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15】

一日清晨,耶看到弗行、弗识在厨房偷喝酒,便过去给他们讲科学。

“你们喝什么?”

“水。”

“瞎说,耶闻着像酒。那是致癌的,一滴都别喝。”

“你这鼻子!善哉善哉,此心向佛,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为了摧毁证据,他们赶紧一口闷。

“哦,看来真的是水,但你们为什么流泪,呛了?”耶看他们辣出眼泪,太装逼了。

这时厨大师来了:“居士,饿了吧?素食还吃得惯吗?”

“大师好,耶突然想吃面。释德神喜欢吃的那款。”

厨大师一看弗行、弗识的囧样,就罚他们帮忙下厨。没一会儿面就端上来。

“果然是好面!这面拉出来后在太阳下晒干,所以比一般面难煮,大师能很快把它煮得刚刚好,配的白菜、菌菇、豆皮全都是一样的熟度,手艺高超,肯定有多年功力。”

“用心就可以做好!”弗行抢答道。

“耶觉得应该把每个料的下锅时间都量化,反复练习多次,煮时考虑当地气压、当天温度、湿度,才能做好!”

“气压、温度、湿度?”

“嗯,气压影响水的沸点,温度、湿度影响心情啊!你不是说要用心?”

“哈哈,居士真爱说笑,贫僧不过是熟能生巧。”厨大师很谦虚地说。

耶吃了几口,觉得太好吃,正感动得内牛满面时,脑海里串出两个很陌生的女孩……耶陷入沉思,这里的大师都太神奇。首先是释德灵,三言两语就哄骗耶在寺庙打工,然后是鲁信的面试,正常时候耶是不太相信有钱就能快乐的,除了钱,还应该有一定道德修养和精神追求,但和他聊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地唯钱是尊!?现在吃了厨大师的面,又诡异地闪现陌生女子。这些人都是会邪术?或者催眠?

“厨大师,以前是不是有两个年纪比我稍小的女孩子也吃过你这面?”

“有啊,不过很多,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是将门之后,气质比较高贵,一个胖一个瘦,口音是北方人。”

“没特别的印象呀!可能是你自己的记忆,和她们有没有吃过这面没有关系吧!”

耶带着疑问离开,随意转了转,就看到上山时道信师叔睡的那棵树。耶使出翻墙的本事,爬了上去,于是发现这树上有个大树眼,是内凹的,正是一个天然的躺椅,只要不大翻身,睡觉都是没问题的。

耶躺好,看着树叶之间透着绿光,心想:白天还好,晚上这里一定很恐怖!反正白天现在不怕吓,干脆先眯一下。

耶打算去 JFC 约会,坐电梯上楼,开门时听到外面枪战!吓得耶赶紧关门,按负一楼。电梯里的人说:“今天许效舜来 JFC 吃饭,怎么有人要绑架他吗?”

“绑架许效舜?开玩笑嘛?这个人耶十几年没见过,过气的明星也有人绑架!”

到了负一楼,发现负一楼和负二楼都变成厕所了……可怕!很多人都往地面上跑,结果被打死,楼顶几层都着火。耶运气好,捡了一把枪,心想可以和歹徒拼个命,又想拿着枪,要是上去遇到警察叔叔,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歹徒打死……吓得耶又把枪扔掉。这时林琳和过萍出现,捡起枪说她们是军人,懂枪法,可以保护耶。

耶建议去车库,开车离开比较安全。但原来车库应该是负一、负二、负三层的,现在负一、负二都变成厕所了。林琳建议去负三看看,过萍说负三可能是化粪池,不能去。耶觉得很有道理,因为负三即使是车库,开上地面也要经过负一、负二,根本不通。唯一的办法是去火还不大的高层,往下消灭那些歹徒。但现在电梯已经不安全,从通风管道爬上楼,也可能半途就被烧死。

两难之时,许效舜来了,说:“这个楼其实是可编程的,连到控制系统就可以把车库移回负一、负二层。现在这里是厕所,就是被歹徒中的黑客修改的。”

“我们没有密码,就算有,黑客肯定修改过,我们现在也没法进入。”

“只要到控制中心,本地操作是不用密码的。”

“好办法,控制中心在哪里?”

“负三,游过一片屎尿后就可以到达。”

“吓尿……这安全性可真高!但耶并非浪得虚名,毫无逻辑的世界,这肯定是在做梦,吓醒就好了!”

耶睁开眼睛,绿油油一片,很快又睡着。已经开着特斯拉载林琳和过萍离开。

“两位美女,虽然应该没见过,但你们的名字很耳熟!”

林琳说:“是吗?我倒是感觉好像见过你。”

过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鲁耶。”

“嗯?和我们一个学长同名同姓哦。”

“同名同姓?耶的年纪当你们学长应该没问题,会不会就是耶?”

“呃,不会,他小学一年级就掉到大井里淹死了,尸体都没能捞上来。”

“哦!真不幸。所以你们俩是幼儿园同学?很奇怪,耶记性很好,没上幼儿园的事情都记得住,唯独幼儿园有一段正好忘记。”

“是啊,我们只在也门市读了一年幼儿园,后来随父母调走。最近是来也门玩,没想到就遇到枪战,真是太惊险了。”

“是啊,吓屎耶了,你们都没事吧!”

“我好像流血了,但是绿色的。”

“我也是啊,奇怪,怎么都是绿色。”

耶回头看她们,一脸绿光,面目狰狞……吓醒。

八哥之神【14】

第二天就发现寺庙的生活太养生,早睡早起最健康!想赖床?不可能的,一大早练武的、念经的、做早餐的各种噪音……突然明白师叔把耶安排在厢房的良苦用心,相对自由、安静一些。不过适应几天也没啥问题。

经过几天观测,大体搞明白寺庙如何赚钱。那些念经的僧人,会给信徒开光、超度,比如有些人买车,图个安心会开到寺庙”安车“,一般由小僧作法事,车主给小僧几百块。也有的豪车是高僧出马,就送几千块。这特么跟抢钱一样好赚!可惜耶不会念经……也有些信徒,有点事就自己跑来送钱。这可能就是传说中是做慈善吧,反正大家都开心就好。

这边的早餐很贵!不捐点钱,怎么好意思吃?一捐起码是百,吃一顿早餐……还有午餐、晚餐就更贵了。

耶从来不给钱,奇怪的是,没人有意见!这里的每个人好像都很喜欢、很欢迎耶,实在不懂为什么又这么轻松融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不禁想起以前做的一个梦,耶到陌生的世界,所有人仿佛都很期待和尊重耶,不像现实中,耶到大部分地方都没人认识,被人无视,更惨的是有些地方的人看到耶穿拖鞋还不欢迎。在寺庙,耶可以穿拖鞋去任何地方,甚至还学会穿着拖鞋爬树。

为了搞明白受欢迎的原因,耶开始和弗空、弗色等年轻一代搞好关系。他们一行人满脸青春痘,一看就知道是未经岁月的小年轻,应该还在戒色……听说现在的和尚都可以谈恋爱,耶以前是拒绝的,但想起不久前的夫妻生活,现在表示赞同。

摧残激情就是摧残生命,使欲望得到升华才能防止欲望的泛滥。

由戒色这个话题开始,发现他们大多数是明白当和尚只是个职业,只有弗明、弗智感觉对高深境界有些追求。耶的计划是观察一下他们谁比较弱,四下无人时打一顿再逼问。更熟悉之后,他们都认耶这个大哥,就没打的必要了……但他们似乎并不明白耶受欢迎的原因,只知道上面一级级交代下来要善待耶。

“看来还是得找师叔问问”,耶正思考下一步,突然听到弗色喃喃:“凌姑娘又来了!”然后他们几个小伙子就开始躁动。

“啥人物,让你们这么不淡定?”

“是个信徒,怀孕后每周末都来烧香拜佛……”

“擦,你们这些死小孩,孕妇有啥好激动?”耶不耐烦地打断。

“是她同行的妹妹,十分可爱。”

“哦?可爱?是什么概念!”

弗智接话:“在《起世经》中,殊妙可爱出现三次,端严可爱出现八次,杂色可爱出现五次,还出现鲜明可爱、微妙可爱各一次。用可爱形容女施主,并无不可!”

这货竟说废话,耶早就想打了,但是人多不方便抽他,“呃,听你们念经,还是自己去见识见识吧!”

凌笑越

卧槽,真的很可爱……耶考虑还俗!哦,还没出家呢!这一定是个考验,要忍住。

耶只是靠近一看,都还没想出怎么搭话,她倒是先问话了:“这和尚是新来的?”

“你说耶吗?耶不是和尚!”

“那你剃光头干嘛?”

“呃,代码写多掉头发,干脆来出家,但住持还没同意。”

“哈哈……原来是死程序员!”

“姑娘借一步说话!不要妨碍你姐拜佛。”

“哦?你还想打我不成?”

离开大殿,耶回答:“没有没有,看姑娘十分可爱,想认识一下。”

“可爱?你是说我不漂亮吗?”

“不是不是,在《起世经》中,殊妙可爱出现三次,端严可爱出现八次,杂色可爱出现五次,还出现鲜明可爱、微妙可爱各一次。用可爱形容姑娘是我佛惯用的无等赞美。”

“你不是死程序员吗?还研究《起世经》,这个经我很熟的。”

“刚学的,研究不敢,随便看看。姑娘似乎对程序员有偏见!”

“呵呵,以前和程序员约会过,无趣得很,除了上班、加班,下班就是玩游戏。”

“哦,耶不会玩游戏,在寺庙写代码,工作时长没有挨踢公司那么长,也不用加班,还包吃包住。”

“这寺庙还真时髦,刚招的吧?”

“嗯,深度学习方面的,对不懂行的都说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障嘛,我知道,我们公司专门投资这个领域的。”

“原来,姑娘是投资界的,难怪气质非凡。”

“干吗叫姑娘,你是上世纪的人吗?这是我的名片,凌笑越,叫我凌姐或者笑笑都可以。”

“好的,笑越。好听!人如其名。鲁耶,没有名片,是耶鲁大学的鲁耶。”

“你也是耶大的?”

“呃,耶不是噎大,是吓大的……是说耶鲁的鲁,耶鲁的耶。”

“哦,我是耶大毕业的。”

“学霸,加个 Telegram 吧。”

加完联系方式,她姐姐就来找她回去了。

她的脸上有很明显的酒窝,虽然表情很淡然,却好像随时要笑起来。耶似乎也受到感染,心情舒畅一些。

“谈恋爱本身是很美好的事情,能不能结婚并不重要。”

耶回头,看到是弗明在装逼,顿时条件反射打了他一拳,“你谈过吗?让你装逼!”

“哎呀……居士下手太狠了!还好小僧练过金钟罩。”

“突然在武林高手背后出现是很危险滴,还好你有练过,保住小命!耶要去写代码了,再见。”耶心想:“卧槽,原来打赢小和尚不容易,还好上次没有冒然出手。下次试试弗智!”

八哥之神【13】

一顿骚操作之后,心情五味杂陈,但终究恢复平静,进入贤者时间,思考八哥满满的人生。

小学低年级,过元宵节,和小伙伴们去农具厂取锯末做火炬的燃料。顺台阶下坑,不料头顶上的锯轮突然开始转动,上面有个大人大叫着让大家赶紧出去!其他孩子都怕被大人打,不敢动,而耶是孩子里最胆小的,理论上应该往反方向跑进去,然后被锯轮切开脑袋……神奇的事情却发生了,耶的意识跑到大人脑里,用他的眼睛看到耶头顶上的锯轮……然后耶拉着小伙伴逃命出来。

小学五年级,喜欢独自在学校围墙上发呆,有一次不小心掉下去,以为要死了,结果居然啥事都没有。

高中时,一次下雨时,在宿舍 11 楼楼顶,突发奇想,如果自己死了,是什么样的感觉,宇宙是不是失去意义,时间飞快流逝会,耶又再次出生,但在耶的意识里,时间太久远也等于一瞬间。于是耶爬上围栏跳下去,结果吓醒了。

大学时,有次高中好友骑摩托车找耶玩,非要耶载他试试,耶没有学过摩托车,只会飙车,根本不会停。十字路口,一辆大卡车在垂直的方向行驶,耶估算如果不减速一定垂直相撞,但耶并不会停车,于是心想:卧槽,要赔一辆摩托车了。结果神奇的事情又一次发生,耶从同学脑里隔空借来摩托车行驶技能,慢慢把车速降下来,并向右拐,最终大卡车先过路口,只是轻微追尾大卡车。那瞬间,耶感觉到同学和卡车司机的恐惧,唯独没有自己的。

如果多重宇宙是真的,耶应该在其它宇宙死过很多次!但没关系,耶相信自己在无限中会重复无限次。如果用一串数字代表耶的意识,它可能很长,但这串数字一定藏在 pi 里,因为它是无限不循环的。再复杂的意识,它一定是无限的一部分。只是记忆丢失后,没有任何意识能肯定自己以前存在过。

失忆也是好事,它让死亡的时间变得不存在。人类最害怕的事情,应该不是死亡,而是老化。人老之后,各种无法自理,失去自由,当活动空间只剩一张床时,甚至还不如坐牢。所有亲人也会视之为负担,不愿来往。

耶设想过很多次,自己沦落到这地步时,如果不能选择安乐死,那会是多凄凉。人生终究是孤独的,所以耶一直是个丁克。结婚不积极,谈恋爱也不会花太多心思。这些关于孤独的思考太多太经常出现在脑海里,耶决定想办法解决它!

耶反复思考之后,认为问题出在:自己天性乐观,精力旺盛,所以容易想太多。为了追求平静,应该做一些平衡,比如太乐观的时候,听悲情的音乐;悲观的时候,就听轻快的音乐。可以用于平衡心境的事物有很多,除了音乐,还有比如食物、电影、运动,但这些太平常,耶已经厌烦,所以想干脆出家!

出家

耶首先想起以前半夜去拿葡萄爬山,印象太深刻!于是联系拿葡萄寺,结果客服说要出家得硕士学历……神马?佛不是说众生平等?

后来又想起叔公在金钵寺出家多年,以他的资历,不是住持,也应该是隐藏 boss 扫地僧!

叔公没有微信,也没有电话……耶为了表示诚意,特地坐公交到山下,然后徒步上山。如果直接打的上山,会显得不够苦逼。毕竟在电影里,从来没有见过谁是开开心心地出家的。

一大早地来到山脚下,耶就不淡定了,预想的剧本是:把扫地僧的扫把接过来,表示自己一心向佛,并一路扫上去!不料,多年没来,已然没有扫地僧,改为聘请的专业清洁工……为了不打扰他赚钱,耶只好放弃这幕表演,跑步上山。

山路蜿蜒崎岖,跑三千米气喘吁吁,还没到!发现跑偏了……难道这是佛的考验?突然一条蛇从树上掉下来,差点吓醒!这春寒料峭的清晨,蛇不是应该冬眠?难道耶是许仙转世?吓得耶赶紧往回跑到上个岔路,开手机导航,才找到寺庙方向。

“出个家,还得靠科技,太没诚意!”

“什么鬼?你怎么知道耶是来出家的!”

耶环视四周,那蛇没跟来啊!顺着声音找去,原来树上有个监控摄像头,还带语音通话功能!但是这声音也太逼真了……

耶想起电视剧里有一幕:得道高僧神神秘秘的叫来小和尚,让他出门迎接某位江湖大侠。小和尚出门,真的发现有人正上山拜访,便问是不是某某大侠,得到肯定的回答,便表示高僧等待多时。于是小和尚和大侠不禁双双对高僧佩服不已。

真特么装逼!

“小伙子,看啥呢?发什么呆?”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站在耶后面,手压在耶肩膀。

耶遭受一百点惊吓,这情节是忍者暗杀?耶心想:“现在只要动一下下,头马上就掉了?”

僵。三分钟过去。也还是不敢回头看。气氛十分尴尬。

“我跳下来,扭到脚了!借你肩膀扶一下。”

“蛇……蛇精?”

“贫僧鲁信。”

嗯?居然是个大活人,刚才躺在耶后面的松树上,被树干挡着……因为回音,耶以为是反方向的,就觉得扬声器的声音没那么保真。真是太意外,太惊喜!噗通噗通。

“同姓哦!小弟鲁耶。确实是来出家的。”

“小兄弟,看你眼神深邃但呆滞,莫非是程序员?”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出家前是挨踢公司的 CTO。你有啥八哥解决不了的,怎么非要出家?”

“耶是来寻找一个宁静的人生。”

“哦!那你只要赚够钱,爱干嘛干嘛就行了呀!”

“啊?现在的和尚都这么瞎说大实话的吗?”

“出家人不打诳语,实话相告,这上面是不欢迎穷人的。从底层修行,并不能给你宁静的人生。”

“耶的叔公是释德神,找他跳个级可以吧!”

“哦?居然是家师的后人!师傅他老人家几年前就圆寂了。不过想来,我们应该是同村人,贫僧帮你试试。”

“谢谢师叔!”

“没事没事,款待几天,你自然会想通。”

“师叔指想通神马?”

“佛门清净地会让你听见内心的噪音。”

“然后呢?”

“有钱就有宁静。阿弥陀佛!”

“呃……看样子师叔领悟很深,一定很有钱了?”

“有点,有点。八千万存款,五套房子收租,父母都是公务员,丧偶未育,一身轻松。”

“此……嗷……真牛逼。”耶恍然大悟,现在的世道都是财务自由才有自由,难道他说的有错?应该没有,只是耶偏不信而已。因为贫穷限制了耶的认知,耶只想用精神修行的方法来强行解决困境。再说,虽然有钱后才好追求精神财富,难道穷人就不能提前考虑?

师叔用庙里专用的通信 App 发点信息后,就让耶自己上山,说自有安排。

见到住持后:“老衲释德灵,施主为何出家呢?”

“耶从小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长大发现社会网络太复杂,想换个简单的、小而美的环境生活。”

“本寺虽处深山,可也是社会网络的一环节,你来这里只是换个工作,这是你要的吗?”

“工作?试用期三个月?”

“是的,五险一金,包吃包住,弹性工作时间,不打卡不考勤,基本工资 4800,有岗位奖金还有分红。”

“出家的同时还能写代码,真不错!耶可以应聘机器学习开发工程师岗位。”

“稍后你找鲁大师面试,谈薪资。”住持随后对小僧说:“带这位居士去厢房安排住宿,然后带他去鲁大师寮房面试。”

耶心想:“麻痹,这老和尚法力深厚、气场强大,被带歪了!耶是来出家的,怎么变成跳槽……出个家还真特么难鸭!难道出家算体制内编制?水真深!”

面试放水篇

“鲁大师好!耶来面试调参工程师。”

“贫僧佛道双修,法号道信。”

“好的,道信师叔。”

“第一题:舍利弗比释迦牟尼佛年长,却是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这是为何?”

“释迦牟尼出家前是乔达摩悉达多王子,家境、地位比较高,有钱有权就是老大,和年龄关系不大。”

“第二题:当代年轻人越来越穷如何解决?”

“提高高科技企业的估值泡沫,年轻人更懂科技和炒作概念,赚了钱赶紧跑路,让大妈接盘。”

“量化交易靠谱吗?”

“没有内幕交易靠谱。”

“好!你过关了。”

“不问点技术、数学啥的?”耶很纳闷,心想:“麻痹,为什么又轻松搞定?咦!为什么是又?”

“不用,我对你早有耳闻。”

“居然如此!但耶有疑问。你们不让耶出家吗?”

“家师不让。”

“他不是圆寂了?”

“他老人家很早就预言如果他后人来询问他为何出家或者来出家要怎么处理,具体情况你要找住持了解。”

“哦?现在的住持似乎很厉害,会干扰别人的想法!”

“是的,他是莫名出现的,家师传位给他后,立刻圆寂,这是也本寺最大疑团。”

“难道有妖孽?”

“应该不是,据我观察释德灵和家师各方面都很像,有时候我都怀疑他们是同一个人。”

“家里人传言叔公是因为失恋才出家的,是真的吗?”

“据我所知,失恋只是表面原因,更深层的原因是觉得这个世界有 bug。”

“耶也觉得这个世界 bug 很多,你说的哪一种?”

“师父年轻时就固执地追求长生不死!青年时期,他认为繁殖也是生命的延续,本想娶妻生子,但很不巧,他喜欢的姑娘居然爱上自己的堂哥,导致他一气之下出家了。”

“除去追求长生不死的部分,这就是老家传说的版本。”

“追求长生不死才是重点,也是师父多年唯一研究的方向。但是在佛经里研究怎么可能呢?”

“嗯!应该去研究克隆、换脑术之类的科学方法才对!”

“没有这么简单!所有弟子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虔诚的信念也是好事,大家都愿意陪伴师父老去。直到有一天,师父病倒,释德灵突然出现……”

“好吧!越来越像灵异故事了……这个释德灵不会就是研究换脑手术的落魄医生吧?”

“并不是,他是送外卖的!”

“哇!好意外……他不会是来给叔公送外卖,结果顺便就继承叔公的衣钵吧!”

“耶!你真是聪明伶俐,一猜就中!师父重病后,说几十年没回老家,很怀念老家的干面,我就联系老家小吃店帮忙弄了一份材料,超范围送来。送快递的大叔自称是老家人,认出师父,亲自下厨给师父煮正宗的干面,后来长谈一晚决定留下就地出家。”

“好的,师叔,耶这就去送外卖。”

“哈哈……现在恐怕没用了!”

“话说德灵大师原本没成家吗?一晚上就舍弃红尘,居然比耶还快,真厉害!”

“不知道!我调查过,老家没人认识他!这就是最怪异的事情……师父收他为关门弟子,把一生所学精华都传授给他,出关后,他就宛如师父本人,所以大家都接受了他的领导。”

“神奇得可怕!耶觉得我们也很有缘,你什么时候把家产也传授给耶吧!”

“赫赫,你真幽默!不谈这个了,给你介绍我的一批新弟子——弗空、弗色、弗受、弗想、弗行、弗识、弗明、弗智,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他们。”

“好的。”

八哥之神【番外篇2】

听说鲁豫要来采访稣

1. 耶与稣的区别

  • 稣比较魔幻,走的是鲸神链模式,从不潜规则女主、女配,考虑事情,倾向个性化。
  • 耶比较现实,考虑事情,倾向站在家庭角度。

举个例子:换了一辆 A6AR,3.0T 的动力,忍不住要飙车,应该如何克制?

  • 稣:吓醒。
  • 耶:在后座装上儿童安全椅。

2. 场景、人物的单调性

  • 主题是孤独,所以人很少。
  • 题材来自梦境,造太多人的代价很大,容易吓醒。

3. 服装

  • 主角换了几个人,但服装一直是同一套,这是为了说明这几个演员演的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
  • 经费有限,衣服都是借的。

4. 床戏

  • 目前是略过,考虑到光腚总菊不容易过审,干脆不拍。
  • 女主表示肉体是借来的,没有达到自己原本的水平,拍出来丢脸。

5. 神到底是谁?

  • 作者和主角其实都是无神论者,所以并不存在神。
  • 八哥之神是“八哥的神奇”,理解为“神奇美妙的八哥”会更合适,不少读者可能理解错了。

6. 为什么耶一出场就啪啪啪 49 天?这对稣公平吗?

本来是啪啪啪 59 天的,中途遇到春节,女主放假 10 天。

确实对稣不公平,但是稣并不在意,因为稣是鲸神链模式,在意的是减掉性的爱情。

7. 无神论的作者为什么安排附身这样不科学的故事?

严谨地说,这确实不科学。但这也不是鬼神说。

换头手术已经能实现,以后可以只换脑本身。如果我们用一些数字和公式来表示一个人的意识,我们会发现每个人的表达式都是不一样的,如果两个人不一样的地方很小,那么当他们中一人发生病变,就有概率变成另一个人。但不可能因此把一个人的记忆转移到另一个人脑里。

附身的故事是发生在识界中,识界本身就是模拟的系统,系统要修改每个人是很容易的。记忆的转移也可以实现。

附身结合故事最后的催眠洗脑,其实是想说明一个道理:如果一件事情,只有您自己一个人知道,那么这件事到底存不存在?您说存在,别人都以为您是开玩笑的!进而解开主题:任何一个人都是孤独的。

8. 失恋真的可以训练神经系统的预测能力吗?

取决于精神力,不止失恋可以,做梦、昏迷也可以。但每个人的方式和程度可能会不同,建议在恋人指导下测试。

八哥之神【12】

耶是一个找不到女票的程序员!

一个前女友,带耶去基督教堂练英语口语,自我介绍时,耶说自己叫耶稣,结果当场被打。分手。后来只敢简称耶了,当然有些人称呼耶为“爷”……真是折煞耶也!耶还是安静地当个小穷逼吧。

又一个前女友,开始谈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讨论起信不信中医,耶小学五年级就调研过《本草纲目》,越看越觉得是能治病的邪术,后来又听两个罗胖黑中医,觉得很有道理,就很坚定地告诉她:不信中医的理论。然后,耶和两个罗胖都被拉黑。

又又一个前女友,是虔诚的佛教徒,耶和她讲解一神论,宇宙只有一个神,他在不同教派里有不同名字,但都是同一个神,比如道家称呼神为“太上老君”。她很不服气,耶又用相对论和量子邪说分析了道家的先天五太,并得出结论,道说比较接近科学。没错,耶又失恋了……

有一天,耶突然通灵,有一个强大的意识入住了耶的脑海里,情商哗哗上升,于是耶不止能预言对很多人事,还可以搞定女票!

2018 年 12 月 17 日中午,耶出去吃饭的路上遇到一个高挑的女纸,主动对着耶笑。

“我们认识?认错人了吧!”

“夫君!我是凰儿呀!”

“黄儿?不认识……蓉儿还有听过!”

“夫君怕是忘记 8 个月前的梦了,我是白云凰。”

“嗯??那个梦居然是真的!你不会是看过圣小开先生写的博客,以此来坑骗耶吧!”

“怎么会呢!我现在已经占据主导,还学习好现代很多知识,才终于遇到夫君的。”

“所以你真的是美柚员工!但是你的脸怎么这么黑,是烧黑没退吗?耶记得你本相很白,很高的。”

“夫君说笑了,你以前不是说先看身高的,这个女孩子正好 167cm,脸是黑了点,我也有点不习惯,但附身人选有限,只能选她。”

耶心想:就算她是脑子进水精神错乱,反正耶也没啥好坑骗的,就从了她吧!于是耶心情愉快地答应了:“好吧,娘子,勉强可以接受!”

甚至还写了一首诗:《诗盗·情翔白云稣凰真

半人半鬼半单身,
有情有义有慧根。
脑中进水肿满贯,
掌握合分了无痕。

于是耶和凰儿开始过起没羞没臊的夫妻生活。此处剧情,主要靠幻想……

两个问题比较严重:一是,凰儿只能主导七七四十九天,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这个数字逼格比较高吧……另一个问题,凰儿离开后,肉身原主人可能会有这些日子的记忆,毕竟记忆都是存在她脑子里。到时候可能会很尴尬。

才怪!精神凌驾一切,先操心,再不操心。

耶学会催眠术,第 49 天,凰儿自愿接受催眠,忘记这一切。

2019 年 02 月 15 日晚,耶又遇到这位美柚员工,她果然没认出耶来。

只是她身边跟着另一个男人,耶又失恋了!远比之前进展中断的失恋来得凄凉。

但失恋的那几天,耶的神经系统出奇灵敏,预测了好多事情都成真。比如朋友公司有谁要离职,有谁要被裁员,有谁要被降职,和朋友们吹完,全中。

梦见海水五彩缤纷涌上岸,结果某地海啸。

梦见捡到钱,现实中真的捡到钱。

不过几天后这种神奇的技能就伴随神经活动变温和而消失。也许这样的技能太消耗精力,所以注定不能长久。

八哥之神【11】

识界量子地狱

经过一阵修复,稣在地狱醒来,“谷绵小姐姐?怎么是你?”

“我不是现实世界的谷绵,我只是使用她的数字形象的程序,帮你转世。”

“转世?哦,稣已经死了……能原地满血复活吗?”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幻想?”

“不是要去拯救陈博士吗?咱们是一伙的吧,你当然要帮稣!”

“我是中立的程序!你现在有选择权,但选项有限。一种是重新出生,一种是直接附身识界里的成年人。”

“直接附身识界里的成年人可以保留记忆是吧?”

“都不能,选择附身,还会融合本体过去的记忆,有精神分裂的可能。但你能更快再去枫林晚执行拯救计划。”

“哦,稣选择重生!拯救陈博士只是顺便,并不是稣的必要任务,你们自己救吧!”

“你确实是个特别的人,一般人都逃不过蔡戈尼克记忆效应,而你竟然选择直接放弃。”

“无限的世界有很多机会,为什么要在意过去没完成的事情?麻烦你帮稣选择个帅点的基因。”

“没问题,选择重生,你有三个托梦的机会。”

“托梦给吴情、洪锦韬、未来的妈妈。”

识界枫林晚吴情梦境

稣死后,吴情在稣的墓边流过泪。

洪警官让吴情住进 13 号房,并给以更多照顾,但她的梦境依然很幽怨。进入她的梦境后,稣的意志抑制了她的显意识,直接和她的潜意识沟通。这机制真保命,不然直接和一个女人讲道理,估计会被打死在梦境里。

“吴情,稣投胎前有些话要告诉你,你要记得重中之重是:关键的时刻,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

“为什么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我没打算犯罪啊!”

“你看过《白日焰火》吗?女主也没打算犯罪,但却不小心犯罪了,还连带毁了好几个人。”

“我没看过……在这里也没有办法看。”

“女主和你一样高瘦平胸,你可能比她更高,看起来人畜无害,剥丝抽茧后,真正的罪犯起源者却是她,而犯罪的起因是穷,赔不起一件皮衣,被逼肉偿,失手杀人。”

“你真是不忘黑我。我会注意的。”

“你记得进入枫林晚前,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有个网友学长在学习上经常帮我,他约好月底要来找我,还没见面,我就进来了。”

“你其实是被洗过脑的,有可能你们见过面之后,你的人生就无意间走偏。枫林晚的意义是阻止你犯罪。其他人也都类似。”

“你怎么知道的?”

“稣是枫林晚的救世主。这不是普通的梦境,千万记住!”

“信你了,能救我离开吗?”

“稣已经死了。洪警官也很快会自杀,你的人生自己控制,以后要靠自己!永别了,吴情,快醒过来。”

识界枫林晚洪锦韬梦境

“洪警官,稣已经回到现实,特来托梦告知!稣在现实等你!”

“我可以通过死亡回到现实?”

“是的,不要害怕,你一枪下去,稣就回到现实逍遥了,感谢!不然现在也无法通过现实中的技术托梦给你!”

“我要离开这地方!太好了!太好了!”

识界量子地狱

“两个梦托完了,现在选择直接附身可以吗?”

“圣小开先生,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不是还有一个梦没托呢?按三分之一折算,你帮稣附身到一个 6 岁的孩子身上?”

“对不起,没有这种操作。请继续托梦吧!”

“不要啦,不要啦,稣就死在这里吧!赫赫……”

“那就执行随机操作!”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卧槽,救命啊!”

现实

“周老师,小开学长的神经活动刚才又瞬间爆发,影响了整个识界!”

“嗯。他每次失恋都这样!”

八哥之神【10】

稣曾经失踪,又回来,大家都以为稣离开过。打死稣后,洪警官只要继续观测稣是否能复活,就可以确认死亡是不是可以离开。

如果洪警官就是稣要找的人,稣一定还会回去,他就能验证自己的推理。如果是这样,她是现实中和稣一起进去的正常人,居然这么狠,为了离开识界,在里面杀掉好几个人?稣还要冒险回去救她?

“林娘卡厚,稣下次再来,不是回来给你看的,是回来谈恋爱……”稣想着。

突然有一个黑影对稣说:“我来取你的狗命!”

“狗命?赫赫,稣都被打死了,你取个鬼!取吧!”

“哈哈哈哈,我是要娶你的谷绵。”

“嗯?谷绵是谁?你要娶她,关稣什么事?”稣为什么如此悲伤?不禁内牛满面……不行,稣不能死,赶紧吓醒!

“你的名字,为什么不是棉花的棉?棉花糖一样的女纸,不是更软更甜吗?”

“我名字是谷神绵绵不绝的意思。”

“进去之前,先玩个游戏放松一下,你陪玩吧!”

“不,不方便……让我的虚拟形象陪你吧!”谷绵大惊失色,“我未婚夫发现会骂我!”。

“这是你的工作,怕啥?”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最常玩的游戏是 6ex!”

“6ex 的数据是保密的,你居然偷窥稣的隐私!”

“导师让我看的……”

“你出八哥了!用虚拟形象玩 6ex,会在区块链上留下记录,反而会被发现,而真人玩受隐私保护,除了你导师那个变态,外人很难发现。然后,你居然以为稣要玩的是 6ex,等下稣要用截霸打死你。”

“截霸!哦,是你常玩榜上第二名……”

“是的,打人截图发活人圈的截霸!”

果然,把她打死 N 次!导致她不停地催,识界的时间流速是现实的两倍,要赶紧回去找人!

“再进去之前,稣可以看看现实中的另一个实验对象吗?”

“对不起,这是保密的,但我可以告诉你,她是个美女!”

“比你美吗?”

“不同类型,比我矮 3cm,比我丰满,还是个博士。”

“你多高?”

“167cm。”

“哦,原来你和稣所有的女朋友一样高。”

“我知道,你最喜欢脸净高瘦平胸的腿妹,这也是导师让我来负责你的原因。”

“你导师果然很变态,明知道你有未婚夫还把你往火坑推……”

“老爷子,你在想啥呢?!”

“想赶紧回识界,省得在这里吃狗粮。别让那啥博士久等!”

“陈博士!”

“哦,陈博士的秘书都这么年轻漂亮吗?”

“陈博士不是我负责的。”

临死前想起,泡进超羊水前的事情。原来自己进来前,一见钟情又迅速失恋……真是悲伤的开场和悲惨的结局!失败!

更惨的是,泡超羊水前要果体,都被看光了,稣在识界里居然还担心被观测而不敢车震!失败中的失败!

接入识界的客户端是个拦截式输入输出设备,人脑是一个处理器,识界客户端把人脑处理器接入识界,于是人就以为自己在识界里。现实中只要有外人启动脱离识界客户端程序,稣和陈博士就能醒来,他们为什么不这么做?这个实验背后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稣必须醒来问问谷绵的变态导师!然而稣已经被打死了……

八哥之神【9】

稣冲到门口,李大爷神秘地念叨着:“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嗯哼?这老头怎么知道稣的想法?”稣想了想,说:“大爷看过《黑客帝国》呐?”

“没看过,倒是看过有人像你这样冲进去,横着出来!”

吓尿……看来得冷静冷静!“谢谢大爷的提醒。”稣决定见到洪警官后不逼问,不讲道理。

“你来告诉我离开这里的方法了?”

“yup,稣今天看到蓝雪峰,隐约想起之前的事情,但是尝试的代价很高,你敢吗?”

“说说!”

“把你的枪掏出来。”

洪警官果断地掏出枪……

“不是那支!!尼玛,那支稣也有……”

“哦哦,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怀疑我是女人,特此证明!”

“别闹了……说正事!你相信稣吧,拿来拿来!”

洪警官又一次果断地掏出枪……

搞虾米?这么豪爽!难道他没骗稣?

“学森?可以开始说明了?”

“请叫稣外面的名字:鲸神链”

“好的,神链,你倒是快说啊!”

“稣上次在蓝雪峰背面被冻死的,死亡可能是离开的方法,稣现在开枪打死你,你愿意吗?”

“囧逗妈爹!当然不愿意!死后要是真的死了呢?好死不如赖活,学森,你别逗我!”

“果然不敢!这可能是你长久无法离开的原因!”

“珍惜当下,珍惜当下!别把枪对着我呀,赶紧收起来!”

“也是,人生的意义是由记忆定义的,死后记忆全没,不划算。”

人活记忆,神活意识。

稣把枪还给洪警官,并对他说:“稣也不想冒险,打死你,不管你是不是离开,稣也无法得知,稣在这边还有事,暂时也不想离开,留下来也要仰仗您呢!”

“那不如我帮你离开?”洪警官奸笑着,把枪反过来对着稣。

空气顿时凝结,稣听见自己的心跳,并没有任何加速,反而有点堵塞……

“万一死亡是稣离开的方法,却不是你的呢?稣死后到底有没有回到现实,你一样无法得知!就像你之前杀死的 13 号房原主人!你得到答案了?”

我命由天不由我,即使在灵魂上,我们都不自由。

“你的聪明保住了自己的命!但我得纠正你,13 号房原主人是自杀的。”

“哦?她是一名大学女教师,是吧?”

“不是,事到如今也不瞒你,是另一名警官,跟我同一辆车进来!我们原是情侣,以前开过互换性别的玩笑,进来后性别真的互换了。我们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记忆错乱,分不清彼此,他的大男子主义心理一直作祟,最后抑郁症无药可治自杀身亡!而我适应了男人的身体,活得好好的。”

“稣服了 U!咱们目前没有定论,晚安前,做个约定怎么样?”

“你说!”

“如果哪天稣不想在枫林晚活了,请你打死稣!同样,换成你不想活,稣也可以代劳!”

“哈哈哈,这么说,我们是生死之交了!我答应你。”

“不是你死就是稣亡,成交!”

稣放松地转身要离开,心想:“还是回去叫吴情到 13 号房一起洗洗睡吧!说不定还能来一炮……”

不料一颗子弹击穿稣的后脑勺,稣看见子弹离开自己前额,氧气和糖用力地烧,它们想理清这一切到底是哪里出的八哥,正好脑袋开两个孔,稣的散热性大大提高,又开启高功率运转模式。

八哥之神【8】

第二天,见到吴情,果然一脸不爽,但稣不会同情她,稣穷的时候并不羡慕富人,为什么当富人时,反而要被人嫉妒?

稣对她使了个不嫌弃穷人的笑,说:“稣要去研究食物,就当散散步,一起?”

“我要上班呢!”吴情扫兴地回答。

“不要上啦,稣带了一些可爱的兔兔,请你吃。这里风景这么好,等下去玩,顺便摘水果、打兔兔,不是美好?”

“你为什么不用参加合作社统一安排的工作?其他人会有意见吧?”

“他们以为稣知道这个世界的终极奥义,这个潜在救世主的身份很好用,虽然……”稣想了一下,还是不要告诉她,其实稣并不知道,万一大家知道,稣可能会被愤怒的群众烧死。

“虽然什么?”

“哦,虽然离开这里的方法是很难的,稣也是不小心做到,不确定别人行不行。不过总归是有希望,哈。而且稣是生物学高材生,化学、医学也都懂,可以用专业知识帮大家改善饮食和保持健康。稣现在出去玩,也是为了寻找和研究周边更多可以豢养的动物和可以人工种植的蔬菜水果。”

“哇,看不出你还挺实用!”吃着兔兔,果然要讲好听的,“那等太阳小点,再去吧!”

在田野山间散步快三个小时,这里的牛挺多的,取牛奶容易,湖也很多,懂水性可以抓到鱼,生活本该乐无边,但是吴情似乎比较焦虑。

稣正在构思怎么排除她的焦虑,突然发现一辆共享单车,在汽油还没被发明前它比汽车靠谱,稣赶紧宣布对它的所有权。

伴随着一阵愉快,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一个二逼骑着它飞奔,结果被汽车撞飞,车毁人亡。稣不禁笑出声。

“你笑啥?前轮全毁,这车已经不能用。”

“枫林晚的人不都是开车来的?这车主真穷,是开自行车,你见过他吗?”

“没听过有人是骑自行车来的鸭!”

“的鸭~他可能没地方住已经变成野人,或者暴尸荒野……赶紧找找!”

“找什么?”

“尸体啊!”

“要干嘛?!”

“如果新鲜可以吃,不能吃就练习解剖!”

“呕……”吴情听完大惊失色,稣顺势变个凶脸,做了一个要扑杀她的动作,吓退她好几步。

“哈哈哈哈,吓你的,真是胆小鬼。”

“你们读生物的,真是恶心!”

“你们读金融的,真高端,杀人不见血!我们比不了。”稣反驳道。吴情噗呲一声笑!好像确实是这样。

稣认真地看着这个小姑娘,能陪稣走这么多路,真不容易!一时心生怜惜。

“怎么了,突然这样看着我?”

“在想要是有一天,这里没东西吃了,会不会有人开始吃人?稣觉得你可能挺好吃的!”

“哎呀!别吓我啦!再不回去天就黑了。”

稣往来时方向看看,确实走挺远,全力走回去,可能也要一两小时,是应该回去了!再往去的方向望去,有一座高高的雪峰让稣有点熟悉感,蓝蓝的天空把山峰没被雪覆盖的地方染成一片蓝色,就叫他蓝雪峰吧!

“那座高耸的蓝雪峰,有人去过吗?好像很远的样子,估计要走几天。”稣嘀咕着。

“看起来是很远,而且居然有雪,大家住的地方一直是春秋天,那边才有冬天,也是奇妙!”

稣记得合作社也有一辆破自行车,于是把这破共享单车带回去,也许能组装出一辆好的。

回去的路上,稣开始套话:“你之前交的男朋友是怎么分手的?”

“我觉得他对女人好像没兴趣!”,吴情开始有点回避。

“哦,哈哈哈,是哪个基佬?”

“六爻!”

“怎么会呢?稣觉得他很正常呀,可能只是不喜欢你而已吧?”

“不是的。我觉得他和洪警官很暧昧,除此之外,他天天就是工作,都不碰我!”

“赫赫……稣有点相信你说的了!所以,一开始是你主动接近他的!”

“找个靠山认个干爹呗!但我觉得他真当我是干女儿,不带色素的!”

“哈哈,稣可能知道一点内幕,等稣完全理清楚再告诉你。”

“什么内幕不能现在说?”

“很复杂很怪异,剪不断理还乱,稣自己都没整明白,现在说只是误导你。呃,另外,看不出你还是个正常的女人……我有个问题,感觉可以问你!”

“我哪里让你觉得不正常了?要问就问呗!”

“一般女人会回避和性相关的话题,嘿嘿,这里人是不是经常车震?”

“是鸭,没啥娱乐嘛!”

“所以避孕套是不是很稀缺?稣身上有两个,能换很多吃的吧!”

“你想多了……这里有个传说,生一个孩子养大就能换一人离开,根本没人避孕。”

“你确定吗?不如我们来生一个?”

“你是神经病吗?……我,我被你气死了!”吴情脸红得说不出话来。

稣觉得莫名其妙,问:“这是拒绝还是默认?”

“我明白了,你是真的失忆!”吴情稍微缓了口气,“没事,我正式拒绝你!”

“哇,好伤心啊……”

“一点都不像!你一个老男人,还装嫩?”

“哦,原来你喜欢成熟的类型,你看,是不是这样?”稣挺直腰板,一脸正经,不苟言笑,还是有点不习惯自己的年龄设定。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逗逼的一面。”

“男人有很多面!”

回到合作社,稣和元老们讲解发展湖渔业的想法,搭桥做坝控制鱼类,还找到一种鱼藤可以用来毒鱼。

一顿饱餐之后,稣带点心去找吴情,然后一起睡特稣垃,她没有拒绝,因为法理上这车是稣的。

女人就在身边,长得还行,还不赶紧吃豆腐?啧啧……但是稣不禁想起那个诈骗电话,如果是真的,那稣是处于被监视状态,怎么好意思在这里车震?不行,不行,不行,否认三连!

稣打开 iPhone 7,上次接完电话后就关机了,剩余 71% 的电量,得省着点用。稣回拨那个神秘电话,那方居然立刻接听。

“圣小开先生,您现在是想车震吗?震吧,我们是看不到识界的具体影像的!”

“日你妹,看不到,你怎么知道稣现在打算干神马?”

有一种人,很讨厌,话不讲清楚,善于误导!

“猜的,以前很多再进去的人,都会来电问一些问题,最常见的就是这个。”

有一种人,很讨厌,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无法分辨是真是假!

“你让我找的是洪警官吗?”

“我看不见呐,咋知道是不是?她进入识界初期设定的身份是大学老师,但是您懂的,不一定完全照剧本来。说多啦,没别的事,我挂了!”

稣恼火地关机。看着苹果消失,瞬间灵光一闪:“稣住的房间有明显的女性气味,死者应该是女人。她可能才是目标,洪警官也许是窃取她的一些信息,企图让稣帮他逃离这监狱!”

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稣不确定是这个接线员没权限看,还是整个系统设计就是无法查看,保险起见,还是不震了……“稣去找一下洪警官,马上回来。”说完稣就飞奔出去。

“哎,怎么你们都这么喜欢洪警官?”

八哥之神【7】

晚餐吃的是野菜、水果、兔肉,据说是这里的豪华大餐。兔兔这么可爱,好养又好吃,当然是作为主要肉类来源。虽然接了个诈骗电话,又认识一个神经病幻想狂,搞得稣开始怀疑人生,但起码有吃的、有睡的,胜似在度假,要是还有女人就爽爆了。

房间只有 13 间,其它 12 间都有人,给稣安排的 13 号房,原主人已经去世。睡觉前是思维活跃的时间段,首先想到是——会不会闹鬼?不不不,稣是生物系高材生,怎么会有这么无稽的想法?还是想想女人,活的,可以交配的,这才科学。吴情?洪警官没请她,大概是随便吃点乐射,然后睡在特稣垃。虽然想起来挺惨的,但她应该早已习惯,不用稣瞎操心。

所谓温饱思淫欲……稣自然地想起,外面那些人即使车里有避孕套,应该也用完了,他们想放飞自我时,难道就只能靠大姨妈?明天得找几个大叔大妈科普一下,问吴情,她大概率会装纯,赫赫!

稣很快意识到,在这种陌生的环境,寂寞的夜晚,应该抑制一下放飞的思绪。还是想想失恋的故事平衡一下吧。

第一次和李怡表白,她不信,觉得稣看不上她,隔几天又表白一次,这次她应该当真了,问:“那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

稣听到这个问题,脑海里先是闪过了数种生物学、化学对爱情产生的解释,但又想她听不懂,换一种思路:满足个人择偶要求?比如身高 167cm,符合!脸不丑,还像稣青梅竹马的玩伴。声音吸引。但是这些都太理性了,稣应该说一个感性点的理由……

迟疑间,李怡自己嘚瑟一笑:“可能是因为我年轻吧!”

稣心里就纳闷了,明明就比稣小两岁多,为什么强调是因为自己年轻?不是很能 get 到她的点……生物学思维又作祟,想和她解释爱情的本质是为了繁殖,但说完,估计又毁人三观,被人唾弃,好人卡+1,于是稣抖了个机灵,说道:“你知道吕洞宾对白牡丹和对何仙姑的感情有啥区别吗?”

“这和你喜欢我有关系?”

“有的,稣喜欢你和吕洞宾喜欢白牡丹类似,是内心原始的冲动,但和喜欢何仙姑就不同,那是理性的喜欢,像志同道合的灵魂伴侣。”

李怡不知道说啥好,但脸上挂着好几种稣看不懂的笑。而稣想起周老师的话,如果女人的问题无法回答,就别回答,看着她的双眼就行。

对看许久,李怡突然说:“好像他们最后没在一起啊!”

稣的内心一震,卧槽,是没在一起……真是尬聊踩到雷,又是一次不成功的表白!不过牵牵手,搂搂腰,还是一起走到她宿舍,拥抱告别,勉强算成功一半。

回到宿舍,小蓝又提醒稣:“小胡,你的小怡现在单身,有好多备胎,只是看上你有钱陪玩玩而已,你可要玩好咯!”擦,这么诚实的基友,稣实在太喜欢他了,甚至想插他菊花。其实稣心里有数,是有这个可能,但确实也喜欢她,就一直放水,接下去,可能要反过来,研究她喜不喜欢稣。

富二代的爱情就是这么坎坷,兄弟们终于把她的备胎都找出来,共同特征确实就是:有钱。稣把互撩过程复盘一遍,这货不喜欢稣的概率高达七八成,她肯定更喜欢钱。

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陪稣做过很多稣热爱的事情的那个人,不一定是爱稣的,她可能是为了重新获得失去的东西。

最后一次见面,拥抱时,稣特地留意她的无意识动作,头条件反射地偏离稣。这个本应很幸福的动作,对她来说只是屈服于金钱淫威的迁就过场。

一想到一个女人在感性上不喜欢一个男人,却能陪伴做情侣,稣就觉得很恶心,就在感性上还喜欢她的时候,理性地强行结束。

接下来,稣发现自己并没有强大到能说断就断,失恋的感觉是:心痛、丹田瘀气造成呼吸困难、无名伤神火,交织在一起破坏稣的神经系统,但神奇的量子纠缠能力却得到加强。

像稣这么重感情的富二代太少了,以致大四时还是处男。

失恋当晚就失眠了,第二天开始,稣按照周老师的方法,每次想她失眠就撸了睡,撸了睡(居然有时候是一天两次?)……

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把她陪稣走过的路、吃过的饭店,全部独自重新过一遍,勇敢面对孤独和失去的感觉。

治疗一个多月,稣获得初级意识纠缠能力,梦见白云凰,并成功把她从梦境带到现实世界,稣觉得自己终于正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