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之神前传【8】

床上

古思:怎么……这么快?爷不是要敲代码么?

圣小开:一日之计在于晨,美好的早晨当然是睡回笼眯最好了!说不定还能再见到狐狸精。

古思:那我先去洗澡!

圣小开:大早上的洗啥澡,又没让你侍寝。

古思:哦,我也换睡衣陪爷躺躺。

圣小开:好多年没和别人睡眯眯了,有点不习惯。

古思:那我们聊天吧!床除了睡觉,另一个大用途就是聊天。

圣小开眼神一撇:你会聊啥?C 还是 C++?

古思:C++!而且我真学过,贾老师特地要求我学的。

圣小开:反应真快。爷还是亲手确认一下……

古思:爷的手好冰呀!

圣小开:嗯,爷还是稣的时候体温就低于常人,当爷后体温就更低了,需要一个暖手宝。

古思:这点我看过的资料并没有提到。

圣小开:贾总是不是和你说了爷很多八卦?

古思:是有一些基本介绍,也没啥特别八卦的!我还得多直接从爷处了解。

圣小开:有啥问题就问吧,如果问得不好爷可能就眯过去了。

古思:爷刚才提到好几次“眯”,为什么睡觉要说成睡眯眯呢?这种骚里嗲气叫法不符合爷的人设!

圣小开:骚里嗲气?眯眯——其实是爷的绯闻女友!

古思:哇哦……原来如此,看来田心挖到第一个八卦咯。

区块链上的故事

9102 年的春天,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稣和王博士聊完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天后,精神还有点紧崩,边低头走路边思考科技的变幻和人生的虚幻。

突然偶遇现在被人称为稣的绯闻前女友的月光女神卢眯眯。距离上次见面过去快一年,相逢自是有缘,人生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尽在研究自己和参考他人,何不乘机聊聊人生?然而附近像样的小资消遣场所都已打烊,也没地方坐,她提议去她宿舍。稣心想那是员工宿舍,应该很安全,稣不可能被人暗杀,如果被仙人跳,稣只要大喊一声,这破地方认识稣的少说也有 60 个!于是果断去了。

进屋后温暖许多,在温差作用下,居然一时犯困。她去洗澡的时候,稣不小心就在她床上睡着。

醒来已经快凌晨五点。她就躺在身边。稣想:楼下宿舍门没有门禁卡是出不去的,又不忍心叫醒她,于是一个果断的决策:睡眯眯。

这一觉睡得很好,是稣一生中少数几个质量极佳还能记得的觉之一,于是稣从此改口称睡觉为睡眯眯。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床上

古思:吓醒了?

圣小开:不是……稣偷偷摸摸摸了一下,眯眯的咪咪原来只比六舅大一点点!

古思:六舅?

圣小开:嗯,是爷的舅舅,他很六,所以叫他六舅。不说他,总之就是比你小挺多的……

古思:原来爷喜欢这个!田心还可以去加大一些。

圣小开:不用,不用。适可而止!适可而止!爷只是用理性的眼光衡量!

古思:爷到底是正经还是不正经呢?好难分辨!

圣小开:一名男性整形医生整天研究女人的胸,你说他正不正经?

古思:这没有不正经呀!

圣小开:一个男孩整天研究女人的胸,因为他立志成为一名整形医生,你说他正不正经?

古思:好像有不正经的味道。

圣小开:嗯哼!区别在于专不专业!如果一个人业余研究异性心理,多半会被判定为不正经,而一名专业的心理学家,怎么研究异性心理,都是正经的。

古思:爷想说什么?

圣小开:只有假不正经,才能知道谁是假正经!这是一种调试八哥人生的方法。

古思:听起来,其实爷是很正经的人,故意表现得有些不正经?

圣小开:是的,正经得无趣,无趣得没朋友。爷还是要假装有朋友的。

古思:调试八哥人生是什么意思?

圣小开:很多时候,很多人,是不会说实话的,需要一些研究手段。比如陪他们演戏,但又不能表现得不自然,所以爷研究过这本《悲剧演员的自我修养》。

古思:贾老师说爷的好奇心很重,原来如此呐!

圣小开:不!这是大部分人对爷的误解。这个误解好大,大到爷每次解释都会被当成蛇精病。

古思:em?怎么回事?

圣小开:爷是质疑,不是好奇。别人是什么样的,爷都可以接受!爷从这个世界的基础开始质疑,以致于对别人的存在和真伪也质疑。比如,偶尔发现别人好像喜欢自己,就会去研究她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是不是有主观意志,是不是真的喜欢,以及为什么她会喜欢爷。反过来,爷喜欢别人也一样各种质疑。

古思:这是不是多疑?不自信?

圣小开:肯定是多疑。爷连自己都质疑,有时甚至怀疑“我思故我在”也有八哥!是在思考,但在哪里思考呢?在自己脑里,还是在远方的某处?不自信有点,但也不他信呀!

古思:田心喜欢爷是基因和洗脑程序决定的,是真实的。

圣小开:哦?你不抗拒一下这种安排吗?

古思:贾老师说,爷要是死了,我会进入重置状态,记忆可能全部丢失,和死掉无异。

圣小开:那爷睡眯眯后,你会怎么样?

古思:没有特别设定。可以一起睡呗。【心想:以前是不敢抗拒,现在看来没必要抗拒。】

圣小开心想:在爷的床上,没人可以比爷晚睡!等你丫睡着后,爷就用各种反侦察仪器检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