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26】

耶要投胎

“你已经把耶带出识界,耶想投胎。”

“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你太理性了,耶比较感性,咱两混合在一起将长期互相克制,永无宁日。”

“稣也觉得被你影响了。稣第一次见谷绵时,心里闪过一丝好感,但很快就消失,融合你之后,再次见她,感觉居然变得很强烈。”

“是的,耶就是喜欢她这款的。”

“那你想怎么样?”

“耶希望投胎当她儿子。”

“你怎么会有如此奇葩的想法?”

“耶觉得她性格和耶在识界里的妈妈很像,而且她有老公不是吗?你让周老师把耶设定为她儿子。”

“万一她怀的是女儿呢?”

“设定都可以改,不是吗?实在不行,当女生也可以,反正耶是很感性的人,也许更适合做女生。”

“失去你的稣,又会变得很理性,仁义惨然,情深不寿,稣只会记得有过你,但不会怀念。”

耶:

生平少年日,分手易前期。 及尔同衰暮,非复别离时。 勿言一樽酒,明日难重持。 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

稣:

形影一朝别,烟波千里分。 欲寻相思处,皆是梦中痕。

吓醒。

谜中人,幻中身

“周老师,稣需要你的帮助。”

“小开,你终于提要求了!”

“稣以前很少提要求吗?”

“是啊,你以前说过只喜观测,不爱直接干涉。难得你需要帮忙,说吧!”

“稣从识界测试版里带出了一个意识,他打算在这里投胎,你能帮忙吗?”

“我们目前还没这个技术呢!”

“你不是可以随意操控这个识界?”

“你听谁说的?”

“某个校花,她说是你临时把她性别从男改为女的!”

“嗯?我啥时候干过这事……她脑子错乱吧?”

“哦……稣明白了,你神经病?”

“严肃一点?那些脑残随便说说你也信,老师怀疑你也脑残了!你快躺下,让老师亲自检查一下!”

“不用,吧……所以,周老师在这个识界是没特权的?”

“有特权,但不是你想的那么离谱……临时变性,这个能做到,大约是把男人的脑移植到女人身体,这代价太高,我不会找个真正的女人?”

“好烧脑呀,稣就问一句:你能不能动动脑就把别人变没了?”

“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吗?”

“对对对,就像《黑客帝国》那样,先把稣变成武林高手。”

“这当然……不行!我们都没有这个识界的直接控制权。”

“那你还说这个识界不是现实,既然是虚拟的,必然有办法控制。”

“我相信这不是现实,但还没证实。”

“咳,真神……经……,原来稣被你骗了!看来在这里不能随便死!”

“赫赫,小开!老师没骗你呀!你去过好几次识界测试版,在里面你怀疑过其不是现实吗?”

“确实没有怀疑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只有出来才知道那是虚拟的!难道说……”

“没错!测试版还有很多 bug,等我们修复得很完美,就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没有差别了!虚拟机中的虚拟机,还记得吗?”

“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做出完美的虚拟世界,那么就能间接说明,我们以为的这个现实也可能是外层世界虚拟的?”

“没错,所以老师一直称这里为识界!宇宙套宇宙,无穷尽也!”

“稣一生都觉得被观测而放弃做很多事,难道真是识界外面有人在观测我们……”

“回到你的问题!能从测试版里带出其它意识,说明你在测试版里已经快成神了。但在这里,我们将它取出有很大风险,你可能会死掉。”

“是用纳米机器人到脑子里去复制数据?”

“可以这么说,更准确地说是消除!测试版里的意识本身就是数字化的,我们可以把测试版里的任何人复制到这里来,但你脑里的那个意识还会存在。消除他可能导致你脑死。”

“原来如此,稣可以理解为自己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病毒吗?”

“哈哈,请神容易送神难,杀毒有风险!具体你可以请教陈博士。”

“好吧!稣会找她聊聊。说到她,稣有个疑问——为什么她可以在测试版里生活几百年?时间不对等了?”

“很简单呀,系统里本来就有这么个人,在合适的时间将意识替换为陈博士,陈博士继承了那个人的记忆,就以为自己生存了几百年。”

“系统维护时,是不是会导致时间和现实不对准?”

“识界测试版的场景其实不大,系统的量子处理器是有冗余能力的,可以加速运行。比如我们暂停系统一个小时,再继续运行,但系统里的万物并不会感知到这个暂停,继续运行时,我们可以加速运行,来追上这一个小时的落后,但系统内部都不会感觉自己是加速运转的。”

“明白了,稣在识界测试版里看着时钟,如果在外部暂停,这个时钟停了,稣的脑子也停了,所以稣并不会知道时钟停了;在外界加速,稣也被加速了,所以稣看那个加速的时钟也不会觉得它变快。”

“Bingo!物理上变快,逻辑上并没有变快。”

“果然宇宙众相都可以虚拟,这太可怕了!”

“2024 年,量产的电子芯片处理能力就已经可以模拟一个人的所有思维活动。现在的量子计算机模拟你和陈博士两人看到的范围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模拟整个宇宙!”

来时糊涂去时迷

“姻姻,稣在识界测试版感染了意识病毒,你能杀毒吗?”

“能呀,来一炮就好了,我现在这身体还是处……”

“你……不行啊,虽然很想,但是,现在的稣到底是谁,不能便宜了病毒。”

“便宜!原来你还有把我当一回事哈!”

“天才博士,你还是说一下靠谱的方案吧!”

“可以是可以,但你干嘛老是找死!我现在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很惨。”

“哦?稣现在挺好,有啥惨的?”

“记得第一次是怎么进入识界的?”

“66 年前,稣被妈妈生下来?”

“不是,我说的是那个模拟的识界。”

“哦哦,你和周老师叫法不一样。第一次是因为穷,出来找工作,然后就找到这里的实验工作了。”

“不是这样,你一直在这里工作,之前我们研究用纳米机器人完整复制人脑,用的都是将死之人的脑,测试三百多名试验对象后,我们决定活人试验,周老师是第一人。我们成功复制了他的意识,但是记忆却没有复制完整,他就脑死了。”

“等等……现在这个周老师是怎么回事?”

“我们又按周老师的计划,克隆了他,并成功将意识和部分记忆导入。加上他本身是喜欢写日记的人,从自己的日记里复习过去的自己。”

“牛逼牛逼!稣也喜欢写日记,事后从日记里只会看到理性的结果,当时的情绪荡然无存,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复习方式。”

“你就是第二个活人试验对象,也一样成功复制意识,记忆却不全,甚至错乱。”

“吓得稣打算回去多翻翻日记。不过身体都能丢,记忆也一样,丢了就丢了,没啥。”

“我这里有个实验对象惨死的视频你要不要看?”

“稣胆小,不敢看……”

“是你自己哦!”

“那就看一眼吧!”

“是不是很惨?”

“这老头是稣?”

“自己都不认得了,失忆真严重!这是你第一次进入识界前的身体,娘胎出来的,第一次醒来时,换了身体。”

“所以稣是第一次进入识界时被复制的?”

“是的,你还记得自己有特殊身份吧?”

“记得,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稣觉得自己还很穷,也没什么特权。”

“你的特殊身份是——被备份意识者!”

“呃,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卵用……”

“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没用。只有对你自己和科研有用。简单地说:你永远死不了。”

“就像轮回投胎之类的邪说?”

“差不多,不管你怎么死,AVILab 都可以随时复制出你来。如果不小心丢失记忆,那也是失忆的你,不是别人。”

“有点明白了,即使把稣的脑细胞切掉一部分,稣还是稣,但记忆却可能受影响!”

“是的,正常人每时每刻都有脑细胞死亡,并不会改变他们的意识,只有死掉太多,才失去意识。”

“意识和基因有关吗?”

“有关,但不全等。克隆一个你,基因都一样,但意识并不是你。”

“所以稣现在的身体是克隆出一个新的人,再将这个人的意识变成稣?”

“是这样的。冰库里还有好几具你的克隆体,一旦你进入识界死亡,就启用他们。”

“所以,稣进入识界不止杀死自己,还杀死了培养的那些克隆体的意识!”

“你明白了!这就是我不希望你再进去的原因。”

“你现在这身体也是进去、出来的结果?”

“你很敏锐。识界的立项有两方面原因,第一是周老师认为整个宇宙都是模拟的,第二是我们在复制人脑时,要让身体休眠,人脑不活跃会以为自己死了,我们试验性地将复制过程连入识界,发现死亡率因此大大降低。”

“这就像做梦?人睡眠时,大脑害怕自己死掉,偶尔会让身体抽搐一下,或者让潜意识出来玩玩,造个梦之类。”

“对,醒来就会以为是复制过程做的一个梦。”

“姻姻,感谢你成功让稣觉得自己很惨!不过死亡前的那些痛苦,稣确实都记不住,还好,不然得天天吓醒。”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

“你似乎没失忆?”

“对,我复制的时候,技术改进,大 bug 解决了,我是第三个实验对象,也是第一个没有明显失忆的。”

“所以,痛苦的人是你吧?稣的痛苦吓醒就没了。”

“也是,死者不苦生者苦,七情六欲奴役的是活人。”

“但是稣还是觉得很可怕,死不了,太孤独了!哪天活腻了,过几天又被复制出来……这效率比转世投胎高太多,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穷无尽,说起来好像很无聊。”

“这话好像不应该是你说的!你以前不是想当神吗?”

“哦?稣以前告诉过你什么?”

“你说总有一天,你会变成只有意识在世间飘荡,永远冷静观测,却不去触碰,这就是你定义里的——神!”

“嗯?好像有点印象,这话稣和秦阳说过,她说稣的理想很神奇。”

“你确实是个神奇的人。不过我一直纳闷,你和秦阳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像你这样的人,世间应该没几个女人能受得了。”

稣陷入了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