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机进进出出

哥在软件园散步,突然一个女主持人走过来说在做节目,要给电视机前的观众表演一个魔术,让哥把手机借她。哥借了,她也马上拿出自己的手机,是三爽的大砖块,然后她把哥的手机放在她的上面,面对面放在手上,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哥的手机竟然潜入她的手机里了!她那是安卓系统,竟然就好像跑了个 WP 的虚拟机,而且还可以再拿出来。我擦,牛逼啊!

后来哥和一个美女聊天,也想给她变一个,她也是安卓的,哥按照流程把自己的手机放在她手机上,结果怎么压都进不去,哥纳闷着,是不是只有三爽才可以。美女笑着说:你是不是想和我XXOO啊?不用这么暗示吧…

哥恍然大悟,立刻人肉了那个美女主持人,发现她是某笑星演员的女人,一路追踪,居然得知他们晚上在某酒店 KF,然后哥找人在路上毒打了那煞笔一顿,自己去了约好的房间。主持人一看到哥,就说丑了点(尼玛!)但至少比那个演员帅。以下儿童不宜。

吃屎是不可避免的未来~

未来,可能是为了节省能源,或者出于“猪”道主义,人类已经不吃禽兽这类比较有情感的动物了,根据泥巴娃所梦,未来的人都是吃虫的。
果蝇、蛆等虫,虽然恶心,但是经过加工,确实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
泥巴娃注意到这个流程:人拉屎,养蝇蛆,产蛋白质,加工成肉,人吃肉,拉屎……
这个过程很快,很快,快到来不及反应,就变成了——人吃屎!
一个个面目狰狞,手里还捧着一坨屎,要请泥巴娃吃,泥巴娃眼一睁,整个世界清静了~

今天早上醒来就发生了一系列怪异的事情,去买早点没遇到半个人,当然整个的人也没有,到了早餐店才发现没开门。我想:算了,公司还有点东西可以撑一下肚子。

来到公司才发现更怪异的事,人倒是有,但都是骷髅。真佩服自己当时的淡定,居然没有大呼小叫神马的!不过当时马上想到世界末日,于是看看手机,时间是 2011 年,还早呢。好奇地打电话给家里,他们都表示世界没有抛出任何异常。然后又想:惨了,不会是只有软件园发生灾难吧!我弟弟也在软件园,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他说公司送他们项目组的几个去北京玩了,不知道软件园发生了神马!

接着,发现脑子里还有一个人,就硬着头皮,往那处走过去,人不在位置,不过那屋子里的其他位置一样坐着几个骷髅,心想好像我在意的人都没事,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给她打电话,没人接,不过不接不一定就是挂了,但是我不放心,到车库去看了一下,熟悉的车牌号,跑过去,震惊了……车里一个骷髅……车门打不开……过了一会儿,我马上就冷静了,发现那个骷髅比她大了好几个尺寸,sigh~应该不是!

最后有人叫我,一转身,我被咬死了,跟大家一样……真无语啊,主角都挂了!!!

久恋神经 —— 别以为您帅就可以××

情人节那晚,【鲸神链】约了【美女】到【寨子山】的后山,结果遇到七个【土匪】劫色。

【鲸神链】信誓旦旦地和她说跳下山寨吧,武侠小说里都这样,下去绝对不死,还会有好事发生。【美女】很害怕,不情愿,于是【鲸神链】一脚把【美女】踢下去。

【土匪】愣了,没色劫了,无语地打量着【鲸神链】。

【鲸神链】看出他们想改劫财,于是把钱包掏出来……沉甸甸的一个哦……咳咳,穷人,里面都是硬币,也扔下山寨!

【土匪】二愣了,没财劫了,继续地盯着【鲸神链】:“我COW,大哥,你太绝了吧,看来只能留下你的一条小命了”。

【鲸神链】:“哈哈,您们太天真了,我可是主角,主角跳山寨死亡率从来都是零,何况下面有个【美女】做垫!”说完就跳下去了。

【土匪】三愣了,七个失声痛哭,第一次打劫就遇到这么牛的人……还是改邪归正吧。

【鲸神链】到了山寨谷底,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突然冒出个【金刚】,从兜里掏出一本书,说:“你恋,恋完了无敌于天下!”

【鲸神链】一看,是本《久恋神经》,果然天下无敌,但是——【美女】呢?

【金刚】比来比去表演了昨晚的那幕,毕竟是大猩猩,只会说那一句人话。

原来,【美女】被踢下来后也没死,但后来有人扔下一个东西,把【美女】给活活砸死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以为您有钱就可以乱扔钱包。

怪悟 vs 怪物 —— 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我来到我们家的古宅,走进了一个很老旧房间,掉进了时空隧洞,来到一个未知的地方。

他们都说英语。晚上街上没人。据说是因为这里有怪兽出没,已经杀死镇上很多人。

那天傍晚,太阳已下,天边一片深红。那条街,很像厦门中山路步行街,但更宽,两边的楼更高,整条街也是深红色调,那是被怪兽杀死的人的血氧化过的颜色。

人们已经忍无可忍,几位大胡子的彪悍大叔商量着要去杀怪兽,以绝后患。他们都是高大威武,身强力壮的,拿砍刀、斧头、大枪当武器。

我是例外,我什么都没拿,纯粹是看热闹。

在街上,我看到远方的黑影在街道尽头的楼房上挑来挑去,慢慢接近我们。

枪声响起。但是怪兽的速度太快了。第一个人死了,我很清楚地看到是被咬断脖子,鲜血喷洒满地,然后头被扭断,拿走挂在高处。

接着另一个又死了,是被怪兽用巨臂把头从身体上拔了出来,还连带了几节脊柱,我又把每个细节看得清清楚楚。但是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其他人看不到这个残忍的过程,只看到悲惨的结果,也看不到怪兽的行踪,所以有人动摇了。

有人惊慌中乱开枪,竟然无意中打中怪兽的头,可惜那怪兽的头太硬了,只是流点血而已。然后那个人又被怪兽撕碎了身体,他的头被怪兽吃了。

有人说那个怪兽只吃头。

人越来越少了,包括我只剩四个。我开始意识到怪兽盯上我了。

它大概也发现了,它每次杀人都被我冷眼观察到整个过程,所以它觉得我是必杀的对象。

它依然是用其它人看不清楚的速度移动,唆的一声就跑到我身后。然后停了,它可能想看清楚我,与此同时大家看清楚了它的位置,向我大呼快跑……但是太迟了,怪兽很快就伸手过来抓我。

一瞬间,剧情发生了逆转。

我转身,迅速抓住怪兽的脖子,用它拔掉别人头颅的方式,把它的头给拔掉了。

原来我刚才看得那么仔细的时候已经学会了……

在场的人很惊讶,后来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无语,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可是慢慢地人群中有人把枪对准了我。

依然是深红的天幕,出现了一道极光。我抬头,我清楚,他们看不见,而我分不清。

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所有人,包括我,都迷惑了,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天下无敌泥巴娃”出现了,指着倒下的怪兽,很牛B地说:“对不起,我是中国人!哇哒啊~~~~~~~Chinese kungfu!”

我哈哈大笑,众人便把我当作鹰熊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