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稣垃

“你留在我身体里的东西,我会用内力逼出来!”

“别装逼,稣戴套了……”

话虽如此,稣还是既吃惊又不解,刚才没有高空坠落啊!这到底是肿么肥事?稣瞄了一眼自己的 iPhone 7,红色的套依然崭新地散发金属般的光泽,显示的时间是凌晨 4 点多,但日期是 2019 年……这个女人,稣好像不认识,为什么会睡在特稣垃里?必须好好追忆一番!

稣买了一辆特稣垃摸抖歪,改造成一个可以写代码和睡觉的移动小房,每周都有一两天,吃完晚饭,上健身房锻炼,洗澡,然后把车停到 JFC 充电车位,开空调,写代码,睡觉。这一系列动作灰常自然,不太可能出八哥,但是这个女人……实在是个异常。稣从来不去酒吧,健身房也没认识这号人物。难道这是特稣垃的车灵?

以其乱猜,不如直接问她,“你是人是车?怎么会在这里?”

“车?你怎么不问是不是鬼?我是你过去妻啊!”

“小凰?你怎么变成这样的……样子都和上次不一样!”

“你忘记了?我们刚刚从 2024 年穿越回来的,这是我 2024 年的样子。”

“呃,这么一说,仔细看你,还有点像小老婆!”

“哈,是的,她因为不好好学习,已经被我取代,都消失好几年了。”

“握叉!?这事情稣会同意?”

“别装逼,你就喜欢知书达理的美女,这不就是我?”

“稣是这种人吗?咳,嗯!稣就是这种人……但为什么我们要穿越到过去?”

“因为在 2024 年,电动房车很流行,很多程序员下班,就找充电桩车位过夜,关系好的一些基友,还会相约停在一起,好交流。然后大量上班族都不买房,不生孩子了,房价大跌。你穿越的目的就是要告诉现在的自己,记得把房子卖了,而且不要买特斯拉,上班族专用的国产电动房车很快就要流行了。”

“这个理由不错,但穿越本身是什么鬼?太不科学了!”

“没错,我就是鬼!我带你来的。”

吓醒。

诗盗·悟空

《#诗盗#·悟空》:石台太湿干林涝,河上廿精耳目嘈。山中无事升猴子,羞身养性法力高。

注解

一只石猴升天的故事……
干林涝:干燥的树林水涝了。
廿精:存了二十年的经书。
山中:双关,一是字面意思,二是闽南语里的三藏。
升猴子:三藏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把猴子当风筝升上天。

诗盗·欲阁子

《#诗盗#·欲阁子》:西门百翔约双飞,闭紧水多鲍鱼肥。白被子,红胭脂,半夜吓醒不须归。

注解

改编自唐代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