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28】

前情提要

《八哥之神【27】》主要在回忆稣和秦阳怎么谈恋爱,然后于 2019-06-18 注册结婚,由于记忆并不全,还泄露天机,所以被跳过……

治病

陈博士:“原来秦阳是这么强大的心理学家!难怪受得了你。我以前问你,都不说,现在变年轻,话也多了,哈哈。”

“是意识中毒,还是这个身体有八哥?”

“应该不是,我看过你的复制日志,没什么异常。应该只是还没适应年轻身体的激素水平。”

“有道理!稣倒是忽略了这点,所以早上梦见的感性版自己其实是稣的潜意识?”

“按照你之前的风格,感性的人格更可能是你的显意识。我研究过你的基因,你的神经网络复杂程度远超常人。”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天生就是很感性的人,对痛苦特别敏感。”

“听起来很不幸……稣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的潜意识又特别理性。我们结婚那会儿,你称自己这体质为圣魔神胎,特别喜欢装神弄鬼假装自己很冷酷,但偶尔看到苦情剧又哭得死去活来。”

“嗯?你确定没有记错老公?稣有这么弱?”

“我第二任丈夫是警察,才没你这么神经兮兮的。”

“不会长相就是识界里的那位洪警官吧!”

“就是。”

“咳,挺帅的,比稣帅多了,恭喜。”

“人死不能复生。除了我们三个。还是聊你吧。大灭绝之后,你就靠理智的潜意识支撑,一心做科研。这有你的照片。”

“emm,清瘦小脸的道家风范,配合佛家的头型,穿个拖鞋一心搞学术,果然是仙风道骨的老头。和稣现在不太像,这身体是不是有改良过?”

“嗯,去掉了明显的遗传病基因,一切以健康为要。我也是这样。”

“也就是说,现在的稣因为记忆丢失,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劫,身体还没进入潜意识理性完全压制感性的阶段,甚至还想谈恋爱?”

“可以这么说。毕竟年轻嘛!失去的可以重新体验。”

“怎么感觉是由神变成人的过程。稣以前应该早就谈过很多次恋爱,练就九恋神经和九转灵心,不再动情,所以能一心科研。现在是变年轻了,但同时也是退步。而且再活一次,也很浪费时间,人间也就些破事,不值得再次体验。”

“你确实回滚到年轻时的奇葩想法了。”

“也许吧!可能完全不要记忆,重新来一遍的话,稣不会这么不屑。”

“日子总是要过的。你也一直说自己怕死,好死不如赖活。”

“那是以前了。稣现在知道自己永远死不了,还可以定制身体……好奇能不能类似投胎那样,就不要复制记忆了。这个问题稣高中就想过无数次,差点为此跳楼重启。还有更好奇的是,复制两个稣出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死开,你这种不珍惜记忆的病,只要生个小孩就能治好,没好的话,就再生一个。然后你好奇的第一个问题,只要你愿意是没问题的,但记忆也挺宝贵的,是一种传承,重新学习一遍也浪费时间。你要是决定不要记忆,别人就会当你是另外一个人了。第二个问题,周老师说识界里有答案。”

“你不是丁克主义吗?说得好像你生过……所以,还是得再进去。其实,稣觉得识界比现实好玩多了。”

“是你失忆,还没适应这里和这个时代。晚上去我家吃饭吧!”

“你家?卧槽,头有点痛。你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得馨,小你九岁?”

“得馨?大灭绝时,她在洪空旅游,没了……怎么?你把她记成是我妹?”

“只是突然记起来,难道她不是你妹吗?”

“当然不是,她是你妹。”

“稣好像想起来了,有一天老妈叫稣和弟弟开会,说我们有个妹妹叫得馨,刚刚洪空大学毕业。稣问老妈,是干妹妹?她说是亲的。”

“这可能是你在识界里的记忆,现实中你没有弟弟。”

“是这样?你有证据吗?”

“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复制记忆时是连入识界的,复制过程出 bug,你可能就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现实了。你可以去翻翻自己的 Moment,30 年前你天天写日记,一定有证据。”

“记忆是不可靠的,这个稣懂。稣的记忆里,童年有一幕,明月夜,一只狼在猪圈长啸,十分真实,但又不太可能,至今分不清是真是假。稣先去翻翻自己的过去,下班你叫稣。”

识界暴走记

稣曾诅咒识界的爱情充满嫉妒和猜疑,这一诅咒感动了周易,周易一把将稣推进识界,让稣受自己诅咒一吓醒。

稣又光荣地回到识界,70 多亿人类,过着表面幸福但无趣的生活,大多数人甚至认为灭霸是坏人。

2037 年,灭霸打了一个响指,现实地球人只剩 20 万分之一。

灭霸是谁?稣只认识泥巴娃。

然而,这关稣什么事?稣只是来观测的,顺便暴走,即使已经 23:58 稣依然在暴走。

三个坏人拦住稣,稣抢问:“你们不怕稣?”

“好怕呀,小姑娘,快来安慰安慰哥们。”

稣心想:“什么,这次进来变成女人了?没事,熊海市治安很好,他们不敢怎么样。”于是稣对这三个撒币说:“其实稣是男人,想打架的话,你们会被打成猪头。”

坏人A:“我还是程序员呢!你以为自己是女装大佬?”

坏人B:“就是,胸这么大,浑身都是女人味,怎么可能是男人。”

坏人C:“这么晚还出来,不知道阴都很危险吗?”

稣心想:“这里居然是阴都?为什么他们讲的是汉语?”危险时刻,稣记起原来自己在模拟绯红女巫……一瞬间这三个坏人被压缩成三牙白象。

吓醒。

富婆家

原来富婆换装时,稣躺在富婆家一套 60BSV5 的沙发上睡着了……

BSV5(Bitcoin Su's Vision version 5) is the real Bitcoin.

想起刚刚进门的一幕,“陈博士的管家都这么年轻漂亮吗?”

管家:“我是机器人。”

醒来,稣问管家:“你家主人整个身体都换了,指纹、声纹、脸纹、虹膜全变,你是怎么认定她是原来的主人?”

管家:“她的记忆没变,通过私钥重置这些生物特征码!”

“原来密码还是有点用的!稣今天就尝试好多方法,终于把自己的 Moment 密码破解了……”

姻姻:“吃饭了。”

“就咱俩?”

“机器人是不用吃饭的。”

“吃到穷的雪花牛排、连续吃 21 天也不放弃的 21% 藜麦面、苦瓜炒蛋、蒸青红黄椒、地瓜叶、鲍鱼鱿鱼母冬瓜汤、紫菜海蛎汤、蔬果沙拉,好熟悉的感觉……仿佛年轻了 30 岁!”

“呵呵,你喜欢就好,是真的年轻 30 岁!”

“喜欢,比平时吃的虫蛋白好多了。这个地瓜叶是真的地瓜叶吗?”

“当然是真的,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秦阳能把空心菜炒成地瓜叶,稣实在吃不出差别来。”

“机器人可能没有这本事。”

“这是苦瓜炒鹅蛋?”

“是戛纳达黑天鹅。”

“窝阔,逼格太高了!”稣内牛满面,“你一定知道稣很多事情!”

“怎么突然这么说!”

“这些菜不是你喜欢的风格,只有苦瓜炒鹅蛋放了点小辣椒,勉强算是你喜欢的,很显然这是特别为稣准备的。你要不是稣前妻,稣一定会怀疑你想撩稣。”

“是前妻就不能撩了?”

“你看稣看你的眼里有好奇吗?”

“有一点点,没有咱们刚认识时那么好奇。”

“有害羞吗?”

“好像没有,但有点呆萌。”

“所以,不来电,没啥好撩的……”

“有理性的喜欢就行,感性的喜欢可以培养。这是你自己说过的。”

“有道理,稣记得自己一直是这么做的。如果是先感性喜欢上一个人,一定要克制,因为可能会严重高估对方,走太快容易受到赢者的诅咒。就像一些童星,太早成名,后面却过不好。”

“赢者的诅咒是一方面。感性喜欢的底层逻辑是为了生殖,很容易生完就想离婚。生儿育女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两个人还要在一起很久,亲情和理性的喜欢才是长久的。这还是你自己说的。”

“emm,如果稣打算第三次结婚,现在的你是最佳人选。”

“有但是吗?”

稣呆了 14 秒,思考“姻姻是秦阳的概率有多大?不可能。有秦阳记忆的概率有多大?也不可能,秦阳并没有接入过识界。唯一的可能就是,稣以前自己告诉她的。”,然后回答:“没有!但稣还没打算结婚。”

“哎,你这负心汉,你还是老头,我还是老太婆时,是谁说 2049 年 6 月 18 日要娶我的?”

“难道稣说过?”

“七老八十的,说要一起过日子,还能假?我可是全信。你现在脑残了,不想负责?出来还喜欢别的小姑娘,要不是我修为变高了,你现在肋骨要断两根。”

“呃,稣真的不记得……但是被你吓一吓,已经有心动的感觉了!呼吸困难。”

“吃完去玩游戏,看电影,还是散步?”

“散步吧,你这富人区,稣得参观一下。”

“失忆真好,又新鲜一遍。先带你去水底世界看望那只认识你的罗德侯鲸。”

“罗德侯,是名字?”

“不是个体名字,是物种名字,你见到就明白了。”

水底世界

稣童年时,经常梦见池塘里有鲸,流向大海的河里有怪鱼。梦里的情节可能来自上辈子在水里生活的记忆,反复播放好多年。见到罗德侯鲸的时候,吓醒了,就是这只!

富人区居然养了一只罗德侯鲸……据说老年版稣常来看它,以致它已经认得稣。然而年轻版的稣直接被吓得热汗直流。

“它已经不认得咱们了,不然平时它是很热情的。”

“可怕!它是稣的噩梦!”

“嗯,知道,所以你以前经常来看它,就是为了脱敏。”

“你说,很久以前,也许在其它星球,会不会稣的意识在一条这样的怪物脑子里?”

“不太可能,你的意识很复杂,这类低等动物很难承载。”

“那还好!稣就怕,要是自然产生,下辈子会不会变成屎坑里的虫子,那就太不幸了。”

“这个你可以不用担心,能产生你的意识的生命,一定很高等,也很聪明。”

“不一定很聪明吧!比如基因不好、营养不良、发烧烧坏脑子啥的,意识和这些都无直接关系,低等动物也有意识,不是吗?只是他们的处理能力比较差而已。”

“意识和各种神经元的数量、组合、连接参数有关,比如一只猪,就没你这规模,你就不会是猪!”

“把人脑移植到猪头上呢?”

“哈……别发神经了。”

“稣很认真,这真的太可怕了。如果把稣的意识放到机器人身上,机器稣会认为自己是有意识的生命,和人类没差别,但别的人类,会说:你只是个机器,谁在乎你?”

“你又来了……其实就算是个人,也有很多人会说:你只是个穷人,谁在乎你?”

“你只是个人,谁在乎你?”稣和姻姻异口同声地说。

“宇宙真理、人生至道,都是可参可悟而不可描述、不可行的,别想这些永远没答案的事啦!已经没很饱胀,咱们去玩摩天轮吧!”

“别,稣怕吐……”

“怕啥,我照着你!Go!”强行拉着稣去了。

“稣与罗德侯鲸彼此不相认了,你不觉得这很悲伤吗?稣要静静地怀念这段感情……”

“呆子,还是这么胆小,就玩个摩天轮,废话这么多?”

“稣怕出八哥。”

“放心吧,这是富人区,设备精良,很安全。你看那边孩子挺多的,他们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啥?”

“稣 66 岁了……而且这游戏用 VR 模拟也可以体验不是吗?还更安全!”

“再拖拖拉拉,我打你哦!”

摩天轮

太好玩了……也就玩了四次。

“有钱真好!安全可靠,即使是容易观测到八哥的稣,也没玩死。”

“你老那么拘谨,怎么能体会到有钱的快乐?”

“哈,稣主要是穷。你还记得读研的时候,你要玩这个,稣死活不敢上吗?”

“记得,那时候你太弱了。”

“不仅仅是怕吓死,还因为发现自己钱没带够,又不好意思让你出。”

“原来如此。所以你那时候给我买了票,让我自己上去玩。你不知道我很有钱吗?可以 AA,不就够了?”

“穷人都比较爱面子,稣后来上了温饱线后,就都 AA 制。”

“你现在很有钱了,只是习惯喊穷而已。”

“真的吗?稣也希望自己很有钱,不过钱在哪里呢?”

“你至少有 5000BSV5,这是 AVILab 分的,其它肯定还有很多。”

BSV5(Bitcoin Su's Vision version 5) is the real Bitcoin. Very 值钱。

“哦?但是稣不记得私钥……”

“嘻嘻,没事,你是很谨慎的人,复制记忆前,一定有备份,慢慢找,反正你不缺钱。”

“突然觉得,有个老婆一起管钱也挺好的,稣可能弄丢了 5000BSV5!”

“看来你是真不记得!你复制记忆前,用古老的方式备份私钥——把 24 个 BIP39 助记词写给我了。”

“哇哦!那你会还给稣吗?富婆!”

“回家再说!我买了一张 100BSV5 的床,你肯定会喜欢。”

“嗯?回家?稣又要被骗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