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唐僧

昨夜拜访吴承恩,问他:“唐僧那么弱鸡,为什么当领导?”

吴老回答:“西游师徒四人其实是一个人的不同时期。比如唐僧是已婚中年男子的代表。”

吓醒后,稣发现真是这样!唐长老炼的是情,和已婚中年男子需要修炼的劫是一样的。

再一想,其实唐长老是这方面的优秀人才!

西游一路戒色,尤其令人惊叹的是:对女儿国国王的不动心,并加以利用。

即使遇到前世情人,金鼻白鼠精也只是病了三天。

白鼠精用一首诗表白情意:

夙世前缘系赤绳, 鱼水相和两意浓。 不料鸳鸯今拆散, 何期鸾凤又西东! 蓝桥水涨难成事, 佛庙烟沉嘉会空。 着意一场今又别, 何年与你再相逢!

唐长老也难得一见意志不坚定一次,给唐太宗写了一封信:

僧病沉疴难进步, 佛门深远接天门。 有经无命空劳碌, 启奏当今别遣人。

这两首诗就是在呼应,唐长老的诗,很明显是一个失恋男子的自白。

然而病完这三天,唐长老还是恢复坚定的信念,最终历劫成佛!

唐僧果然是稣的偶像,走出失恋,居然比稣还快!你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