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1. 鲸神魂裂恶化了?

稣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共享记忆型的鲸神魂裂,但最近发生了几件事,让稣有点担心并不是这么回事……

最早的一次怀疑是无意间发现自己的微信签名档被设置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要知道,微信签名档几乎没人看,所以也很少改,没有理由改了,自己完全没印象。而且微信的安全性应该蛮高的,不大可能是被人黑了。即使真被黑,也不会就改个签名档吧,钱包里有几千块不顺便转走?

后来是几次同事总说稣讲过什么话,然而一点都不像稣的风格!最近一次是好基友在公司尾牙拿了大奖,回头请客。那晚,是厦门久违的冬天,稣离聚餐的四代目就两公里多,于是选择直接暴走过去。走到海边后,风很大,有点后悔,冷得抖抖手啊,抖抖脚,请做深呼吸……擦,根本停不下来!

走几步无聊就打电话问一下其他人都到哪里了,他们五人都在同一辆车上,哈拉几句,就有点冷得心不在焉,然后他突然说了一句:你要带妹纸的话,要自己付钱。嗯哼??稣什么时候说要带妹纸!而且稣是暴走过去的,要带妹纸的话,怎么可能用走的?

到店后,稣当场就反驳了,可是他们五人异口同声说稣确实说过要带一个美女过来……想起最近好几个反常的事例,稣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鲸神魂裂恶化!

2. 情人劫?

2018-02-14,一大早起来就觉得不对劲,朋友圈里有八个前女友在晒婚礼、结婚证,八个前女友!场面何其壮观!最可怕的是这八个前女友都特么哪里来的……稣不记得有这么多啊!

接下来是午睡后,从企业群里得知 13:30 后就下班,正想继续睡,突然一个电话过来,很紧张地说:“稣,你赶快看看私 Q,有人在大池塘里说怀了你的孩子,我给你转到私 Q 了。”

卧槽,稣想起多年以前七夕情人节大池塘表白的狗血剧,这还剧情升级了?夸张得过分了,居然趁稣退出大池塘就造谣!不行,要淡定,稣应该没啥把柄,不怕。

3. 装逼被雷劈

看完转播的消息,稣顿时冷静了,稣和当事者就见过一次面,没有发生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但为什么她要搞这么大动作呢?

稣回忆了当时的情况:稣乐于助人,帮她妈点忙,后来她要请吃饭,刚好那时稣的车被撞了,开去修,就在神鲸租车租了一辆奔驰 S500,装几天逼。但那晚不小心陪了一杯酒,回来就默默请了神鲸代驾,因为和神鲸租车是同一个公司,可以直接让他开回去还。但是这位代驾很有意思,一来就装孙子,称呼都是老板、圣总的,还装得好像很熟,搞得稣有点尴尬,还好 S500 的后座十分舒服,尤其是头枕,不小心就睡着了……难道睡着后发生什么?不可能啊!车上能搞出孩子?

稣找她私聊,问到底搞什么,要这样毁自己声誉!?她一口咬定就是稣干的……稣心想一定是别人的孩子,想找稣接盘。灵光一闪,稣记起,这应该是蓝翔技校的狗血剧情,发生在稣身上一定是哪里有八哥!很可能这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稣有八个前女友?不可能,这绝对是在做梦。

吓醒。

穿越 2018

1. 白洁的故事

现在是 2017 年 12 月 29 日 22 点,哥在西湖边的一个咖啡厅,思考人生。

差点忘记自我介绍,哥叫白洁,呃,男,不是你们想的那个少妇……是一名爱岗敬业的专业运维,日常工作是写脚本,比如这样的:

1
rm -rf /

这样的:

1
python -c 'import os; os.system("".join([chr(ord(i)-1) for i in "sn!.sg! "]))'

还有这样的:

1
dd if=/dev/zero of=/dev/sda

好吧,你们可能看不懂,说人话,哥是一名背锅侠……黑锅可以背,但是绿帽哥是不能戴的,完全无法忍受。

幽绿的灯光映射在田牌笔记本 Logo 上,哥若有所思,咖啡厅的 BGM 很应景地放着:“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纳尼,还朗朗上口,居然不由自主跟着哼起来!!

但是哥很快陷入深思,快 4 个月前,哥从币特宝公司离职,理由是老板给哥发了一顶绿帽。

这个公司原来是一个游戏公司,2014 年时,游戏业务有很稳定的收入,老板发大财,团队也有些人员空闲出来,于是老板想扩展新业务,选择了当时很火的皮土坯理财,所以后来公司就有两大业务,都很赚钱。

老板也是个蛮年轻的人,脑子转得快,钱也赚得快,但有个毛病——喜欢 PBC……长话短说,哥追了 8 个月的女神,彼此已经默认,周边人也都认同了,快送入洞房时,迅速失败,原因居然是女神被老板砸钱收走了!

哥离职前就暗自发誓要报仇!在新公司上三个月班,业余时都在学习社工和黑客技术,准备选择目前比较敏感和脆弱的皮土坯业务下手,下一个重重的黑手。

打开田牌笔记本,架起美国云主机加蓝灯,用脚本把以前记录的服务器试探了一遍,通过端口开启情况判断,服务器和上面跑的应用都变化不大,但哥早已没有权限登录,实在懊恼!

尝试了几个系统漏洞,都不成功,难道技术还不够硬?一个小时过去了,有点心灰意冷……果然时间就是金钱,想那时,哥拥有所有服务器的最高管理权限,但基于职业道德,并没有故意留下什么后门。苦恼啊!

等等!时间就是金钱!对了,早期哥部署服务器时,曾经架设过一个 NTP 服务器,币特宝公司的所有服务器都会向一系列的 NTP 服务器同步时间,其中就包含了哥架设的那个 gsntp.cc,当时技术总监有亲自审核过同步脚本,大家还开玩笑地说,那个是“高速 NTP”的意思。事实上,大家并没有重视这个事情,gsntp.cc 是哥个人的域名,是在上上家公司就存在的,大约 2010 年到币特宝时,直接给用上了,直到扩展皮土坯业务时,才有人问过,但由于存在历史悠久,没人去怀疑什么。

后来哥的个人云主机到期,没有续费,NTP 服务也失效了,但由于 NTP 服务器列表有好几个,所以第一个失效也没人发现异常。更加天助我也的是,技术总监是个比较抠的人,币特宝公司内部其实也有自己的 NTP 服务器,但他怕服务器负担大,把自己的服务器放在列表的最后,美其名曰保护资源。哥哈哈一笑,用手指托了托墨镜,赫赫,哥没有近视,戴墨镜是为了在咖啡厅装逼,5.2 视力的双眼,紧盯着屏幕,一个计划展开,指令在键盘上咔咔地输入,一个小时后,这个公司将会陷入漩涡。

23:46,由于是周末,这时候有大量玩家,哥在贴吧已经看到大量玩家在骂,更厉害的是皮土坯的贴吧,很多人在怀疑老板是不是要跑路,自己的钱是不是都飞了……还有一个帖子很好玩,自称内部人士,说这公司快倒闭了,因为欠运营商巨款,服务器被强行断网。神助攻啊!以这家公司的尿性,一群人需要至少 3 小时才能处理好故障,而哥已经准备清理一切,喝完最后一滴咖啡,离开。

2. 值班运维小弟的故事

小弟是一名运维,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看监控图,有这样的……这样的……还有这样的!没错,其实并没有图,都是一些曲线而已。然后简单分析告警原因,如果解决不了就叫人。

放假前夜,他们都出去 high,就小弟们俩在值班,一切风平浪静地有点困,另一个小伙伴嫌无聊,去蹲坑兼抽烟。趁他不在,顺便骂一句:香烟,真基罢臭。小弟想起,以前看某手机大厂创始人接受采访时,居然当众抽起烟来,这素质……有钱也是乐射。

心里正骂得爽时,突然就出事了,各种应用错误飙升的告警,一台台报上来,直到重要的交易服务器也告警了,小弟几乎吓尿,另一枚小伙伴估计正在吓屎……已经 23 点后,大部分人可能都比较难找,只能硬着头皮一个个电话打过去,慢慢地叫来几个人,产品经理、项目管理、开发。

人是来了,但灾难面积还是一直扩大,小弟已经双腿发软,领导也赶来群聊问话。这简直是小弟职业生涯最壮观的一次救灾时间。围观了一个小时,才有人发现时间发生了跃进,跑到 2018 年 2 月,然后再倒退回现在的正常时间。这直接导致各个分布式系统的核心组件崩溃,进而引起所有集群雪崩……

然而为什么会这样呢?却是木有人搞明白。直到一个扫地僧出现,三言两语之后就发现问题根源出在 NTP 同步脚本。小弟真是佩服,佩服。

3. 扫地僧的故事

作为一名扫地僧,修身养性是基本技能,23 点就睡觉比啥修炼方法都简单实用。周末,最多也就晚个一小时。洗澡时,领导连续给贫僧打了 4 个电话,肯定没好事,最后接到的时间是 23:35,果然出大事了。

线上的问题,正常情况下贫僧是不参与的,之前也没有领导半夜打来电话问候,嗯,平时早就关机了,赫赫。总之,贫僧就安静地扫地,宁静以致远。接到电话时,也是懵逼,但领导特别关爱,明显马上开机干活,说不定还能露两手装装逼。

从工作群的聊天记录看,时间曾经发生跳进和倒退,而且是大规模,这只有 NTP 服务器出错才有可能,于是贫僧看了 NTP 同步脚本,里面有个 gsntp.cc 很可疑,好像是“搞死你逃跑,嘻嘻”的意思……What??居然还是放在同步列表的第一位!然后是 asia.pool.ntp.org,最后才是公司自己的……实在无语。另外,为了分散服务器的压力,同步脚本的计划时间还是随机产生的,每小时一次,但分钟数不一样,所以出问题的时间各自不同,但在一小时内大量出事。那为什么时间又迅速自己复原了?坑爹呢!计划任务里居然有两个时间同步!一个是指向刚刚看的脚本,另一个是直接一行命令强行同步 asia.pool.ntp.org。这一切都对上了,那么是不是这个 gsntp.cc 搞的鬼呢?敲了个命令向它查询时间差,结果这个域名指向的根本就不是 NTP 服务器,而且是加拿大的 IP。怀疑有人在这一小时内,开启了 NTP 服务,导致时间错乱后,又迅速关闭。

查一下同步脚本的 log……尼玛,这 log 里面只有一堆的“同步成功”,没有记录同步前后时间!这特么是谁写的!

蛋定,蛋定,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遇到,目前只能全线撤除这个时间同步脚本,改天让人精心改造后再上线。这故障已经找不到负责人了,也没有铁一般的证据解释根本原因,但贫僧的第六感认为这一定和三个月前的那个事件有关。于是贫僧宣告:可能是 DNS 被劫持,NTP 服务器列表中有一个被解析到某个时间错误的 NTP 服务器上了。这么离奇的巧合,你们信吗?

4. 吓醒

稣是不信……本故事纯属做梦,如有雷同,请吓醒!

回家

稣在山兜村要回天堑村的路上,刚刚风雨大作,两村之间的河水涨了很多,很多要回去的人都在走吊桥,这种吊桥很简陋,基本就两根绳子,简直无法走,只能是手脚并用,慢慢爬过去。

中途就掉下去不少人,后来稣就走到了中间的一个房子门口,一个白衣美女走了出来,一看居然是稣的盆友,就是浑身丰满了许多,她问稣干嘛来参加这个活动,稣一时愕然,稣只是想回家,哪有参加什么活动。她说,这个活动还有两关,她就是最终奖品之一,活动是为了竞选男优……

卧槽,原来如此,难怪那么多人来爬吊桥,稣吓尿了。她还说,可以先让稣插,不过不能让主办方发现了,于是稣就插了……咳咳……队,先过去倒数第二关,从房子门口跳到下面的沙滩去,大约 4、5 米高,稣觉得一点都不难就跳了,果然没事,但其他人有的却挂了,原来沙子里是有钢条的,不小心踩到,脚就挂了。

稣想太危险了,最后一关肯定更危险,算了,赶快退出保命。蛋似水路已经走了一半了,再回去也有难度,好惨,肿么办?

难不倒稣的,催动强大的意志力,直接唤醒大脑、小脑以及脑干!

逃脱

有一天稣回家的路上突发奇想,为什么每天都是用脚走路?干脆用手走回家吧反正也不远。于是就开始用手走,蛋似走到一半的时候没体了,就趴着不动休息。

这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居然来了几个政府机构的人,说稣的行为表现了一种可贵的精神,要表彰,请稣吃饭。

饭局上好多有钱人或者有权人的样子,坐稣右边的一个中年帅哥说自己是某公司老板,语气有点屌,听说稣只是用手走了 1800 步就被请来吃饭,有点看不起稣的样子。蛋似稣还是和他聊了聊,和他说老板稣认识不少,举了 6、7 个,可能都是科技界的,他都没听过……

他表示自己很忙,要走了。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当场有一个胖子,突然掏出枪来,控制了局面,而且外面都是他的人,整个酒店都被包围起来了。刚才几个很屌的人都吓尿了。只有稣很淡定,穷逼一个,你抓稣也没神马卵用啊!

然后,所有人都被关到一个城中村里的一个别墅,稣试着逃跑,但这个村很像一个迷宫,怎么转都出不去,而且看似是出口的地方都有人把守。不过这个别墅本身没什么人管,感觉胖子是想和我们玩什么游戏……

其他的大人物们,个个都不敢离开别墅,稣回来和他们说明情况,其实是有可能逃脱的,但他们都不敢想,原因竟然是稣离开的时候,里面有一个吓坏的想逃,结果被打死,拖走了!

这时候胖子来了,说自己是个魔术师,只是想找灵感。稣想,坑爹啊,找灵感你玩绑架!?然后就告诉他,稣有个魔术,你绝对会说好。

一台大型可口可乐饮料机牛逼闪闪地开过来,稣一声令下,可乐和方糖大量混合,炸了出来,把那个胖子喷成落汤鸡,稣立刻过去把他的枪抢了。其他人拼命鼓掌……

声控智能家居果然牛逼!

公司组织旅游,是到女同事A的家乡一带,所以她说可以带我们自助游,住宿也可以自己安排,稣想是两男一女应该不会被误会,咳咳,稣可不能接受那啥…而且他们俩比较熟,但都不是单身,稣是打酱油的,他们都可以,稣也就同意了。

刚到就天黑了,直接去住宿,尼玛…是一个大房里有小房间,看起来是民宅,所以比较便宜,男同事B习惯早睡,居然直接倒头便睡…稣撸撸手机,熬一下睡,结果听见A大叫有鬼啊!然后吓跑逃出…

稣和B都起来了,表示鬼你妹啊,玩我们?B说无聊,继续睡了!好淡定,哈哈!

然后稣,见A好久都不回来,电话也不通,开始担心,就去大厅找工作人员帮忙,工作人员说可能两个女生出去逛街了吧!然后稣一惊,什么两个女生…一看住房登记才知道我们是两男两女入住,还有一个女同事C…吓屎了,稣給她打电话,铃声从床底传来,啊…原来她被A杀了,然后立刻变鬼来报复A,嗯,好合理的剧情,反正不是稣干的,稣就安心地睡了。第二天醒来,才知道,只是一个梦…

退休的时候,科技已经很先进,经过各种治疗和保健,爷保持了20几岁的外表,迪奥爆了!鲸神魂裂症也无大碍,就剩这个死结没有打开。

按照鲸神科医生的设定,爷来到童年记忆中的排洪沟,没有工作压力,难得能够优雅淡定地钓起鱼来~

不过很快,异常就出来了,天色将黑时,爷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他很无邪地看爷……爷想,不妙!这关还是过不了!

然后,想起来医生说的药,爷赶紧回家去找药了。临走前,让一个小男孩帮忙看着钓具。

一会儿后,爷吃了药,感觉自己变精神了很多,不再产生幻觉,于是就去找小男孩要回了鱼竿。

割裂的记忆,没有先后逻辑……只有对时间的恐惧。

总觉得水一到晚上都特别可怕。黑黑的海水、河水……长大了,知道不应该害怕,也淡定了,蛋似从感性上,还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会不知不觉幻想,黑水里冒出危险的畸形生物……

村里有条排洪沟,曾经连着一个大池塘,后来池塘消失了,沟也是慢慢消失,记忆也慢慢消失。

曾经这里有罗非鱼、鲤鱼、塘鲺(鲶鱼),年轻人经常来钓鱼。

很久后,试图寻找那些记忆,竟然无意间来到了一段保存很好的沟道。

天很黑了,但居然有一个小男孩在钓鱼,哥问他为什么这么晚不回家?

他说:“刚才有一个大孩子在这里钓鱼,我在看他钓鱼,他说有事离开一下,让我帮忙看着,结果看到天黑了……”

看着黑黑的河水,哥都有点害怕了,问他怕不怕,他说很怕,我要回家了,你帮他看吧!

哥拿起鱼竿,记忆突然重叠了,那种感觉很恐怖,很早以前,村里的河边,有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男孩,在河边钓鱼,那时候,哥可能只有8、9岁,因为好奇,一直看着他,后来他让哥帮他看一下,自己就离开了,这么多年,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又来了另一个大男孩,哥让他帮忙看着,也是不认识,而且再也没有见过。

哥自认为从小记性很好,特别是小时候,可是这个事件里出现的两个人,竟然都不认识,也没有再见过!

梦连接了童年的记忆,而记忆是无解的死循环。

机机进进出出

哥在软件园散步,突然一个女主持人走过来说在做节目,要给电视机前的观众表演一个魔术,让哥把手机借她。哥借了,她也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是三爽的大砖块,然后她把哥的手机放在她的上面,面对面放在手上,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哥的手机竟然潜入她的手机里了!她那是安卓系统,竟然就好像跑了个 WP 的虚拟机,而且还可以再拿出来。我擦,牛逼啊!

后来哥和一个美女聊天,也想给她变一个,她也是安卓的,哥按照流程把自己的手机放在她手机上,结果怎么压都进不去,哥纳闷着,是不是只有三爽才可以。美女笑着说:你是不是想和我XXOO啊?不用这么暗示吧…

哥恍然大悟,立刻人肉了那个美女主持人,发现她是某笑星演员的女人,一路追踪,居然得知他们晚上在某酒店 KF,然后哥找人在路上毒打了那煞笔一顿,自己去了约好的房间。主持人一看到哥,就说丑了点(尼玛!)但至少比那个演员帅。以下儿童不宜。

吃屎是不可避免的未来~

未来,可能是为了节省能源,或者出于“猪”道主义,人类已经不吃禽兽这类比较有情感的动物了,根据泥巴娃所梦,未来的人都是吃虫的。
果蝇、蛆等虫,虽然恶心,但是经过加工,确实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
泥巴娃注意到这个流程:人拉屎,养蝇蛆,产蛋白质,加工成肉,人吃肉,拉屎……
这个过程很快,很快,快到来不及反应,就变成了——人吃屎!
一个个面目狰狞,手里还捧着一坨屎,要请泥巴娃吃,泥巴娃眼一睁,整个世界清静了~

今天早上醒来就发生了一系列怪异的事情,去买早点没遇到半个人,当然整个的人也没有,到了早餐店才发现没开门。我想:算了,公司还有点东西可以撑一下肚子。

来到公司才发现更怪异的事,人倒是有,但都是骷髅。真佩服自己当时的淡定,居然没有大呼小叫神马的!不过当时马上想到世界末日,于是看看手机,时间是 2011 年,还早呢。好奇地打电话给家里,他们都表示世界没有抛出任何异常。然后又想:惨了,不会是只有软件园发生灾难吧!我弟弟也在软件园,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他说公司送他们项目组的几个去北京玩了,不知道软件园发生了神马!

接着,发现脑子里还有一个人,就硬着头皮,往那处走过去,人不在位置,不过那屋子里的其他位置一样坐着几个骷髅,心想好像我在意的人都没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给她打电话,没人接,不过不接不一定就是挂了,但是我不放心,到车库去看了一下,熟悉的车牌号,跑过去,震惊了……车里一个骷髅……车门打不开……过了一会儿,我马上就冷静了,发现那个骷髅比她大了好几个尺寸,sigh~应该不是!

最后有人叫我,一转身,我被咬死了,跟大家一样……真无语啊,主角都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