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凰

1. 独自旅游

2018-03-28,稣独自在一条古街游玩,据说这里保持民国时期的民俗风情。稣本身是一个不爱旅游的人,不知为何,居然来了……纳闷一下,就听到后面有人催促,天要黑了,要参观的赶快参观,不参观的可以回去了。稣想,既来之则安之,随处走走吧。

走进街头的石门,前段是一些商铺,但没人在营业,看来这条街已经过时废弃,只是作为景点供人参观而已。

但是再走一段,商铺没了,居然出现当地居民,看服饰,不像现代人。有一对老夫妻在门口好奇地看着稣,好像在念叨:“这么晚,怎么还有游客敢来?”稣很有礼貌地朝他们点点头,说:“老人家好!我们旅游团今天来这边参观,打扰了!”老人家有点不耐烦地说:“就你一个,还什么旅游团!”稣回头一看,嗯?真的就稣一个人,刚才团长让我们自己决定要不要玩,这么坑?就稣一个人进来!

天色已晚,气氛有点不对劲,稣想:“要不回去吧?”这时听到几个小孩在前面玩闹的声音。稣又好奇地往前走,但始终没有看到什么小孩,只看到一间房屋,似乎着过火,后来做了一些基本的修复。

2. 女神?女鬼?谢谢!

稣进入屋子,环顾一下,发现确实曾经失火,有不少痕迹,屋内墙壁还蘸着大片炭灰。

这时候一个白衣女从屋顶飘下来,长得很漂亮,稣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她开口说自己是鬼魂,呃!这么漂亮的女鬼?别吓稣,等下吓醒就不好了!

“我叫白云凰,19 岁时,这里发生地震,我在屋里被压倒,屋子着火,烧死了。”

“哦,那你真身一定很难看……吓尿!”

“是的,全身都烧黑了!但我是你前世的娘子,你不会嫌弃我吧?”

“啊!那你保持现在这个样子,下来我看看!”

她慢慢飘下来。稣近身观测过,觉得真不错,看来稣前世蛮有眼光嘛!

“我死得不甘心,至今未投胎,一直在这里等你!”

稣一时感动就上前抱她。她立刻推开,说:“我的阴气很重,怕有损相公身体,请相公为我找个美女,我要附身!”

“附身?那不是会把身体的原主人杀死?这样不好吧!”

“不一定,看谁的意志更强,不过我的求生意识很强,一般活人恐怕赢不了我。你可以找一个弱智或者品行恶劣的人,你觉得死不足惜的,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得漂亮,至少和我生前差不多。”

“我考虑一下……如果找到了,后面怎么操作?”

“我的骨骸就葬在这屋子下面,你把我挖出来,我的双脚戴着父母给我的镇邪足环,它们把我绑定在屋子里,无法离开,你把它们摘下。然后我左手的戒指,你摘下来戴自己手上,这样我就可以跟着你了。只要你睡着,我们就能见面。”

稣挖出来一看,真的全是黑色,正常的骨头应该是白色的……但这样的黑色骨骸,反而不让人害怕,稣盯着她的头看了很久,还真是不错的脸型,烧成这样也能看出是个美人。

吓醒。

3. 附身

第二天,稣就研究了一些出现附身的鬼片,比如《万能钥匙》。领悟到一个道理,附身并没有杀人,人还是那么多。有些人脑死了,还捐器官造福别人。如果说有人身体死了,脑子还活着,移植到这个脑死的身体,那不是救人吗?所以其实这没有什么不道德的。

有些人经过某些事情之后,会突然变了个人,外人根本无法知道他还是不是原来的他。记忆是存在并跟随身体的,就算灵魂换一个新的,由于有原来的记忆,别人是无法查知的。

有着丰富鲸神魂裂经验的稣,马上意识到,附身其实是能让更多人存活于世的,不仅是救人一命,还有可能优化世界!举个例子,某人智力低下,考试经常挂,找个聪明的鬼魂附身,可以让他变聪明,提高成绩。即使是聪明人,也可能受限于特定思维方式,不够全面,找个互补的来附身,可以提高技能。

但是,到了晚上,白云凰并没有来找稣,看来只是偶然的一个怪梦。

4. 已经来到稣身边!?

第三天,白云凰出现了,她说前一晚,稣太操劳,睡的时候脑子还在写代码,所以她没有来打扰。但稣白天看到一个美女,已经被她锁定……

“谁?稣怎么没有印象!”稣想,于是问她:“那你附身了吗?”

“马上,你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转世到现代了,有缘你会认识我的。”

“叫什么名字?在哪里?”

“呵,在美柚,其它的我不能告诉你!”

再次吓醒。

5. 人间的运行规律?

弱者突然觉悟,是不是被附身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好学习,成绩不好,可能被暗杀,没人知道你是被附身,赫赫!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1. 鲸神魂裂恶化了?

稣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共享记忆型的鲸神魂裂,但最近发生了几件事,让稣有点担心并不是这么回事……

最早的一次怀疑是无意间发现自己的微信签名档被设置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要知道,微信签名档几乎没人看,所以也很少改,没有理由改了,自己完全没印象。而且微信的安全性应该蛮高的,不大可能是被人黑了。即使真被黑,也不会就改个签名档吧,钱包里有几千块不顺便转走?

后来是几次同事总说稣讲过什么话,然而一点都不像稣的风格!最近一次是好基友在公司尾牙拿了大奖,回头请客。那晚,是厦门久违的冬天,稣离聚餐的四代目就两公里多,于是选择直接暴走过去。走到海边后,风很大,有点后悔,冷得抖抖手啊,抖抖脚,请做深呼吸……擦,根本停不下来!

走几步无聊就打电话问一下其他人都到哪里了,他们五人都在同一辆车上,哈拉几句,就有点冷得心不在焉,然后他突然说了一句:你要带妹纸的话,要自己付钱。嗯哼??稣什么时候说要带妹纸!而且稣是暴走过去的,要带妹纸的话,怎么可能用走的?

到店后,稣当场就反驳了,可是他们五人异口同声说稣确实说过要带一个美女过来……想起最近好几个反常的事例,稣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鲸神魂裂恶化!

2. 情人劫?

2018-02-14,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不对劲,朋友圈里有八个前女友在晒婚礼、结婚证,八个前女友!场面何其壮观!最可怕的是这八个前女友都特么哪里来的……稣不记得有这么多啊!

接下来是午睡后,从企业群里得知 13:30 后就下班,正想继续睡,突然一个电话过来,很紧张地说:“稣,你赶快看看私 Q,有人在大池塘里说怀了你的孩子,我给你转到私 Q 了。”

卧槽,稣想起多年以前七夕情人节大池塘表白的狗血剧,这还剧情升级了?夸张得过分了,居然趁稣退出大池塘就造谣!不行,要淡定,稣应该没啥把柄,不怕。

3. 装逼被雷劈

看完转播的消息,稣顿时冷静了,稣和当事者就见过一次面,没有发生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为什么她要搞这么大动作呢?

稣回忆了当时的情况:稣乐于助人,帮她妈点忙,后来她要请吃饭,刚好那时稣的车被撞了,开去修,就在神鲸租车租了一辆奔驰 S500,装几天逼。但那晚不小心陪了一杯酒,回来就默默请了神鲸代驾,因为和神鲸租车是同一个公司,可以直接让他开回去还。但是这位代驾很有意思,一来就装孙子,称呼都是老板、圣总的,还装得好像很熟,搞得稣有点尴尬,还好 S500 的后座十分舒服,尤其是头枕,不小心就睡着了……难道睡着后发生什么?不可能啊!车上能搞出孩子?

稣找她私聊,问到底搞什么,要这样毁自己声誉!?她一口咬定就是稣干的……稣心想一定是别人的孩子,想找稣接盘。灵光一闪,稣记起,这应该是蓝翔技校的狗血剧情,发生在稣身上一定是哪里有八哥!很可能这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稣有八个前女友?不可能,这绝对是在做梦。

吓醒。

退休的时候,科技已经很先进,经过各种治疗和保健,爷保持了20几岁的外表,迪奥爆了!鲸神魂裂症也无大碍,就剩这个死结没有打开。

按照鲸神科医生的设定,爷来到童年记忆中的排洪沟,没有工作压力,难得能够优雅淡定地钓起鱼来~

不过很快,异常就出来了,天色将黑时,爷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他很无邪地看爷……爷想,不妙!这关还是过不了!

然后,想起来医生说的药,爷赶紧回家去找药了。临走前,让一个小男孩帮忙看着钓具。

一会儿后,爷吃了药,感觉自己变精神了很多,不再产生幻觉,于是就去找小男孩要回了鱼竿。

割裂的记忆,没有先后逻辑……只有对时间的恐惧。

总觉得水一到晚上都特别可怕。黑黑的海水、河水……长大了,知道不应该害怕,也淡定了,蛋似从感性上,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会不知不觉幻想,黑水里冒出危险的畸形生物……

村里有条排洪沟,曾经连着一个大池塘,后来池塘消失了,沟也是慢慢消失,记忆也慢慢消失。

曾经这里有罗非鱼、鲤鱼、塘鲺(鲶鱼),年轻人经常来钓鱼。

很久后,试图寻找那些记忆,竟然无意间来到了一段保存很好的沟道。

天很黑了,但居然有一个小男孩在钓鱼,哥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不回家?

他说:“刚才有一个大孩子在这里钓鱼,我在看他钓鱼,他说有事离开一下,让我帮忙看着,结果看到天黑了……”

看着黑黑的河水,哥都有点害怕了,问他怕不怕,他说很怕,我要回家了,你帮他看吧!

哥拿起鱼竿,记忆突然重叠了,那种感觉很恐怖,很早以前,村里的河边,有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男孩,在河边钓鱼,那时候,哥可能只有8、9岁,因为好奇,一直看着他,后来他让哥帮他看一下,自己就离开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又来了另一个大男孩,哥让他帮忙看着,也是不认识,而且再也没有见过。

哥自认为从小记性很好,特别是小时候,可是这个事件里出现的两个人,竟然都不认识,也没有再见过!

梦连接了童年的记忆,而记忆是无解的死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