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盗·钱非盗

《#诗盗#·钱非盗》:寒门树人江海古,壕无人性三代富。向钱偶提人间道,一男一女一房奴。

注解

改编自霹雳角色“刀剑·剑非刀”/“道剑·剑非道”的诗号。

悟来时见江海古,苍涯寻遍谒玄门,向道偶题人间世,一笛一剑一昆仑。

诗盗·万丈云霾

《#诗盗#·万丈云霾》:海天一色雾兼尘,稣立高楼入云身。天气预报当作雨,可怜治霾尚无人。

改编自霹雳角色“名剑无名倦收天”的出场诗。

江天一色无纤尘,
鱼龙潜跃观道身;
天人焉有两般义?
道不虚行只在人。

注解

雾霾天,稣在 28 楼“看风景”有感而作。

倦收天的出场诗为拼凑诗,前半段改自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由景入情,阐述道之无所不在;后半段则取自邵雍《观易吟》末联,将作者对易经的理解,转化为角色对道的领悟。诗中刻意将天、道、人等三字重复,强调倦收天对三者的重视,认为天人入道、缺一不可,藉此彰显倦收天的道学修为与领悟。

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宋代诗人邵雍的《观易吟》:

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天向一中分体用,人于心上起经纶。
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诗盗·2012

《#诗盗#·2012》:难忘纷纷壬辰年,千劫荡荡末日天,商家大发灾难财,骚年一月双人斩。待到冬至曙光现,多少春宵不知年。

改编自霹雳角色“照世明灯慈郎”的出场诗。

难定纷纷甲子年;千魔荡荡白阳天;
苍天旨意著书命;诸子虔诚扶道颠;
佛灯点亮华光现;一线生机救末年。

诗盗·研读大股哥

《#诗盗#·研读大股哥》:苦逼赚钱,钱上几番辛酸?股市无须计苍生,纵金银保值,一跌狗屎,屌丝还存银行。

改编自霹雳角色烟都大宗师“古陵逝烟”的诗号。

冷灯看剑,剑上几番功名?
炉香无需计苍生,
纵一川烟逝,万丈云埋,
孤阳还照古陵。

诗盗·碉堡的机机

《#诗盗#·碉堡的机机》:身长长机机,一机装二逼。云端通讯录,网络三四G。

改编自霹雳角色“御天荒神六铢衣”出场诗。

身披六铢衣,
御宇藏真理。
云中封神路,
紫薇降天启!

注解

身长长机机:身上长着很长的机机。
一机装二逼:一个机机就可以装两个逼,不管是装牛逼还是撒逼,简直易如反掌,果然是装逼利器!
云端通讯录:现在的智能手机都可以把通讯录备份到云端。
网络三四G:支持 3G、4G,各种制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