧认识到娶三个老婆是罪孽深重,于是就在本寺修行。”

“所以大师并非……”稣咽了一下口水,“上次推测失误,还以为大师也终身未娶!”

可怕!这个寺庙不简单……稣被打击得很想滚下山。

“居士很有慧根,考虑考虑?”

“当住持好处是不少,但以后谈恋爱不方便,稣要考虑几年!”

“居士可以先正式剃度,当个名誉住持。”

“还得练几年武功,不然可能会被不服稣的人打死!”

“哈哈,哈哈,居士还是挺有想法的。”

“稣这就回去考虑几年吧!”

“居士请留步!佛塔内有天地灵气,居士还是到里面考虑更快!”说完,稣就被软禁在塔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