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23】

2048 餐厅

稣好奇地问:“你变性啦?”

姻姻回答:“你是说在识界里?”

“不是,稣是纳闷你怎么只点一道菜!以前你不是喜欢点一大堆,都吃不完,而且还会加超辣……”

“早改啦,我在识界里生活将近千年,很多事情都看透了。这道恩来一品汤,荤素搭配合理,不辣的,应该适合你。”

“嗯……你都快变成白素贞了。服务员,来份菲力七成熟,不加酱。”

“菲力牛排你吃了 40 多年有吧!还不腻吗?”

“又不是天天吃,每周一两次,稣可以吃一辈子。”

“这么说,你倒是没啥变化,还是中二。”

“还好吧,应该更二了……你变化比较大,刚吓醒时,要不是看你工作装上的名字,稣可能都认不出来,脸小了,五官更精致。”

“嗯,我选择基因改良方式换的身体,原来 171cm 的身高不适合脑力工作者,还容易关节损伤,现在袖珍点但更健康,省很多麻烦。”

“难怪,稣觉得从外观看起来,你杀气没有以前那么重……”

“底层逻辑还一样,现在不容易生气,但你要是惹怒我,还是一样的解决方式。”

稣咽了一口汤:“不敢。”

“聊正题吧!你知道自己失忆吗?”

“原来还有正题?有怀疑过可能部分失忆,但没找到证据。”

“识界的软件部分是你参与开发的,我则参与神经接入的部分。”

“所以稣应该很熟悉这个识界,并可能留有彩蛋,等着稣去开奖……但是,真的毫无印象。”

“周老师说你迟早会想起来的。”

“是时候见周老师了吗?”稣想起周老师那张呆滞残念的脸,其实并不是很想见。

“很快。”

“所以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那就不操心了,聊点别的吧!”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这个问题稣还没想明白。”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啥不明白?”

“喜欢到底是什么?”

“你又来了……记得你以前经常找不到人就怀疑外星人绑架,东西丢了就觉得掉进时空隧洞,不管什么事,你怀疑的方向总是那么奇葩。想跟你好好说点话,你又问一堆小孩子气的问题。”

“稣真的想不明白啊……你千万别生气!”

“我没生气,但你怀疑我生气,让我有点生气!”

“哦,你到底气不气?呃……你打吧!”

“算了,看在我在识界里已经打死你的份上,过去的事不计较了。”

“稣并没有觉得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稣一脸懵逼。

姻姻深吸了一口气,说:“不如继续聊聊 AVILab!”

“人工虚拟智能实验室?”

“对,就是周老师的实验室,明天你就可以见到他,你有什么基础问题,我先给你科普。”

“你确定不是稣给你科普吗?虽然稣没有进去过,但这技能是什么,稣想一下就大概明白。”

“意识和记忆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嗯?这不是你研究的领域?AVILab 应该更多是研究代码规则和算法的。”

“不懂了吧!这领域也在 AVILab 研究范围。”

“没事,稣原地想一下,一定说得通!打个比方,稣梦见自己是别人,但意识依然是自己,梦中有一个设定,只开启部分记忆,并插入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这样的梦境就可以用于理解两者的区别。”

“是个不错的比喻,但没讲透彻。”

“你说稣现在是失忆的,和做梦的情况差不多,做梦时一开始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可以理解为短暂失忆。但不管现实还是梦境,观测视角都是稣自己,并没有因为记忆而改变。”

“但是外人只能通过你的记忆判断你是不是你,如果你的意识变成另一个人,但他可以读取你的记忆,就能完美回答我的鉴别提问,最终我会认定他就是你。”

“嗯,这是一个大难题,目前我们没给意识制定鉴别码,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如果稣突然死了,换了另一个意识,其实连稣自己也不知道……”

“是的,可以说,人活着主要靠记忆,记忆又是由你做过的事情的总和决定的,所以人生只是自己的总行为的代表。”

“哦,稣不相信人间事决定人的说法,人的本质应该是意识决定的。即使稣现在死掉,稣的意识马上就会出现在另一个新生命身上,不管意识重现花多长时间,宇宙毁灭过多少次,反正这间隔稣感觉不到,稣只知道自己被洗脑重生了。”

“你果然是做这个实验的最佳人选,记得自己死过多少次吗?”

“多到忘!识界的死亡过程是模拟的,真正的死亡也许不会那么孤独难受。”

“那是因为你和识界对抗着,我死过两次,第一次是无感一瞬间在量子地狱醒来,第二次感受到一个玄幻的意境,但没有难受。”

“稣印象深刻的两次过程中都伴随失恋,这可能是孤独难受的原因。”

“你的脑子真好用,这把年纪还能失恋?都是谁?有我吗?”

“谷绵和秦阳,不好意思没有你,稣只记得你很能打,刚刚才重新加深对你的印象,下次说不定有你……”

“秦阳是你第二任老婆还说得过去。为什么有谷绵?”

“她们有些相似的地方……世事难料啊!可能是周老师故意安排的。”

“我觉得有阴谋!”

“不管那么多,明天再说。我们散步回去吧!”

稣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古董特稣垃,还有方向盘,觉得好久没开过车,想试试。

“姻姻,咱们开车玩玩。”

“开车??”

“这辆古董!手动操作的!”

“呃……没几步路了,你确定要开这破车?我们可以开更好的那种呀!”

“稣就喜欢这种破车!上上上!”

“服了你,不到 200 米你也要开……这种车!”

“咻,咻,咻咻咻!到了。”

“你大费周章摸索完这破车,就为了送我这 200 米?”

“哦,稣听得懂你的暗示。今天大姨夫,不方便……”

“去死吧,又装孙子。滚!”

“再见!”

八哥之神【22】

大学操场

姻姻是稣的初恋,本科时认识,读研时结婚。

有一天在操场散步时,突然狂风大作,雷电劈中我们,她变成暴风女神,而稣变成火娃雷神……但稣不会飞,每次都要她帮忙,才能出去纵火打雷——不,是行侠仗义。时间久了,我们被称为风火情侣。

直到有一天,我们在飞行时,吵了一架,她把稣从高空扔下,砸毁一架飞机,里面 162 人全部死亡。

回到地面,稣变回凡人状态,没人知道是稣砸坏的飞机。稣出席追悼会时,还被人莫名欢迎,内心十分尴尬。

民政局

大妈表情严肃地问:为什么离婚?

稣忍痛问答:家庭暴力、婚内强碱。

大妈生气地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家庭暴力的男……

姻姻打断大妈:我是把他打成猪头了,脸上淤青还在,证据确凿,赶紧办完,我还要去德国读博呢!

大妈:嗯?!嗯……好样的,你要去哪里赌博?最近扫黄扫黑,小心点,姑娘。

姻姻:是读博士!

离别时,稣平静而深情地抱了一下姻姻:“以后再婚,你这暴脾气要改改,别把老公玩死了!”

然后稣痛苦地捂着唧唧吓醒……

所谓现实

稣一醒来就大吃一惊:“怎么竟然……果然是你!”

陈博士:“你超脱后,立刻就昏迷,是受了什么打击?”

“稣可能就是被你吓昏的,陈立姻同学!”

“都几十年了……”

“十年怕草绳吧!听说你也再婚,现在怎么样?”

“丧偶多年,现在一个人。”

“咳,挖坑了……”

谷绵走进医疗室,检查一番:“各项指标都正常。”

“小姐姐,你说的指标应该不包括脑抠疼吧!麻烦送陈博士出去,稣要修复一下受伤的心灵。”

“那好,你先休息,我等你一起吃饭。”陈博士离开。

“圣先生好像很怕陈博士?因为她是你前妻吗?”

“是吧!你不觉得她心狠手辣吗?在识界里,她背后放了稣一枪,又在佛塔里痛扁稣一顿。现实中就更可怕了……”

“哦?怎么个可怕法?”

“家丑不可外扬……不过没结婚前的事情,可以八卦一下!”

“你说吧!我的工作性质你懂的,只会记录在机密档案里,不会外传。”

“她家很有钱,从小惯坏,脾气很大,大学谈恋爱时,凡事稣都让着她,挨打是少不了的。第一次去开房,稣觉得终于能占她点便宜。没想到,惨被她强碱了一百遍,一百遍……”

“哈!”

“这就是傍富婆的代价。”

“哈哈哈……你们太逗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稣严肃地内牛满面。

“惨事都能被你说得这么好玩!”

“你好像并不意外?”

“当然,姻姻姐和我说过,不过她现在应该改好脾气了,先生不必在意过去。”

“姻姻姐……原来你们早就认识!话说,始终是过去,不追究啦。稣在识界里的幻境,遇到秦阳了,下次可以从幻境开始吗?”

“这我不知道,周老师说你有影响识界的能力,也许可以吧!不过秦阳出现的时候,我发现识界出现异常。”

“什么异常?”

“出现三个我!”

“三个你,还是三个稣?”

“三个你……”

“哦,稣明白了,是三个稣!”

“听说我和秦阳长得很像,是真的吗?”

“是啊,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有点怀疑你是周老师用了秦阳的部分基因制造出来的,不仅身材、容貌像,连气味都像。”

“我原本对自己是基因工程合成的身份,并没有太介意,觉得和你们自然人克隆的,差别不大,都不是娘胎出生的。自从知道,自己的基因可能来自哪些人,我就开始迷茫。”

“哦,现在地球人数量只有稣记忆中最多时的 20 万分之一,基因合成其实比克隆现存自然人的方式更先进,这有啥好迷惘的?”

“最初是对父母这一概念的渴望,后来隐约感觉当权者会替我们选择基因,并对不同类型人群区别对待,比如我,现在做的工作,自己是没有太多选择权的。我的未婚夫也是这样,连我们订婚也好像是被安排的。”

“可能真是这样……稣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地位初始值就不低,还能参与科学研究和冒险!但稣相信,宇宙是一个整体,一切联系最终都会被发现。这一切不可能只是闲得蛋疼吧!”

“先生真乐观!也许身份不一样,决定我乐观不起来,我还是很羡慕你的。”

“不悲不喜的状态挺不错的,这也是稣追求的。像稣这样经常体验死亡和失恋,也不一定是好事。”

“这倒也是,我就很怕失恋,死亡就更怕了,让我过先生的生活,还真的没办法。”

“嗯嗯,你的人生也会有自己的意义,不必羡慕别人。稣准备起来赴死了……”

“哈哈,是和陈博士一起吃饭吗?”

“看,你不是挺懂幽默的?多笑,你笑起来很美!”

“先生好像经常这样夸女孩子?”

“是啊,但也不是每个女孩子笑起来都是美的,有的笑起来就像大撒币。”

八哥之神【21】

稣低血糖送医诊治,精神恍惚间只见灯光忽明忽暗,吊葡萄糖的瓶子上爬满恐怖的蜘蛛,旁边坐着叔公。

“乖侄孙,醒醒!”

“饿……叔公?那个佛塔为什么只有 17 层?”

“还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赶紧振作起来,你还要娶两个老婆呢!”

“什么?稣啥时候说过要娶两个老婆的?”稣一发现 bug 就立马精神起来。

“好吧,是三个!”

“烦死,你们为什么老是给稣强加人设……算了,三个就三个。佛塔还有两层去哪里呢?”

“是地下室,里面都是骷髅头,很恐怖,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怎么去?还有这是哪家医院?”

“飞过去,在你的梦境,你无所不能。”

瞬间稣就到达佛塔地下两层,果然全是骷髅头,阴森恐怖,万分可怕,稣不禁怀疑,常年在佛塔不吃不喝的殷离会不会靠吃人维持长生不老?

吓醒之后,赶紧去四层找殷离问清楚。

“你住的这层是第四层,但是在地面看是第二层,所以地下还有两层?”

“是的,你都不上厕所吗?”

“啊?你抢了稣的台词!”

“地下两层就是厕所。”

“吓屎,稣还以为你要把稣饿死,然后吃了。”

“你怎么知道的?”

“呃……难道是真的?”稣瑟瑟发抖。

“是的,你也不是第一个,每个我怀疑是圣小开的人,到这里都会被我弄死,丢掉可惜,顺便就……”

“稣低血糖,头晕……肉都吓酸了,不好吃。”说完拔腿就往塔顶跑,心想只有塔顶能逃出去,从 17 层跳下去也许还能活命。

“喂!笑脸郎……姐姐我刚吃过,吓唬你的,不会吃你的。”

“什么?你在哪里吃的?”

“寺庙厨房呀!”

“不可能,稣试过,这塔就是设计来关人的,没有外人帮忙根本出不去。”

“住持每天 6 点都来请我出去用膳,你这懒猪,每天睡到快 9 点,哪能看到你太太太太太太太太祖奶奶!”

“那明天稣能一起出去吃吗?快饿死了。”

“你起得来吗?我要饿死你,是你自己的想法,我可没想过。”

“谢谢姐姐,明天准时饿醒!看来小稣还有活命的希望,佛法无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稣要刻苦学习佛法。”

当晚,稣随手点燃了殷离给的蜡烛,一心只想学习,忘记她说过,里面有致幻剂。

看红尘冉冉,须臾无间,参遍昙华演幻。

问法珠玄玄,方寸有变,听尽默烛说禅。

这个逼装得不错,甚至还想发朋友圈,可惜手机早被没收……

很快稣就在装逼的快感中中毒身亡,连第二天的早餐都吃不到,倒是在幻境中喝了一杯榴莲西米露!

默烛幻境

2019 年 2 月 9 日,稣独自去梦影看 0 时 10 分午夜场的《流浪地球》,左边隔一个空位的妹纸很眼熟引起稣的注意,这么晚来看电影,应该是单身,所以电影开播前稣直接搭讪了。

“Hello,你看起来很眼熟,是不是也在附近上班?”

“你这个搭讪手法不嫌太老套?”

“稣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 38 万千米远……没事,看电影吧!”

“呆子。”

有一幕男主飞身救妹的场景,明显不符合物理定律,稣不自觉吐槽:“两只飞猪同时着地!”

左边的妹纸听到后转头一笑,充满善意和欢快。

片尾时,稣挪到我们之间的空位,挨着她问:“能认识一下吗?稣是圣小开。”

“秦阳,秦始皇的太阳。”

“这么阳刚的名字?还这么高,不会是变性人吧!”

“你的世界是多阴暗,动不动就怀疑别人?不理你了。”

“不好意思,我们程序员都是这鸟样……稣请你喝牛油果奶昔赔罪吧!”

“这么巧?我就喜欢牛油果!”

“哦,我只知道它贵,比较有诚意,但热量太高,我减肥不敢吃,你喜欢就好。”

“你减肥?不胖啊!”

“将胖恐惧症,你听过吗?”

“没有!不 care,我 167,才 98 斤,还是多吃点,hiahiahia~”

“你是我见过的少数瘦还有胸的美女!”

“这么直接好吗?不会含蓄点?”

“那稣可能会结巴,我们程序员都这么科学看待,大部分时候没啥不好吧!”

“程序员要被你给黑死了……”

“留个联系方式吧,下次看电影就找你。”

“可以呀,科幻大片、心理犯罪之类的都可以,其它什么狗屁爱情文艺片就算了。”

“耶?同道中人!有戏!”

“hiahiahia~”

八哥之神【20】

“佛塔里肯定有一个老头等稣好多年,即将传输百年功力给稣,然后稣立马变成武林高手,把这些撒币和尚打成猪头。”一想到这,稣忍不住在一团漆黑中笑起来。

“笑脸郎,你都被关起来了,还笑得这么开心?”楼上传来一个老太婆沧桑但浑厚的声音。

“额?怎么是女的?”稣内心震惊,急忙问:“佛门清净地,怎么会有女人?难道你是保洁阿姨?”

“不是!贫尼乃本寺创始人,殷离。”

“殷离?难道你就是《天龙八部》里的那位殷离?”

“什么《天龙八部》?你说的是金庸的小说吗?”

“是的,你是古代人?”

“笑脸郎,你搞错了,殷离是《倚天屠龙记》的人物,那不是我,但我确实是古代人,按照当今公历,我出生时间是 1333 年。”

“妖,老妖……婆,你要吓死稣啊!不要开灯!稣不敢看。”

“这里没有灯,上来一层,我这边有些自然亮光。”

“别吓稣,几百岁的人得多恐怖?”

“呵呵,笑脸郎你还真信?都不怀疑我瞎编的?”

“信,你这声音没有几百年功力怎么可能这么恐怖,稣快耳鸣了。而且本寺神秘兮兮,创始人一定不简单。”

“傻小子,这佛塔其实是个歌舞厅,我用功放设备和你说话的,你上来吧!”

“卧槽……你是年轻的美女!殷离?1333 年?”

“是的,没有身份证。”

“要不是刚刚见鬼,稣差点就不信了……说出你的故事,稣很仰慕你,洗耳恭听。”

识界量子地狱

陈博士说:“圣小开骗我自杀,但我并没有回到现实。”

谷绵:“你自杀时的状态码不对,所以无法回到现实,不过性别恢复了,你现在可以选择转世。”

“哪里不对啦,妹纸?”

“性别错误,跳转程序检查状态不对,就拒绝超脱。”

“这不是坑我吗?”

“这个八哥,我们会在下个版本修复。作为补偿,你转世后可以获得 1000 年寿命,我将帮你送回识界主线 1333 年。”

“喂?你玩我呢?公报私仇吗?那么早的时间,啥科技都没有,多无聊啊!”

“我只是个程序,有意见等你超脱后找周老师反馈。再见!”

佛塔神秘四层

“我 23 岁遇到一个叫周易的人后就不再衰老,后来拜少林寺四大法王为师,学了武功和佛法,就到此创建本寺,并一直在佛塔里修行。”

“真无聊!你说的那个周易,好像是稣的大学老师呀!稣刚刚在塔外还很 buggy 地看到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记得陈博士吗?”

“陈博士?难道是……那个秘书年轻漂亮的梗?”

“我就是陈博士。上次是你骗我自杀,结果因为识界设计有 bug,我并没回到现实,这次我等你几百年,我们可以一起超脱了!”

“等等,稣骗你自杀?然后你还真就自杀了?这不可能,稣不是这种人,好死不如赖活。”

“事实就是这样,我思考人生 663 年,加上周易冒出来提醒几次,才都明白的。”

“还是不可能,你肯定先做了啥对不起稣的事情,稣才会骗你,而且这个骗术也太强,稣不认为自己有这能耐!”

“你这小子有完没完?”,殷离姐姐暴打了稣……

只吃硬不吃软的稣,这下遇到克星了,痛苦地问:“好吧,你淫了,额啊!那么……回到现实是指离开寺庙,回到软件园,继续上无聊的班?”

“不是,那个并非现实,我们都在识界里,死后还有更现实的世界。”

“哦,别!稣已经工作好多年,有点存款,加上叔公给的 406 万,现在有 520 万存款,所以稣还不想死!”

“现实世界里,你可是千万富翁,比这区区 520 万多很多,还有特殊身份,比当码农有前途,你还是死了算了吧!”

“天呐,你这寺庙还有专业劝人去死的服务,稣的三观被你们毁光光了。”

“呵呵,那就在此多耗几天,我料你定会想死。”

“不想,不想,稣不想。刚被你打一顿,更不想死了……稣要练功报仇!”

“省省,我这几百年的功力,你是无法企及的。而且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人物设定吗?”

“嗯?你知道什么天机?”

“你这辈子只会被女人打,不可能打得过女人,尤其是我这样的高手!”

“哦……但稣可以增强防御能力吧。”

“就会嘴硬。给你点时间消化,这里没吃的,你要睡觉就上奇数层,这里有 19 层,奇数层都是暗黑无光,偶数层有点自然光,但到晚上都是一样暗。”

“好的,姐姐,你是想饿死稣,明白!”

“拿着。”殷离递给稣一个盒子。

“这是啥?”

“里面是含致幻剂的蜡烛和火柴,你快饿死的时候就点它,可以帮你超脱。”

八哥之神【番外篇3】

听说鲁豫要来采访稣

1. 李怡和吴情是同一个人吗?

不是。性格有点相似,取名自“利益无情”。李怡对应的是大学同学的故事,男主不是作者本人,因为很相关,就一起写了。吴情是作者梦里的人物,演员是作者高中同学。

2. 为什么出现美柚这种现实中的公司?会不会泄露隐私?

  • 什么是现实?能吃吗?
  • 美柚是“美国柚子开发商”的缩写,这是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
  • 全是做梦,甚至偶尔是梦中梦。啪啪啪也是做梦……千万别当真。

3. 出现许效舜有什么特别含义吗?

这问题作者也想不通,因为日常生活中根本没有相关事物,莫名其妙就梦见……

4. 释德灵究竟是何方神圣?

原名段郑灵,父姓段,母姓郑,德国土豪,真的娶了三个老婆。不过是在作者梦里……

5. 八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作者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八哥就是 bug,意思是:撩。

  • Can I bug you?
  • I already fell for someone, so please do not bug me anymore.

翻译:

  • 我可以撩你吗?
  • 我已经心有所属,所以请不要再撩我。

6. 为什么好多女角只出现一小会就消失?

  • 春梦易醒,匆匆过客。
  • 抓不出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她溜走……人生就是百年孤寂,大部分时间都在挣扎,谈恋爱哪有那么容易,不是人不对,就是时间不对,还是洗洗睡。
  • 那一夜,冷风小雨,空旷的广场,还飘着一只小海豚,耶问自己在干嘛?稣小心翼翼地回答:一路风雨参禅,即使美人在侧,稣一心向佛,阿弥陀佛……

7. 为什么不描述一下女角的容貌?

梦里黑乎乎的,分辨率也比较低,反正都是不同类型的美女,各位观众喜欢哪款自己套,毕竟作者请不起这么多女演员……

8. 哪位女角最漂亮?

目前出现过的是谷绵最漂亮,不过还有秦阳(女)和若干校花未出场呢!

八哥之神【19】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男人天性追求强大的力量,在见证稣的感知和分析能力后,耶希望能融合这种能力,以使自己更强大。又经历一梦,耶终于变成稣。稣决定不断变强,掌握命运!

然而,融合要消耗很多能量,还需时间消化,一大早的钟声令稣恼火,很想找人打一顿。没错,就是上次想测试的弗智,抓起来打!

“弗智同学,咱们来练练?”

“练?居士何意呀?”

“武功!来比划比划!”

“阿弥陀佛,小僧没见居士练过武,怕误伤居士。”

“没事,稣刚在梦里学了一套西洋拳,你就陪稣测试一下吧!”

“哦?可以吧!居士请出手,小僧不出手,用步法应对就是。”

“卧阔,好大的口气!看稣把你打成猪头!”

咦?怎么打不到……

“再快点!出手太慢是打不到小僧的。”

“不可能啊!躲这么快,你特么拍《黑客帝国》呀?”

“小僧就像一个电子,同时身处多处。”

“量子邪说都来了……难道稣还没醒?”

“你打不到我,你打不到我。”

“没道理,稣已经在观测你了,所以你的位置是确定的。”

“居士要打到小僧时,小僧的位置才是确定的!”

“这个不好玩,咱们换个玩法,你先静止,稣打你,看你是死是活!”

“哈!看小僧的硬气功。”

“握了个叉,打死你!”

“嗯!出拳太远,打到时力道已经不足。”

“哦?那你说要怎么打?”

“寸劲!哇哒,你懂吗?李小龙!”

“没想到你这么专业!看来稣打不过你!”

“小意思,过奖过奖,小僧乃弗字辈第一高手!”

“卧槽……你淫了!”

稣转身要走,不料又是熟悉的背后偷袭。

弗智左手挽住稣的胸,右手拳头在背脊和腰部碾了几下,“居士长期坐着,腰背都不好,需要捣腾一番!”

“呃啊……”稣被整得热汗直流,十分酸爽。看来武术并非稣的领域,还是再试试其它技能吧……

人生原是傀儡,只要把柄在手,一线不乱,卷舒自由,行止在我,一毫不受他人捉掇,便超此场中矣。

“阿弥陀佛,稣还是写代码吧!”说完,心想:“每个月赚几万,再加上叔公给的 406 万,买个车买个房,应该可以娶个老婆吧!”

这时失恋的唐泰九、孟浩多过来叫稣:“居士,住持有请,后山佛塔等候。”

稣整理衣衫,淡定一番,便一念惊觉,直登佛塔。却遇到个陌生人!

“住持呢?”

“我就是。”

“你是住持?那释德灵呢?”

“我就是。”

“你整容了?照着哪个明星整的?怎么有点眼熟。”

“一月三身。”

“别扯了……声音还是一样的,那你还有一张稣没见过的脸?干脆一次见完。”

“我扯!”住持表演变脸,变回上次看到的。

“哇!难道你是四川人?”

“我再扯!”

“嗯?你是周易!”

“然也!”

“周老师,为什么是你?”

“小开,现在老师走后门附身住持,进来救你,你快点醒过来!记住这局醒来的方法是滚下山。”

“什么?周老师你为什么不搞科研,跑来 cosplay 住持?”

“居士,你来了?”

“住持大师叫稣什么?稣刚才产生幻觉了?”

“叫你居士,怎么?有问题?”

“再前面呢?”

“没有了,贫僧入定等居士,刚睁眼开口。”

稣心想:“见鬼!真的产生幻觉……”然后说:“好吧,大师找稣何事?”

“希望居士可以继承贫僧的衣钵。”

“这玩笑开大了吧!大师是认真的吗?”

“认真,居士的法号就叫释德明吧,以后寺庙拜托你了。”

“大师不是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让位于稣?”

“贫僧打算还俗,与家人团聚。”

“咦?大师还有家人?”

“实不相瞒,贫僧在尘世有三个老婆。”

“啥?玩笑开大了!三个老婆?大师上山前,不是送外卖的吗?应该是穷人,怎么能娶三个老婆?”

“居士不记得村里有人娶三个老婆的故事?”

“是有听过,还生了七个孩子……难道真是大师?”

“对,贫僧想体验生活,才去送外卖。遇到释德神后,先是好奇为什么他能终生不娶,随着对大神和佛法了解深入,贫僧认识到娶三个老婆是罪孽深重,于是就在本寺修行。”

“所以大师并非……”稣咽了一下口水,“上次推测失误,还以为大师也终身未娶!”

可怕!这个寺庙不简单……稣被打击得很想滚下山。

“居士很有慧根,考虑考虑?”

“当住持好处是不少,但以后谈恋爱不方便,稣要考虑几年!”

“居士可以先正式剃度,当个名誉住持。”

“还得练几年武功,不然可能会被不服稣的人打死!”

“哈哈,哈哈,居士还是挺有想法的。”

“稣这就回去考虑几年吧!”

“居士请留步!佛塔内有天地灵气,居士还是到里面考虑更快!”说完,稣就被软禁在塔内……

八哥之神【18】

从后山回到寺院,先找道信师叔,发现他很眼熟,“道信师叔,本名是张道信?”

“耶?你知道啦?贫僧本名张信,道信是法号。”

“耶姓圣,咱们同村?”

“是的,你恢复了!”

“村里姓张的很少,耶应该都认识,咱们以前肯定见过!”

“我见你的时候,你还很小,应该不记得我吧?但我妹妹你一定认识,她是你幼儿园的张老师。”

“耶有两个张老师,一个未婚,一个已婚,你说的是哪个?”

“她当时未婚。”

“原来如此,小时候女神级的老师,印象中听人说她有个哥哥,原来就是你啊!所以是因为你们有些神似,难怪觉得你眼熟。”

“哈哈,你记性很好。”

“但耶记不清张老师叫什么名字了……她去哪啦?好像只教我们一年就消失了!”

“张敏君。嫁到上海去了。还不是因为村里的诅咒。”

“张……敏君?耶有个大学同学也叫这名字!你是说咱们村不是姓圣的会被诅咒的传说?”

“是啊,我不就应验了?自己没事,但老婆出事,我当时想不开,干脆就出家。”

“原来迷信都是这样来的!但师叔现在应该过得蛮好的。”

“人生天地如蜉蝣,随遇而安罢了。”

“师叔知道住持本名叫什么吗?”

“不知也!你问他吧!”

“算了,听他口音应该不是同村的,这问题没意思。但我觉得他应该也是单身一辈子。”

“何出此言?”

“刚才和他聊到一个绯闻,他反应有点羡慕耶的样子。没事,耶要去谈恋爱啦!”

耶离开时,仿佛听到两次捅刀子的声音。

由于工作上有交集,耶很快和凌笑越聊熟。

当晚梦境中,耶怒斥假冒的鲁耶:“快说,你到底是谁?自己的名字怎么可能记错?”

“哈哈,稣就是稣啊,这个名字是从你的记忆里读取的。”

“那你为什么要假冒耶的学长?”

“不假装一下,你会排斥稣。”

“说得好有道理,那请问你有什么目的?”

“稣打算和你融合。”

“你说融合就融合?对耶有什么好处?融合完,耶还能活?”

“能的,能的,我们是共享记忆的,现在融合,明天醒来,我们还是一样用我们的眼睛看世界,我们是一个人,一个存在。你回忆一下上山到现在,稣影响了你部分认知,但你有消失过吗?好处是我们加在一起会更强大。”

“是没有,耶都记得清清楚楚。但你为什么能凭空出现在耶的梦里?”

“稣是真实世界的意识,你是虚拟世界的意识,我们合作,才能认识到世界的本质!”

“你到底叫什么?为什么选择耶?”

“名字不重要,意识很复杂,随便取个名字,叫稣吧!随机选的,稣也很无奈。”

“融合以后我们叫什么?”

“说过名字不重要,随便怎么都行,不过稣比较好叫,耶比较难叫,不如还是叫稣吧?”

“耶是难叫!?感觉被你占便宜了!你以为耶不懂闽南语吗?”

“哈哈哈,你准备好接受世界的真相了吗?”

梦境一转,耶在 JFC 星巴克喝咖啡,对面坐的是凌笑越,相谈甚欢。突然一个外国美女在玻璃墙外和耶比划。

耶看出她比的是手语,于是马上就学会手语,读懂她的意思:“追她,赶紧表白。”

耶仔细看她的脸,居然慢慢从美女变得越来越像刚才的稣,于是很纳闷地问凌笑越,“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呀。”

“那真奇怪,她怎么怂恿耶追你?”

“哈哈,她可能以为我单身吧。”

“哦?原来凌姑娘不单身呀!”

吓醒。虽然接受到稣的信号,但耶还只是耶。

周末,凌笑越又来拜佛,这次耶约她拜完一起吃斋。

“耶早上做了一个梦,咱们在 JFC 星巴克喝咖啡,外面走过一个金发美女,怂恿耶追你。”

“哦,那你追不追呀?”

“你说自己不是单身。”

“我不是单身呀!”

“哦?居然猜对了!那你男朋友怎么不陪你来拜佛?”

“他还在耶鲁大学读书。”

“原来是跨国异地恋,失敬失敬……祝你们早日解脱!”

“解脱?你是诅咒还是祝福?”

“早日见面,解脱嘛!”

“死程序员,你会被打!”

后来听说,弗字辈的唐泰九、孟浩多得知这个消息后失恋了,耶倒是很淡定,因为稣的神力得到验证。

爱情的结局都是死,差别是怎么个死法。

八哥之神【17】

“喂,老爸,你是不是帮耶办过一张农行卡,自从耶大学毕业后就没用过?”

“是的,只有存折,在家里保险柜里。”

“有空去银行查查里面有多少钱,查到告诉耶一声。”

“好。嘟嘟嘟……”

挂掉电话后又听到山上传来钟声——咚咚咚。耶想起更高的后山有一个佛塔,很多年没去看了。

早晨空气寒冷湿润,发人清醒,爬山也不觉得累,很快耶就来到佛塔前。

多年前,耶因为年纪小,自然相信家长们,也相信了他们的信仰,曾经在这里虔诚祷告天地。

“希望耶认识的所有人都不要死。”

“其明,天地都有生有灭,你这样祈祷,天地也很为难!”

“那就希望所有人在耶成年前都不要死。”

“哈,哈,哈!好孩子!”

幼儿园大班毕业后的暑假,在路上遇到出殡的人群,抬着一个竹纸做的小孩。撒纸花的死亡风俗,令耶印象深刻。后来上了小学,开始知道校园附近有一口大井,曾经有个学长掉下去,再也没有捞起来。名字未知,只知道是附近部队里的解放军的儿子。因为尸体没捞上来,那口井的水无法再饮用,荒废好多岁月。

小学四年级,胆子开始大些,实地考察大井,确实是很可怕的深渊,又深又大,直径有三四十米。掉下去很难上来,即使有人救都难。

后来改造大井,抽掉大部分的水,耶再去观察,发现壁上有螺旋的路可以上下。以前水很高,没发现这些路。又一次,发现有大人走下去,在底下水边敲石块。

也许继续抽,把水抽干,可以找到学长的骸骨吧?但可能大家都忘记了,后来再也没有听说相关的事情。

这个学长有一天来梦里找耶,说自己姓鲁名耶……一年级就死了,没有体验往后的人生,让耶帮忙,因为耶的眼睛可以遍照环宇,耶的精神世界可以容纳多个意识。耶替他惋惜,就答应了。

因为见过死人,耶又一次上山祈祷:耶愿意折寿保佑家人在自己成年前都不要死。这个祷告成真了,真的等耶成年后,才有长辈过世。有四个长辈离开时,都来梦里找耶,说要把寿命还回来。

从记忆回过神,看见叔公的墓牌上写的名字是“圣德神”,这才是他未出家时的名字。耶跪倒墓前,焕然大悟——原来自己叫圣其明!上山前还记得的,上山后,学长的意识突然串线。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鲁信是怎么回事?他如果是同村人,应该也姓圣才对。

这时,释德灵从佛塔出来。

“住持,耶已经找回自己了。道信师叔不是姓鲁吧?”

“阿弥陀佛!德神大师早就知道你的问题,在他的日记里有记载不少关于你的事情。道信姓张,他只是配合你的迷失,等你自己发现。”

“德灵大师和叔公又是什么关系?”

“生殖繁衍是生物的本能和天命,人类世世代代传承。有子嗣的人传承基因,你叔公没有子嗣,只能传承名誉。”

“家族名誉、家产、技能这些都可以传承!”

“先说名吧!很多人都以为我是德神大师转世,这就是传承名誉。”

“耶看过一些经书说高僧可以先转世,生出一个新肉体和自己同时存在,等本体圆寂时,新肉体就会突然觉悟。你们是在演这出戏?”

“嗯。满足世俗人的想象。”

“这肯定不是真的。你们这不是装神弄鬼吗?”

“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只是崇尚并继承德神大师的精神。”

“还有财产吧。”

“是的。当时我只是个送外卖的,德神大师说我有慧根,让我跟他修行,将来还能继承他的一部分财产。一开始我确实觉得寺庙这个盘子值很多钱,所以留下修行。在修行过程中慢慢皈依我佛,尤其是看了德神大师的很多手札,深深地折服。钱财乃身外之物,你账上有 106 万是我转过去的。”

“铃铃铃,喂,小明,你的存折里怎么会有 406 万?”

“喂。是叔公给的。Blah blah blah……”

“都对起来了吧?”

“是的。”

“但你还记得你的人生什么时候开始变异的吗?”

“你是说耶有精神分裂症?”

“好好想想?德神手札里记载一个你的故事,说有你高中时,有一次被神婆诊断为鬼上身,腰完全不能动。”

“好像是有这回事,后来那个女鬼跳楼自杀,耶就好了。说到怪异的事,这还不算啥,耶觉得更奇怪的是,大学刚毕业时,在第一个公司上班一年多,离职交接期间,才恍然发现太阳升起的方向和自己以为的相反,顿时觉得方向感全乱,无法接受,过一段时间,想去理清乱向的原因,却发现怎么都无法纠正。”

“这个好像和精神分裂关系不大,还有吗?”

“以前喜欢一个女神,想约她来宿舍吃饭,后来告诉一个女闺蜜,她哈哈大笑,说:‘原来你喜欢她呀!我帮你约,一定成功。’耶就回答:‘不成功,你赔我一万啊!’她说可以。然后她约好女神后,耶暗黑人格爆发,在 QQ 上黑了一顿女神,并把她拉黑。所以那天晚上,就闺蜜,来耶宿舍。她说要陪耶一晚……”

“所以你把她……”住持吞了一口水。

“是的,闺蜜狠狠地睡了耶一晚!耶把她当兄弟,没想到她居然是渣女!第二天耶就和她绝交了,一次绝交两个女生,何其壮观!”

“有点失控的味道了!鲁耶是什么时候开始影响你?”

“他是我学长,掉井里死掉的,小学就在梦里聊过几次,但一直没有什么影响。后来一个同事兼徒弟得癌症走了,同样的情况第二次发生,他也是没有体验过人生的,很想用耶的眼睛去看看,但这次,耶拒绝了。”

“为什么呢?”

“他想谈恋爱!耶觉得谈恋爱是个人私事,不能分享。”

“确实是这样。后来呢?”

“耶劝他早点投胎。现在想想,也许是鲁耶不想和太多人挤在一起,所以我们一起反对这事。见到道信师叔时,他是突然冒出来的,耶受了惊吓,而且对陌生人有一定提防,鲁耶就顺势出来撑场了。”

“这么说来,你倒是挺清醒的现在。不过有件事,你可能记错了。”

“哦?啥事?”

“你学长不是叫鲁耶,是鲁小耶!这是真名,你叔公有记载这个事。”

“呃!?鲁小耶!好熟悉的名字。凌笑越?鲁小耶?一样的缩写!难道凌笑越是耶虚幻出来的人物?”

“不是,她是真实的存在,这周末应该还会来。”

“对哦,耶有加她 Telegram,只是从来没聊过,马上找她聊聊!”

八哥之神【16】

寺庙人杰地灵,山上的空气质量和慢节奏的生活都是很养人的,但耶却发现自己有些焦虑。而且,这种焦虑很隐蔽,不仔细体会是无法发现的!

一天晚上耶尿尿时,手不知不觉按了冲水按钮,水冲完,尿却还没排完,只好尿完又冲一次!这太奇怪了,耶以前从来没有冲过两次!一定是内心太多疑问,导致心神不宁。耶决定早点解决它们。

晚上跑到道信师叔的寮房,开启逼问模式。

“师叔,耶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如果不能得到解答,恐夜不能寐。”

“关于你叔公释德神吗?如果是这个你得问住持,我也很疑惑。”

“这是最大疑问,既然你不知道,暂且按下。关于耶在这里莫名受欢迎和尊敬原因,你应该知道吧?不单是因为前任住持吧!”

“是的,你受尊敬的真正原因是——你给寺庙带来更多香火!”

“这从何说起?”耶内心惊讶道,“耶没做过啥特别的事情呀!”

“你在老家是不是有点名气?”

“一般吧!”

“你从小就反对迷信,大人们经常教训要尊敬天地,鬼神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你坚决不信!”

“是有这回事!好多邻居都觉得耶很铁齿,他们应该看耶不爽,但因为耶学习成绩很好,所以他们都不好说啥。”

“说到点上了,你成绩很好,多次拿第一。在这点上,你比自己想的还出名。因为你来本寺,家里的人都宣传开了,很多神婆都认识你,说连你也信这寺庙,大家纷纷跑来这里烧香,都说这里很灵。后来又带动了别的镇。除了你自己,大家都知道是你的功劳,所以把你当宝!”

“卧槽?还能这样!耶是被你们卖了,还帮你们数钱?”

“不能这么说,这叫合作,双赢!”

“那可以给耶分红吗?”

“有的,有的!你叔公老早就用你名字开户,你爸没和你说而已,现在账上起码有三百万!”

“卧阔!难道是真的?是农行的吗?耶之前一直收到农行的短信,老当耶有很多钱时不时就安利高起点的理财产品,还以为他们发神经。耶自己没开过农行账户,读书时老爸给开的户里面现在只有两千块。”

“是啊,就是农行,你找住持,他会先帮你做个心理治疗,然后把存折还给你!”

“心理治疗?”

“突然发财,要安一下神……先回去睡吧,住持睡得早,明天再找他。”

耶正要转身离开寮房,就想起还有好多问题忘记问,内心不禁卧槽连连,差点又被哄了。

“叔公那么多侄孙,难道只给耶留遗产?”

“好像真是这样。你记得以前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让他老人家眷顾吗?”

“这个真得好好想想。”

“那你回去躺着想吧!”

耶很想整明白,但睡觉实在太有意思了,还是先睡吧!临睡前,预定一个日程,第二天打电话给老爸问银行卡的事情。

八哥之神【15】

一日清晨,耶看到弗行、弗识在厨房偷喝酒,便过去给他们讲科学。

“你们喝什么?”

“水。”

“瞎说,耶闻着像酒。那是致癌的,一滴都别喝。”

“你这鼻子!善哉善哉,此心向佛,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为了摧毁证据,他们赶紧一口闷。

“哦,看来真的是水,但你们为什么流泪,呛了?”耶看他们辣出眼泪,太装逼了。

这时厨大师来了:“居士,饿了吧?素食还吃得惯吗?”

“大师好,耶突然想吃面。释德神喜欢吃的那款。”

厨大师一看弗行、弗识的囧样,就罚他们帮忙下厨。没一会儿面就端上来。

“果然是好面!这面拉出来后在太阳下晒干,所以比一般面难煮,大师能很快把它煮得刚刚好,配的白菜、菌菇、豆皮全都是一样的熟度,手艺高超,肯定有多年功力。”

“用心就可以做好!”弗行抢答道。

“耶觉得应该把每个料的下锅时间都量化,反复练习多次,煮时考虑当地气压、当天温度、湿度,才能做好!”

“气压、温度、湿度?”

“嗯,气压影响水的沸点,温度、湿度影响心情啊!你不是说要用心?”

“哈哈,居士真爱说笑,贫僧不过是熟能生巧。”厨大师很谦虚地说。

耶吃了几口,觉得太好吃,正感动得内牛满面时,脑海里串出两个很陌生的女孩……耶陷入沉思,这里的大师都太神奇。首先是释德灵,三言两语就哄骗耶在寺庙打工,然后是鲁信的面试,正常时候耶是不太相信有钱就能快乐的,除了钱,还应该有一定道德修养和精神追求,但和他聊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地唯钱是尊!?现在吃了厨大师的面,又诡异地闪现陌生女子。这些人都是会邪术?或者催眠?

“厨大师,以前是不是有两个年纪比我稍小的女孩子也吃过你这面?”

“有啊,不过很多,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是将门之后,气质比较高贵,一个胖一个瘦,口音是北方人。”

“没特别的印象呀!可能是你自己的记忆,和她们有没有吃过这面没有关系吧!”

耶带着疑问离开,随意转了转,就看到上山时道信师叔睡的那棵树。耶使出翻墙的本事,爬了上去,于是发现这树上有个大树眼,是内凹的,正是一个天然的躺椅,只要不大翻身,睡觉都是没问题的。

耶躺好,看着树叶之间透着绿光,心想:白天还好,晚上这里一定很恐怖!反正白天现在不怕吓,干脆先眯一下。

耶打算去 JFC 约会,坐电梯上楼,开门时听到外面枪战!吓得耶赶紧关门,按负一楼。电梯里的人说:“今天许效舜来 JFC 吃饭,怎么有人要绑架他吗?”

“绑架许效舜?开玩笑嘛?这个人耶十几年没见过,过气的明星也有人绑架!”

到了负一楼,发现负一楼和负二楼都变成厕所了……可怕!很多人都往地面上跑,结果被打死,楼顶几层都着火。耶运气好,捡了一把枪,心想可以和歹徒拼个命,又想拿着枪,要是上去遇到警察叔叔,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歹徒打死……吓得耶又把枪扔掉。这时林琳和过萍出现,捡起枪说她们是军人,懂枪法,可以保护耶。

耶建议去车库,开车离开比较安全。但原来车库应该是负一、负二、负三层的,现在负一、负二都变成厕所了。林琳建议去负三看看,过萍说负三可能是化粪池,不能去。耶觉得很有道理,因为负三即使是车库,开上地面也要经过负一、负二,根本不通。唯一的办法是去火还不大的高层,往下消灭那些歹徒。但现在电梯已经不安全,从通风管道爬上楼,也可能半途就被烧死。

两难之时,许效舜来了,说:“这个楼其实是可编程的,连到控制系统就可以把车库移回负一、负二层。现在这里是厕所,就是被歹徒中的黑客修改的。”

“我们没有密码,就算有,黑客肯定修改过,我们现在也没法进入。”

“只要到控制中心,本地操作是不用密码的。”

“好办法,控制中心在哪里?”

“负三,游过一片屎尿后就可以到达。”

“吓尿……这安全性可真高!但耶并非浪得虚名,毫无逻辑的世界,这肯定是在做梦,吓醒就好了!”

耶睁开眼睛,绿油油一片,很快又睡着。已经开着特斯拉载林琳和过萍离开。

“两位美女,虽然应该没见过,但你们的名字很耳熟!”

林琳说:“是吗?我倒是感觉好像见过你。”

过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鲁耶。”

“嗯?和我们一个学长同名同姓哦。”

“同名同姓?耶的年纪当你们学长应该没问题,会不会就是耶?”

“呃,不会,他小学一年级就掉到大井里淹死了,尸体都没能捞上来。”

“哦!真不幸。所以你们俩是幼儿园同学?很奇怪,耶记性很好,没上幼儿园的事情都记得住,唯独幼儿园有一段正好忘记。”

“是啊,我们只在也门市读了一年幼儿园,后来随父母调走。最近是来也门玩,没想到就遇到枪战,真是太惊险了。”

“是啊,吓屎耶了,你们都没事吧!”

“我好像流血了,但是绿色的。”

“我也是啊,奇怪,怎么都是绿色。”

耶回头看她们,一脸绿光,面目狰狞……吓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